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 R. Gupta
    秘书长,印度太阳能制造商协会(ISMA)

太阳能制造商如何实现“印度制造”之梦?

  • 2018年01月04日
  • 作者: H. R. Gupta

    H. R. Gupta

    秘书长,印度太阳能制造商协会(ISMA)

    印度太阳能制造商协会(ISMA)秘书长

  • 翻译: 蒋荒野
    蒋荒野

    蒋荒野

    高级编译,Solar Media Limited 旗下 PV-Tech China

    蒋荒野在2010年3月留学英国时,以实习生的身份加入Solar Media Ltd,随后在英国总部担任中文编译一职。直至统计日期,她已在PV-Tech中英文平台上发布了至少50万字的翻译内容。蒋荒野曾就读于大连外国语学院和吉林大学,并获得了英语文学学士学位和经济学学士学位;此后还曾在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 )取得外交口笔译专业文学硕士学位。随着PV-Tech在中国区影响力的逐步提升,蒋荒野女士将带领翻译团队全力配合驻中国区记者们将具有中国特色的优秀专题报道传递至PV-Tech的姊妹英文媒体平台中,让越来越多的海外读者加深对中国太阳能光伏市场的了解。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印度太阳能制造商协会(ISMA)秘书长H. R. Gupta先生努力解决当地光伏制造商的困境。图片来源:Indosolar

印度太阳能制造商协会(ISMA)秘书长H. R. Gupta先生努力解决当地光伏制造商的困境。图片来源:Indosolar

印度总理莫迪上台后所提出的若干计划之一就是“印度制造”项目,希望在国际平台上将印度打造成为可持续发展的国家。莫迪总理曾表示:“让我们善用阳光来为未来助力。”因此,我们目前在与时间竞赛,以达成国家迄今为止最具野心的目标——在2020年前完成100GW的项目量。此外,印度市场对于中国供应商来说一直都是新兴的关键发展市场,这也使得印度国内目前出现的妨碍太阳能产业发展增长的贸易屏障备受诟病。作为太阳能制造商,我们全力以赴,为实现“印度制造”梦而做出自己的贡献,但与政策、金融和社会等方面相关的问题却成为了不断阻碍我们步伐的障碍,为太阳能产业实现模式转变的进程笼罩上了一层阴影。我们试图仔细审视影响印度太阳能产业格局打造的多方面因素,具体如下:

反倾销担忧:

众多不同的分析均声称,反倾销关税仅仅会为印度当前的光伏制造商带来短期的现金注入,但却无法在长期层面上切实促进印度制造产能的发展;我们并不这样认为。援引土耳其所经历的例证,一旦制造商发现某个特定产品拥有较大规模的市场,他们就会意识到,若想具有竞争力,就必须实现本地化。他们并不认为来自海外的倾销商品能够在竞争中立足。印度市场必须要依照同样的理论,一旦我们在印度国内建立起组件和太阳能电池的制造工厂,必将由此带来多重积极影响。

自2015年以来,多个分析报告均表示,中国企业正寻求在我们国内启动当地生产业务,这一趋势将自然而然地清除了对于短期现金注入的疑云。相关项目的进展速度应相对地加快,且发展力度应受到控制。同时,所提及的计划均在为期五年的时间框架内进行规划,而现实中没有哪家太阳能制造商会让这五年的时间白白流逝而不参与到市场中来的,也没有哪个企业能够在不发展当地生产业务的情况下参与市场的发展。

而这一战术也有无法施展拳脚的地方,如欧洲和美国。造成这一状况的原因是,所涉及的规模太小、决定做得太晚。大多数制造业务已经消逝,并且,通过东南亚市场和欺诈手段而进行的政策规避十分猖獗,以至于相关措施并未真正生效。

对于中国市场的依赖:

