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_12974_60_60_assetsimagesstaticthumbnail-frame-span1.png_s_c1
肖蓓
大中华区高级编辑,Solar Media Limited 旗下 PV-Tech China

“纾困”分布式光伏,“零碳”新模式或重塑市场格局

  • 2020年10月20日
  • 作者: 肖蓓
    肖蓓

    肖蓓

    大中华区高级编辑,Solar Media Limited 旗下 PV-Tech China

    肖蓓于2012年2月加入PV-Tech,担任驻大中华区编辑。肖蓓毕业于湖南商学院,并获得了传媒广告专业文学学士学位。曾就职于中国家族传媒集团《家族商业评论》,2010年加入大美国际资讯《光伏信息》报,先后负责中国华南、华东片区的新闻报道工作,多次策划并报道行业热点新闻,两年期间发表10多篇光伏产业新闻专题及30多篇深度新闻专题,共计逾25万字。其精华新闻报道收录于其个人博客,截至目前已受到业内近万人点击交流。在此期间,肖蓓走访了广东、湖南、成都、湖北、江苏、上海、陕西等地60多家光伏企业,涉及多晶硅、太阳能电池、组件、系统集成、设备、认证等领域,同时与广东、湖南、上海太阳能协会及科研院所专家保持着友好交流。肖蓓关注太阳能行业的新闻与未来走向,看好光伏产业并打算长期关注其发展。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2013-2019中国分布式光伏新增装机趋势图,PV-Tech

2013-2019中国分布式光伏新增装机趋势图,PV-Tech

近期联盛与中石化江苏油田合作,打造的分布式光伏创新应用场景——“磕头机“光伏分布式环网供能项目。

近期联盛与中石化江苏油田合作,打造的分布式光伏创新应用场景——“磕头机“光伏分布式环网供能项目

纵然一路荆棘,“潜伏”已久的分布式光伏在过去两年终于迎来了“迸发”。

2017-2018年,国内分布式光伏新增装机呈现爆发式增长,分别达到19.44GW和20.96G,占比分别为36.7%和47.4%,一度接近中国全年光伏新增装机的“半壁江山”。

然而进入2019年随着政策变化,分布式光伏新增装机开始出现下滑仅为12.2GW,相比2018年下降了接近一半。“531 ”政策后,不少分布式项目投资商撤离,留下不少“烂尾”工程。

2020 年上半年,中国光伏新增装机容量为11.5 GW,分布式电站为4.43 GW,去年同期约4.6GW。从今年纳入国家竞价补贴范围的项目类型来看,98.7% 是集中式光伏电站,仅1.30% 是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其中1.27% 是“全额上网”,0.03% 是“自发自用、余电上网”。

可以看出,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在竞价体系中基本不占优势,在补贴退坡及竞价模式延续下,今年分布式光伏新增规模或仍不乐观。另一方面,分布式光伏项目所需优质屋顶、稳定业主的缺失也进一步加大了项目开发难度。

“稳定业主、优质屋顶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活得过电站,交得起电费。过去十年,联盛开发的分布式电站只服务于中国1%的企业。在我们看来只有这1%的企业是有资格使用期权的人,因为他们能存续25年以上,且经营高度稳定并持续盈利,还能交得起电费。满足这些条件的企业无一不是世界500强、国有企业或头部企业。分布式光伏发电是这些企业的专属吗?这句话我们在行业问了10年。答案很抱歉,是的。”联盛新能源集团中国区总裁田大勇近日在接受PV-Tech采访时说道。

这是目前分布式光伏发电的现状,也是瓶颈,所以他在“起飞”了两年后,不得不放缓脚步重新审视。

田大勇表示:“分布式绿电的初衷不是为了仅仅供应500强企业,也不是为某一家央企定制。我相信国家推行分布式能源是基于全球能源形态的一个总体平衡,让更多的企业享受到清洁能源的权利,这才是分布式光伏的初衷。

为了实现初衷,我们要颠覆单一的商业模式,所以联盛发起了‘零碳新城计划’”。

重新定义分布式光伏发电

今年早些时候,联盛新能源集团推出了针对中国工商业光伏分布式市场的重点投资计划 -- “零碳新城计划”。据估算,该计划市场规模预计可达百亿元。

10月12日,联盛新能源集团宣布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所属中国康富国际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康富”)签署“零碳新城计划”战略合作协议,将共同打造“零碳新城平台”,联盛新能源集团正式发布了这一致力于帮助民企和中小企业清洁能源替代的全新业务战略。

