Andy Colthorpe
记者,Solar Media Limited 旗下 PV-Tech

每周盘点:站在能源十字路口的德国

  • 2014年01月03日
  • 作者: Andy Colthorpe

    Andy Colthorpe

    记者,Solar Media Limited 旗下 PV-Tech

    安迪•科尔索普于2013年夏加入PV-Tech团队,此前曾在新闻会展信息公司拥有五年的记者工作经验。安迪于2004年毕业于牛津大学彭布罗克学院(Pembroke College, Oxford University),并获得东方研究学位,主攻日本文化、语言和历史。他对当前时事、文学、历史、体育和嘈杂音乐十分感兴趣。安迪目前为PV-Tech、《Solar Business Focus》和《Photovoltaics International》撰写各类文章,并有效利用了其对日本的了解。他对在一个可促使整个世界对其产生关注的产业内工作,以及产业为化石燃料和核能提供可行的商业化替代方式时所遇到的挑战津津乐道。安迪还十分享受在太阳能产业内所进行的研究、撰写、项目参与等工作,并表示自己总是会受到共事之人的热情感染。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 翻译: 蒋荒野
    蒋荒野

    蒋荒野

    高级编译,Solar Media Limited 旗下 PV-Tech China

    蒋荒野在2010年3月留学英国时,以实习生的身份加入Solar Media Ltd,随后在英国总部担任中文编译一职。直至统计日期,她已在PV-Tech中英文平台上发布了至少50万字的翻译内容。蒋荒野曾就读于大连外国语学院和吉林大学,并获得了英语文学学士学位和经济学学士学位;此后还曾在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 )取得外交口笔译专业文学硕士学位。随着PV-Tech在中国区影响力的逐步提升,蒋荒野女士将带领翻译团队全力配合驻中国区记者们将具有中国特色的优秀专题报道传递至PV-Tech的姊妹英文媒体平台中,让越来越多的海外读者加深对中国太阳能光伏市场的了解。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顺时针从上至下:能源过渡政策支持者于去年十一月在柏林举行的游行;Rainer Baake先生;加布里尔先生。图片来源:http://www.erneuerbare-jetzt.de/Silke Ree

顺时针从上至下:能源过渡政策支持者于去年十一月在柏林举行的游行;Rainer Baake先生;加布里尔先生。图片来源:http://www.erneuerbare-jetzt.de/Silke Reents;flickr用户:Heinrich-Boll-Stiftung;flickr用户:SPD in Niedersachsen

德国新政府的弥补政策终于趋于明朗。中左翼社民党中的大多数成员在去年十二月中旬进行投票表决,加入默克尔所领导的保守党,形成左右翼联合党派。

联合政府的政策困境

德国光伏产业协会BSW就新联合政府所推出的政策作出回应,称协议中关于可再生能源法发电附加费(EEG Umlage)——为减小市场浮动电价与上网电价补贴财政成本之间差距而征收的附加费——的描述可能会擎制德国太阳能产业。

联合政府希望能够停止住宅自发自用光伏系统的业主支付其正在享受的附加税豁免政策,将相关费用负担重新转移至业主身上,并同时免除部分“高能耗”产业客户可再生能源发电附加费。BSW表示这将“完全改变了‘谁污染谁付款’的原则”。

在PV-Tech对BSW的David Wedepohl进行采访时,Wedepohl先生表示,自发自用“是德国始终鼓励发展的一个领域”。他认为,在其发展阶段对自发自用光伏系统进行征税,将“适得其反”。

为了解争论双方的观点,PV-Tech对电器行业贸易机构欧洲电力联盟(Eurelectric)下属分布式系统运营商(DSO)部门负责人Gunnar Lorenz进行了采访。该部门代表了欧盟境内电力公司和电网运营商的利益。

“目前德国的光伏产量过多,因此我们希望可再生能源行业本身能够担当起更多的责任。这意味着所受到的待遇与其他电力来源一样。例如,如果是一座天然气发电厂,就要遵守一定的规划。在一天开始前,要先表明将要产生多少电力,并以协定好的价格出售,现在的市场状况就是这样的。而目前的光伏电力并未遵守这一模式,至少在德国不是这样的。” Lorenz先生表示。

平衡高峰时段需求的成本也始终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但是,BSW的David Wedepohl争辩道,德国整个屋顶安装系统价格激增,同时大规模安装系统的价格却在放缓,市场在入门阶段即要求投资;所有类似此次所提出的征收附加费的举措都将阻止潜在的新兴企业进入该产业,并从而起到相反的效果。

