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流电池盛衰:长续航电池商业化征战之路

  • 2018年04月03日
  • 作者: Andy Colthorpe

    Andy Colthorpe

    记者,Solar Media Limited 旗下 PV-Tech

    安迪•科尔索普于2013年夏加入PV-Tech团队,此前曾在新闻会展信息公司拥有五年的记者工作经验。安迪于2004年毕业于牛津大学彭布罗克学院(Pembroke College, Oxford University),并获得东方研究学位,主攻日本文化、语言和历史。他对当前时事、文学、历史、体育和嘈杂音乐十分感兴趣。安迪目前为PV-Tech、《Solar Business Focus》和《Photovoltaics International》撰写各类文章,并有效利用了其对日本的了解。他对在一个可促使整个世界对其产生关注的产业内工作,以及产业为化石燃料和核能提供可行的商业化替代方式时所遇到的挑战津津乐道。安迪还十分享受在太阳能产业内所进行的研究、撰写、项目参与等工作,并表示自己总是会受到共事之人的热情感染。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 翻译: Selina Shi

    Selina Shi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近期,Redflow将组件商用系统转化成可叠放电网电池。

近期,Redflow将组件商用系统转化成可叠放电网电池

钒迎来“淘金热”的谣言可能有些夸大了-至少在目前市场发展阶段是这样。

钒迎来“淘金热”的谣言可能有些夸大了-至少在目前市场发展阶段是这样。

Primus Power和Foxconn签署了一份制造合同。

Primus Power和Foxconn签署了一份制造合同。

自锂电池或铅酸电池面世后,液流电池就销声匿迹了。几十年前,这项技术从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计划落地,进入“公民”和企业手中,此后似乎每个人都听说过这种电池。一段时间以来,在经历了一些动荡和快速整合后,氧化还原液流储能在超过四小时储能领域获得了成功。过去几周,上演了动荡和成功并存的故事。

警示故事

在本网站刚刚起步的2014年,我们做过关于美国钒业公司的报道。当时,这家公司正在内华达州沙漠寻找原材料,开发 “数十亿美元”的业务。而讽刺的是,这是在特斯拉的锂离子超级电池厂选址内华达州之前发生的事情。

实际上,在加拿大注册的美国钒业公司也签署了分销德国制造商Gildemeister公司CellCube储能电池的合同,该储能电池被视为首批商用液流电池之一。 同在2014年,美国钒业公司的老板Bill Radvak首次在博客中写到本网站。他谈到,随着大都会交通管理局安装了CellCube示范电池,储能具备了改造纽约能源未来的潜力。这名首席执行官还设法进入各种电视节目,宣扬液流电池的优势。

正如我们所说,美国钒业公司不再被称为美国钒业公司,而被称为监控公司。在公司网站上,公司表示正在“寻求一个具有显著增长潜力的新业务”。实现建立垂直整合公司的梦想以实现储能革命对Radvak和公司来说行不通,因为即使在2018年,这一梦想所立足的技术仍在市场上努力站稳脚跟。

不必担心超级工厂,这是在Powerwall发布之前发生的事情。

那么,这仅仅是另外一个预测氧化还原液流储能行业合并的血腥警示故事么?好吧,故事并没有结束。 Gildemeister储能公司也从DMG Mori集团中分拆出来, 在2017年4月终止潜在协议之前, 2016年Gildemeister几近和美国钒业公司达成协议。此后Gildemeister被Stina Resources收购。被Stina Resources收购后,CellCube生产厂更名为Enerox并在奥地利注册。

你猜怎么着?Stina Resources也在内华达州勘探钒矿,目标是“成为北美储能行业第一家垂直整合的钒和钒电解质生产商”。并不仅仅只有他们。

Energy-Storage.News报道了多个最近的钒矿开采和勘探项目,其中一家美国创业公司StorEn和澳大利亚矿业公司Multicom Resources围绕StorEn钒液流电池建立了一个“垂直整合供应链模式”。