根据介绍,这个平台将致力于中国小微工商业光伏分布式电站投资、建设与运营。除了资本支持外,中国康富将为“零碳新城计划”提供个性化、创新化、高效化的融资解决方案,以满足小微工商业光伏分布式项目的资金需求和效率需求。

中国康富国际租赁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李建华表示:“为用电的小微企业进一步提供更加精准和快捷的金融产品和资产租赁服务,从而进一步降低企业的运营成本,发挥零碳计划更大的社会价值。此次康富国际与联盛新能源深度战略合作,也恰逢习总书记2010探索和计划的结束,这更增强了我们合作的信心和决心。”

联盛新能源集团CEO郝鹏称,“零碳新城计划”以科技创新和金融创新为依托,彻底颠覆了光伏分布式的商业模式,重新定义了光伏分布式的应用场景和受益对象。此次获得中国康富的认可与支持,对中国分布式光伏行业和联盛都是巨大鼓舞,也是光伏分布式重新被定义的开端。

据他介绍,零碳模式的创新理念主要体现在三个层面:一是普惠性。将光伏分布式电站的投资范围和受益对象,从龙头企业延展至中小企业。二是产品化。通过系统集成技术的颠覆性创新,使光伏电站具备了可移动属性,意味着将电站的资产化形态延展至产品化形态。

三是智能化。由于投资门槛极大降低,项目的碎片化效应更加显著,因此需要依赖科技化和智能化的手段来实现项目甄别、建设管理及运营维护。让更多发展中企业和民企享受到清洁能源的时代红利和现实经济效益,既是“零碳新城计划”的使命,也是中国新能源人的责任。

事实上,联盛新能源集团推出的“零碳新城计划”,在行业里有不少人设想过,但没有人真正做。

有人说,这个计划无非是把以前每一个几十MW的光伏项目变成一个个1兆瓦或更小的项目,规模缩小10倍20倍。

“其实颠覆的何止是规模,这是一个极度系统的工程,不是一句口号,也不是联盛新增的一种业务模式。”田大勇告诉记者,这是光伏电站管理模式上的一次全新定义,在国内也是第一批去吃螃蟹做尝试的人,核心是把电站资产设备化、产品化,令风险更可控,而业主只需交电费就行,大大降低了中小使用清洁能源的门槛。

田大勇表示,以前同时开工最多一二十个项目,每个项目联盛都派出项目经理、监理、施工管理经理等。现在要同时操作成百上千个项目,这些零散的项目在分析评估、方案设计、施工运营等方面都要消耗很大的管理成本和团队精力,这种情况怎么办?

他说:“对碎片化项目进行管理其实是个门槛问题,操作1个100MW项目和100个1MW项目,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商业模式和管理模式,在资本能力、技术创新、信息管理、资源布局等方面都需要颠覆性的思维和变革,要靠高度的数字化管理和技术创新。”

为了做这件事情,联盛用上了公司全部的专业力量、资本积累、经验、市场口碑来推动这一场被他们视为“全新革命”的新计划。

田大勇以数字化管理为例,介绍道:“联盛今年前三个季度在致力于做好一件事情,把所有业务全部数据化、标准化、模块化,尤其是智能化,我们把所有的业务数字化,将其贯穿整个电站的投建过程,智能方案设计,光伏电站是由整个一套智能系统来设计。

然后进行智能管理,用全新的智能管理系统来监控所有电站的资产属性。而当我们项目数量多了以后,自然形成了一个天然的能源区块链,能源互联网、工业互联网,智能工程管理。”

对于“零碳新城计划”的运维,优得新能源宣布承接这块服务,优得运维CEO罗群芳表示,“小”而“散”的分布式电站管理极具挑战,针对这些管理瓶颈,优得运维计划打造零碳新城全方位运维服务网络,从建设端到运行端,从数据分析到资产管理,从电站生产运维到城市能源管理。

据介绍,零碳新城计划推出以来,收获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已与120座城市达成战略合作意向,其中,青岛西海岸已正式把“零碳新城计划”这一模式纳入至青岛西海整个节能减排战略。

“零碳计划”正在悄然改变甚至颠覆国内工商业分布式的投资理念和传统模式,使清洁能源不再是世界五百强及国内龙头企业的“专属”,而成为中小工商业组织的“标配”。

“清洁能源应用主体和投资理念的改变,不仅仅是用电企业的体量变化,还是新能源时代红利与机遇的真正释放,更是符合国情需要与市场需求的前瞻性布局。‘零碳计划’将涉足上百座工业城市,普惠近万家中小企业,在中国光伏分布式领域属史无前例。”田大勇最后说道。

PV-Tech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肖蓓)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