印度国内制造商的另一个主要担忧是我们对中国进口产品持续不断的依赖。我们十分诧异这一问题至今未作为国家安全议题而引起关注。关于我们极度倾斜的进口比重问题的报告已经呈交至印度议会。相关的进口产品中,将近90%来自于同一国家。单从国家安全、经常项目赤字和网络问题来看,我们目前并未处于一个健康的状况当中。在太阳能产业内,目前越有85-90%的太阳能组件安装产品来自中国。

此前,动力涡轮设备和电网领域曾出现过类似的状况。当印度重工业企业,如BHEL等,由于紧缩政策而闲置业务时,印度开发商纷纷从中国市场购置涡轮和其他设备。购买成本毫无疑问地是非常低的,但是运费、安全和运行成本却令人极为不安。我们不得不承认,印度正处于地缘政治风险之中。2016年,我们仅从中国就进口了价值30亿美元的太阳能组件产品,而2017年这一数字已接近40亿美元。并不需要任何艰深的知识就能够看出,随着太阳能安装量的增长,我们对中国市场的依赖程度将成倍地增长,而这对于经济的健康发展来说十分不利。

大约两年前,曾有智库报告指出,我们太阳能产业的扩张将对2020年后的印度能源组合具有战略意义。这表明,在任何一年内,新增容量中超过50%的规模将为太阳能。而如果我们以来进口产品来打造如此规模的能源产能,那么我们必然会将自己放在一个极为脆弱的位置。此外,我们从2017年起已经开始面临相似的状况,所有新增规模中约有40%为太阳能项目。因此,太阳能并非将会,而是已经在印度国家能源增长和国家经济持续增长领域内具有战略意义。

印度产组件所具有的益处:

凭借我们所具有的巨大潜力,印度市场有能力实现极高的增长率。太阳能产业在事实上是促进印度经济发展的战略产业,并且,拥有极大的生态系统对于我们来说极为有利;这也是扩大硬度产组件规模将带来的益处。一旦我们开始在印度国内大量生产印度制造组件,其他与其相关的主要零部件,如接线盒、PVA、玻璃、电池、硅片等,也将实现本地化开发。通过实现规模经济,也将使得整个市场更具竞争力。这一状况将进一步打造研发集群,我们将有能力进行自主研发,而无需依赖欧美等过的第三方参与。值得指出的一点是,目前美国市场上的技术发展仅局限于实验室内,实际的现场产品均是在亚洲市场上开发的。

扶持当地制造业务的政策:

为了与中国、欧洲和美国等占据主导地位的国家市场进行竞争,我们不得不采用能够扶持当地制造业务的集成方式。只有当印度太阳能产业制定出能够扶持国内制造计划的更大规模的政策框架后,我们才能够具有国际竞争力。而在初始阶段,国内制造商拥有相关渠道,以获得质量要求严苛、具有符合BIS注册规范的证书及标准的进口订单,是极为重要的。此外,还有相关人士预计将扩大向WTO进行的公共事业规模和屋顶光伏领域的国内生产要求(DCR)申诉。

遗憾的是,由于制造业务处于弱势地位,银行仍未打算开始对其发放贷款。获得金融机构的资金助力和潜在的技术升级基金将对行业产生极大助益。由于进口产品冲击而被削弱、被分散的利息补助金和充足、定期、需求储备稳定的银行偏好需要得到纠正。对整个市场功效带来影响的招标行为也不应零散出现且其流程需更为精简便捷。

整个产业状况成型后,政府也将从这一过程中获益匪浅。针对本地产产品的税收、工资收入上的税收,以及通过公积金ESI基金而获得的收入等,均有益于政府的财政状况。此外,研发活动将迅速增长,相应的技术发展与就业状况也将得到好转。通过核心制造商进行大规模招聘的行为,印度政府推崇发展的技能也将得到长足发展。通过组件和太阳能电池产品零部件群集量产项目的启动,我们能够在产品集成上追溯至硅片和多晶硅,从而获得更大程度的独立。

“印度制造”项目是为便捷投资、促进创新、提高技能发展、保护知识产品和打造最佳制造基建而专门推出。最终的目标是确保印度成为全球制造产业所青睐的国家。

(责任编辑:蒋荒野)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