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合、协鑫、隆基等潜在投标方参与印度5GW招标项目,国际大型玩家纷纷进场

  • 2018年06月29日
  • 作者: Tom Kenning

    Tom Kenning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 翻译: Selina Shi

    Selina Shi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一些分析师们表示,由于准入门槛高,仅有四家公司可以参与投标。但表示有意向参与的公司非常多。

一些分析师们表示,由于准入门槛高,仅有四家公司可以参与投标。但表示有意向参与的公司非常多。

与10GW太阳能项目相关的印度5GW光伏制造产能招标项目非同寻常,有人说它开拓进取,有人说它异想天开。项目初期,一些全球业内知名企业就已跃跃欲试。

共有45家公司向印度太阳能公司提交了意向书,其中13家为重量级国际公司。

上周,在德国慕尼黑召开的Intersolar Europe展会上,印度太阳能公司执行董事Jatindra Nath Swain向PV Tech表示,潜在投标方包括中国公司天合光能、协鑫、隆基以及印度企业集团Adani。

中国公司东方日升、日本软银以及印度的ReNew Power、Vikram Solar和Waaree Energies也是参与方之一。

招标项目规定,参与方必须投标至少1GW制造能力和2GW光伏项目。这意味着,为了满足招标要求,许多公司必须组建合资企业以取得均衡能力,因为它们仅具备上游或下游一个部门的专业知识。

中国影响

中国最近的太阳能政策改革大幅削减了太阳能装机量配额,当被问及这是否会对印度5GW制造能力招标项目产生负面影响时,Nath Swain表示,短期内全球组件价格将下跌,但中国企业会更加关注海外机会。事实上,隆基乐叶总裁上周向PV Tech表示,由于中国的制造业空间正在出现新一轮整合,中国企业“必须”把目光从国内市场移开,在海外拓展新机会。Nath Swain还表示,为印度供应组件的外国公司仍需考虑印度政府可能对进口太阳能电池征收保障税或反倾销税带来的威胁。印度政府将继续鼓励这些制造商们在印度国内开设工厂。

他还自信地描述了国际太阳能行业“越来越高的流动性”,这或许为更多制造商们严肃对待印度国内制造业的想法定下了基调。在一系列此类声明发布之后他发表了以上评论。这些声明包括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在印度安得拉邦的突破性200MW电池制造厂项目

有多严重?

Nath Swain指出,印度太阳能公司5GW制造招标项目的意向书发布只是初始阶段,投标方们在标前会阶段才会真正采取严肃的态度。一个此类会议定于上周举行,但根据之后的要求,印度太阳能公司又安排了7月2日在新德里举行的第二次标前会。

有人怀疑这个招标项目是否会继续进行,许多人确信进程会被推迟,但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部秘书长Anand Kumar向PV Tech表示,招标将于七月份开始。

咨询公司印度之桥已就招标项目的准入壁垒发表了观点:

 “我们认为很少有玩家愿意参与这种规模/复杂程度的招标项目。1GW生产线和2GW项目的综合资本费用预计会超过1100亿印度卢比(合16亿美元)。投标人最低净值要求为204亿印度卢比(合3亿美元)。我们的潜在候选人名单仅限于ReNew、Adani、软银和塔塔电力。”

制造商观点

协鑫集成科技的市场和营销总监Ryan Wang向 PV Tech表示,协鑫正在与数家印度本土公司以及其他国际公司商讨成立合资企业参与投标的可能性。

早在四月就有消息宣布,软银视觉基金和协鑫集团签署了在印度安得拉邦启动一个9.3亿美元合资企业的谅解备忘录,该企业主要用于生产光伏铸锭、硅片、太阳能电池和组件。

Wang表示,通过将“印度制造”计划作为一项长期战略,印度政府一直在“积极”尝试推动国内光伏制造业的发展。

即使印度当局没有征收保障税或反倾销税,对设立制造业来说,印度仍然是一个有吸引力的国家。他还引用了5GW/10GW的投标参数。作为一种激励,这种参数允许项目开发商使用任何组件 (不仅是印度生产的) 。新工厂生产的国内组件可以出口到欧洲和美国等地。

