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层动荡对菲律宾太阳能行业造成间接伤害

  • 2018年01月25日
  • 作者: Tom Kenning

    Tom Kenning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 翻译: Selina Shi

    Selina Shi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原本已身陷困境的太阳能行业每况愈下。图片来源:Equis

原本已身陷困境的太阳能行业每况愈下。图片来源:Equis

菲律宾能源部长Alfonso Cusi委婉地承认,能源监管委员会(ERC)四名委员停职可能导致电力项目延期,原本已身陷困境的太阳能行业每况愈下。

太阳能行业成员告诉PV Tech,停职不仅延误了可再生能源项目,而且影响了支持替代能源的一系列未决政策机制,令整个电力行业实际上陷入停滞。

去年十二月,在以燃煤购电协议为主的5GW购电协议竞争性选拔流程中,因偏袒像马尼拉电力公司这样的公用事业公司,五名委员会成员中有四名被停职,为期一年。

“本来监管系统就已经瘫痪了,这更是雪上加霜。”

去年十月,PV Tech获悉,由于委员会存在未决问题,公用事业规模的太阳能项目和数百个其他能源项目待定。因被控存在贪污的严重不当行为,ERC主席Jose Vicente Salazar被免职,形势恶化。此后Salazar又被查出犯下与其他四名委员同样的罪行。

对于四位委员停职,Cusi表示法律要求能源报遵守为期一年的停职令,但他希望对所有利益相关者来说,需要确保停职不会对菲律宾电力供应和服务“造成任何负面影响”。

但Cusi也指出:“电力项目需要合议委员会批准,停职可能导致项目进一步延误。不过我们会确保这不会在中短期产生重大影响。”

行业受挫

菲律宾开发商和制造商Solar Philippines首席执行官Leandro Leviste表示,在任命新委员之前,ERC无法批准购电协议,甚至无法批准发电许可证。

整个电力行业的停滞,尤其是等待ERC审批的数个吉瓦级煤炭项目的停顿都造成了“间接损害”,对于遵守竞争性选拔流程的购电协议也是如此,其中包括一些太阳能项目。

Leviste表示,由于可再生能源组合标准(RPS)和分布式能源(DER)授权规定待定,这种损害还会殃及除上网电价之外的维护光伏市场的规定。上网电价(FiT)政策已于2016年结束。如果缺少待定的两项规定,那么从技术上来说,在菲律宾安装第三方所有的屋顶系统是非法的。”

延期甚至冲击了2018年上网电价补贴的提高。上网电价管理层提交的上网电价补贴申请从0.18菲律宾比索/kWh提高到0.28菲律宾比索/kWh,应于2018年前获批。Leviste称,这意味着将进一步推迟包括太阳能项目在内的所有上网电价项目付款。

气候和可持续发展城市机构高级政策顾问、Dime & Eviota法律事务所顾问Pete Maniego称,“不仅仅是购电协议,所有需要委员会批准的决议、命令和决定都会受到影响”。

他补充说,这不仅将延误功率和传输项目,还会影响零售竞争和开放获取(RCOA)机制,竞争性选拔流程,RPS,上网电价支付以及其他待定机制的实施。

可再生能源和储能投资平台Constant Energy主席Franck Constant表示,委员会决策流程缓慢,影响了所有新发电项目,这些项目“从根本上来说可以令现任当局受益”。

Leviste称:“本来监管系统就已经瘫痪了,这更是雪上加霜。因此开发商不指望出台有利的政策,甚至没法相信监管政策的确定性。而这是开发商将来制定计划的基础。菲律宾公用事业规模太阳能协会的部分成员甚至指控监管机构在过去一年主导了‘菲律宾太阳能产业的消亡’”。

正如PV Tech之前所讨论的,这种中断导致开发商最后不得不在没有管制的市场中选择承担商业风险。例如,Solar Philippines正在等待监管当局批准两个项目,而项目已在没有承销担保的情况下开工。公司寄希望于这种可能性,即随着菲律宾电力需求的增加,便宜的电力应该会有市场。然而,与许多其他尝试开发项目的玩家不同的是,这家本地公司得益于大幅利用本地制造能力的纵向一体化政策以降低成本。

PV-Tech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Selina Shi)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