Navigant:未来10年,液流电池或成为发展最快的电化学储存技术

美国Navigant Research的研究员Ian McClenny表示,“在未来几年里”,液流电池将成为锂电池前端和后端应用的“主要竞争对手”。

“事实上,我们把它们视作未来10年发展最快的电化学储能装置。这就是说,存在着短期的障碍。”

从根本上讲,这仍然是一个和钱有关的问题。本周,被视作液流电池系统领军公司的VIZn Energy因公司主要投资方之一被迫退出而让全部70名员工休假。 McClenny承认,资本性支出高于锂离子电池,也高于整个生命周期成本。 资本性支出取决于资产的使用方式。获得四小时或更长时间的储能是关键,但当下市场并不利好这些类型的产品。

Ian McClenny表示,“由于放电时间与储存在电解槽中的电解液量直接相关,随着放电时间的增加,平准化成本也会下降。”

“目前,绝大多数先进储能技术的应用实例通常少于四个小时。因此,锂离子电池可以以更低的资本性支出提供和液流电池相同的服务。”

和其他公司一样,VIZn非常努力。如果VIZn能够重新站稳脚跟,公司仍会致力于传播关于氧化还原液流储能的消息。虽然资本性支出较高,但在某些情况下,公司的太阳能兼储能的价格可以达到每千瓦时仅0.04美元。但迄今为止这还不够。

逐步生产和细分市场

与太阳能、锂电池以及其他技术一样,液流电池安装量越大,行业规模就越大,价格会更便宜,发展也会更顺利。到目前为止情况基本如此。

Navigant分析师Ian McClenny证实,“液流电池的需求尚未蓬勃发展,公司还没有发现扩大生产的需要。”

过去几个月,澳大利亚制造商Redflow在亚洲建立了一条生产线,我们很高兴看到这一点,Redflow的野心不大,即便如此,似乎公司明智的不愿意迅速扩大规模。然而,Redflow昨天通过电子邮件向Energy-Storage.News表示,公司在泰国的工厂正在运行,Redflow董事会成员对本周投入生产线的前两个锌溴液流电池组感到满意。Redflow的业务一直错综复杂,自去年年中以来,该公司在任的已是第三任首席执行官了。

不久前,Primus Power首席执行官Tom Stepien向Energy-Storage.News表示,公司将制造业务外包给台湾苹果iPhone手机的装配商富士康公司,这令Primus可以在供需匹配上保持灵活性。截至11月底,公司还与供应合作伙伴De Nora签署了将电极材料转换为钛的合同。Stepien表示,“按重量算,价格更高;按能源算,价格更低。”

再一次,正如你在其他行业看到的那样,那些拥有大量财力支持的公司最容易渡过难关。除了像VIZn,Primus和Redflow一类的创业公司之外,市场最大的玩家和最知名的参与者还包括日本住友商事株式会社以及中国的两家公司普能世纪科技有限公司和融科储能发展有限公司,在一家中国历史最悠久的贸易公司支持下,这两家公司都获得了美国航空航天和国防巨头公司洛克希德马丁的大型项目合同,单个项目达到数百兆瓦小时。

Navigant的McClenny认为,技术自身的某些领域还需要改进,包括能够提高效率的分离器和电极材料。或许这些大型厂商中的一部分可能拥有至少在短期内能够弥合差距,实现商业化的最好资源。

McClenny 表示,“实现大多数商用液流电池供应商提出的20年质保期将取决于这些改进措施。因此我们认为,短期内可以安装这些系统的最优秀的玩家是拥有支持液流电池业务的其他业务部门和资源的大公司。”

对于其他公司而言,问题仍在于寻找细分市场。几天前,英国发布了一个有趣的项目,国内生产商redT energy公司将把公司专有的“液流机器”与地球自身的“液流机器” - 潮汐能配对。长期以来, RedT的首席执行官Scott McGregor一直关注液流电池对锂电池及其他清洁能源技术的补充,并在越来越多的应用实例和配置中试用这些系统。Ian McClenny表示,当他们和其他公司力图展示这一引人入胜的技术的真正潜力时,液流电池制造商们仍然要做很多工作以令潜在客户认识到这一技术的利益。

PV-Tech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Selina Shi)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