电力部部长R.K. Singh本周还宣布了制造业在未来所有可再生能源招标项目中至少占比50%的计划。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部在发布的公告中表示,正在筹划与制造业相关的100GW太阳能招标项目, 这是另一项让分析师们感到困惑的公告。

所有迹象都清晰表明, 印度政府旨在扶植国内制造业。然而, 在政策制定者们发布了一连串大规模吉瓦级项目公告后,印度之桥再次发出了谨慎提示。

“去年,由于出现了包括招标放缓、商品与服务税、关税和保障税在内的一系列问题, 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部一直持续承受着压力。我们只能推测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部当局正试图转移对这些问题的关注以提振信心和业内乐观情绪。”

变化的心态

印度组件制造商Waaree Energies的销售和市场总监Sunil Rathi表示, 外国投资者对成立合资企业进行投标表现出极大兴趣,但他预计流程会出现一些延误。

在评价中国削减太阳能对组件平均销售价格造成的影响时, 他补充表示, "价格出现了下跌, 但我认为这可能只是短期的。[...]价格可能会在3-6个月的时间内稳定下来。但是,目前的确发生了很多不顺利的事情。”

Rathi 声称,除了M-SIPS (一种政府对电子制造业的安抚政策) 之外, 印度国内制造商们几乎没有获得什么激励措施。但他指出,Waaree 看到了开发商们心态的变化,只要国内组件具备竞争力,他们就愿意使用国内组件。然而, 印度之桥发布的最新的太阳能地图显示,  2017/18财年,印度玩家们在印度太阳能组件供货市场的份额只有微不足道的11.42%。

Rathi认为, 新的制造招标项目规模会产生规模经济效益,随后的成本削减有助于印度内部的组件供货业务。

大量报道称,日本巨头公司软银为印度的上下游项目制定了数十亿美元的投资计划,公司正在与印度政府和协鑫这样的公司进行谈判。软银此前发表了雄心勃勃的声明,不管2015年最初的投资目标是怎样的,软银的印度产业已经取得了佳绩。

彼时, 中国的太阳能公司,如晶澳太阳能和天合光能也发布了数个在印度计划建立制造业的公告,声势浩大。但只有印度企业集团Adani的谅解备忘录结出了果实。

一些人声称, 在印度做生意并非易事可能也是不利条件。

例如, 印度光伏制造商Vikram Solar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 Gyanesh Chaudhary警告称:“这是全球企业在中国建厂和生存面临的挑战,同样,这也是中国企业在印度建厂和生存面临的挑战。这是非常有文化特色的事情。更多的是关于如何把生意做成。中国方式和印度方式都没有错, 它们只是不一样罢了。”

同时, 2017年首次进入PV Tech 10大组件制造商排行榜的中国大型光伏组件制造商东方日升首席执行官Frank Wang表示, 如果印度不征收保障税, 与使用中国组件相比,使用印度制造的组件会令项目购电协议电价更高。

更高的电价是这类对成本敏感的行业和地区所关注的问题。尤其是当发现其他邦的电价更低时,印度各邦的配电公司可能会大为光火。

更优良的生态系统

10GW太阳能招标项目的最高电价为2.93印度卢比/kWh,为期25年。

除多晶硅之外的所有主要原材料都必须在当地采购。各种项目完工的最后期限和中期期限也会很紧张。

印度之桥顾问Mudit Jain表示:“很有可能开发商们发现难以在这些太阳能项目中使用自己制造的产品。包括用地和相关活动在内,筹备建设这些生产设施至少需要两年多的时间。”

 “为了发展制造业,我们需要一个更优良的生态系统而不是保护主义措施,这一问题已经讨论很久了。虽然从政府角度来说,这项政策未能提供充分的基础设施,但从总体上看,政策着眼于创建一个生态系统。”

Jain表示,即使没有制造相关环节,也会招标10GW光伏项目。因此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是,一旦10GW项目完工后,这些新组件的制造商们将把产品销往何处。

鉴于上述所有因素,没有人会怀疑印度对整体光伏产业的渴望。但在人们确定推动因素足够强大,能够取得真正的进步之前,这个招标项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下,中国拥有以远低于大部分印度产品的成本生产组件的能力,这仍是“印度制造”梦想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

PV-Tech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Selina Shi)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