光伏自发自用领域被单独列出收取附加费的事实也是一个问题,正如德国可再生能源产业协会(BEE)的丹尼尔·克鲁格(Daniel Kluge)向PV-Tech所表示的:“对于我们来说,最为迫切的问题是能源市场的改革方式。目前,德法电力交易市场上的价格正在下跌,其背后的原因主要是我们的系统中具有太多的煤炭电厂。随着交易市场上的价格下跌,可再生能源的再融资成本不断上升。”

对可再生能源来说,联合政府政策的另一个令人担忧的方面是新政府对发电量提出了一个“带宽”目标。到2025年,这将意味着约有40-45%的能源将来自可再生能源,并且这一范围在2035年将增加至55-60%。包括德国可再生能源产业协会等的很多业内机构都认为这一目标极易实现,并非野心十足。很多社民党成员也都同意德国可再生能源产业协会的看法,因为社民党在做到谈判桌时曾提及将2035年的目标提高至75%,但随后对其联合政府同僚进行了妥协。

部委中的政府人士

目前,对所指出的相关能源问题负主要责任的部长大臣们,没有一个是来自默克尔的基督教民主联盟。新近崭露头角的经济与能源“超级部门”的负责人将是社民党主席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这一任命被一些可再生能源的支持团体看做是一个倍受鼓舞的讯号。

可再生能源协会的克鲁格先生强调:“加布里尔……的任命是一个十分有趣的任命,因为他曾在2005至2009年间执政的上一次大联合政府任内担任环境部长。我们希望他仍旧记得自己曾做过的努力,并将其在可再生能源发电和环境保护方面的优势带到新的岗位上来。”

在该部门中位于加布里尔之下的是Rainer Baake,能源智库Agora Energiewende首席专家。Baake先生加入德国绿党已有三十年,在2000年以建造师身份参与将“能源过渡”(Energiewende)作为政府策略中心信条的活动。

克鲁格先生就Baake先生担任部长秘书一职解释道:“这些职位是德国部委中的重要职位。此类部长秘书分为两种类型,一些是从议会中选取出来的,而另一些则是像Baake先生一样,受雇于部长本身。他们负责具体的工作和相关的政治进程,因此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积极地举动。

“直到现在,可再生能源所的责任仍旧落在环境部长身上,但是之一职责将转移至心的经济与能源部长身上。这一举动既是一个机遇,又充满了危险。机遇在于,加布里尔现在对整个能源产业负责了。此前,环境部长与经济部长之间存在着极大的冲突。现在我们有机会让加布里尔施行有效的能源政策,以改变能源供应系统。而另一方面,危险则存在于旧有经济的利益中,旧产业——煤炭电厂和他们所具有的优势——将对这一部门产生巨大的影响。我们还不清楚加布里尔部长会在为我们这一方挺身而出时的态度有多强硬。”

在其他国家的联合政府中——首先想到的是英国的保守党/自由民主党政府——一个党派总是会比另一个党派具有更多的权利,导致联盟的邀请方在无法实现任何实质性改变前,作出鼓舞人心的政治承诺。当被问及这一可能性时,克鲁格先生表示,新成立的经济与能源部由社民党领导,且其主要成员中没有基督教民主联盟成员的这一事实本身就极为鼓舞人心。但他还同时表示,作为一个温和左派党派,并在德国许多产业核心领域极受欢迎,德国煤炭产业及其工人对社民党的支持是一个令人担忧的事实。

谨慎的喜忧参半

东芝公司近期宣布其在该国推出住宅自发自用模式,为公寓楼屋顶安装光伏系统的计划。该系统并未配置任何储能设施,但是在夜晚及其他光伏系统输出率低的时段,公司将以批发价格购买电力,并以光伏发电的电价出售给相关居民。

诸如此类的新业务模式将有望成为维系自发自用光伏系统融资吸引力的必需因素,而这一点似乎也是电力公司和太阳能支持团体事实上都崇尚的观点。与此同时,大家未达成一致的只是,由谁来承担实现这一方式的过程中所产生的成本更为公平。对于德国来说,克鲁格先生总结道,在未来三个月内进行的开发将是极为重要的,在联合政府会发现在树立政府管理方面将要经历许多事情。而对政策改变的担忧和人事变动的谨慎乐观这两种感情仍旧同时存在着。

(责任编辑:蒋荒野)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