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_12974_60_60_assetsimagesstaticthumbnail-frame-span1.png_s_c1
肖蓓
大中华区高级编辑,Solar Media Limited 旗下 PV-Tech China

中国储能:释放万亿级潜力市场,企业还有多远的路要走?

  • 2019年04月08日
  • 作者: 肖蓓
    肖蓓

    肖蓓

    大中华区高级编辑,Solar Media Limited 旗下 PV-Tech China

    肖蓓于2012年2月加入PV-Tech,担任驻大中华区编辑。肖蓓毕业于湖南商学院,并获得了传媒广告专业文学学士学位。曾就职于中国家族传媒集团《家族商业评论》,2010年加入大美国际资讯《光伏信息》报,先后负责中国华南、华东片区的新闻报道工作,多次策划并报道行业热点新闻,两年期间发表10多篇光伏产业新闻专题及30多篇深度新闻专题,共计逾25万字。其精华新闻报道收录于其个人博客,截至目前已受到业内近万人点击交流。在此期间,肖蓓走访了广东、湖南、成都、湖北、江苏、上海、陕西等地60多家光伏企业,涉及多晶硅、太阳能电池、组件、系统集成、设备、认证等领域,同时与广东、湖南、上海太阳能协会及科研院所专家保持着友好交流。肖蓓关注太阳能行业的新闻与未来走向,看好光伏产业并打算长期关注其发展。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2018年,中国电网侧储能应用规模爆发,将中国储能市场送入“GW/GWh”时代

2018年,中国电网侧储能应用规模爆发,将中国储能市场送入“GW/GWh”时代

沃太能源南通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珺

沃太能源南通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珺

TÜV莱茵大中华区太阳能服务光伏电子电气总经理李卫春

TÜV莱茵大中华区太阳能服务光伏电子电气总经理李卫春

Taoke Energy总经理陆剑洲

Taoke Energy总经理陆剑洲

锦浪科技市场总监陆荷峰

锦浪科技市场总监陆荷峰

台达电子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光伏产品开发部经理朱选才

台达电子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光伏产品开发部经理朱选才

质胜中国”光伏盛典之“莱邀大咖谈”交流会

质胜中国”光伏盛典之“莱邀大咖谈”交流会

2018年,中国电网侧储能应用规模爆发,将中国储能市场送入“GW/GWh”时代。

据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CNESA)不完全统计,2018年中国累计投运储能项目规模为1018.5MW/2912.3MWh,是2017年累计总规模的2.6倍。鉴于去年国内储能应用场景中,“电网侧”和“用户侧”均有较大规模的释放,2018年,被行业视为储能发展的元年。

“准确来说,2018年只能算中国的储能发展元年,在海外,储能已经发展久矣。”近日,沃太能源南通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珺在TÜV莱茵举办“质胜中国”光伏盛典之“莱邀大咖谈”交流会上说到。

王珺带领的沃太能源在海外开展储能业务已经多年,是一家专注做储能系统解决方案的公司,最初做户用储能,三年前进入工商业储能领域,两年前开始做大型储能项目,算是储能行业的“老兵”了。

沃太能源此前的主要市场都在海外,对于去年国内储能行业的突然“发热”,王珺虽表现出期待,但更多的看法是要理性对待。

王珺表示:“在欧美国家,储能已经大量参与调频、调峰等电力市场辅助服务,但国内储能产业还受困于无清晰政策支持、价格机制缺失、商业模式单一等方面的难题,主要的发展也体现在示范应用项目上,储能项目投资成本偏高,发展比较缓慢。”

观察2018年中国储能行业的提速发展,会发现其发展与电力改革表现出惊人的关联性,当前中国推动的储能应用更多的是在电网侧,而电网侧储能项目大多引入的第三方主体为电网系统内企业,并由他们作为项目投资方负责项目整体建设和运营。

“这与海外情况不一样,国外以户用、商用投资主体居多,国内以国有大型企业作为投资主体,这可能比一般的户用和商用主体更有实力,在电网公司的推动下,储能在电网侧将实现快速应用,从而加快整个国内储能产业的发展。”TÜV莱茵大中华区太阳能服务光伏电子电气总经理李卫春对储能行业发展保持着密切关注。

李卫春认为,中国正处于电力市场改革的起步阶段,电网公司已经开始关注储能的多重价值实现,电网侧储能项目的投运有助于探索和明确储能的属性,倒逼储能各类管理与价格机制的建立和完善,使储能的应用与电力市场化应用高度融合。

当前,在没有政策补贴激励的情况下,储能正沿着市场化的方向摸索前行。大多数人认为,2019年储能行业将保持良好的发展势态。

“随着储能技术在发电侧、电网侧、用户侧、备用电源、综合能源服务、智能交通等细分市场不断深入应用,会有越来越多的社会资本进入储能领域,未来具备向万亿级别市场拓展的潜力。所以对于进入储能的企业来讲,机会都很大。现阶段发展储能重中之重是保证安全和控制风险,作为一个新兴的技术应用和市场,安全影响到未来发展和行业命运。”李卫春提到。

光伏拥抱储能,谁都可以吗?

储能对于新能源消纳、微电网、电动汽车和电网调频等领域具有重要意义,储能良好的发展潜力与趋势受到了光伏企业的注意,尤其在2018年531政策发布后,一批光伏制造商将业务触角延伸至了储能领域。

然而半年过去,取得进展和收获的公司屈指可数。

Taoke Energy是2018年进入储能领域的公司之一,他们选择与宁德时代合作,一起开拓日本市场,此前公司主营业务为光伏智能监控系统。

Taoke总经理陆剑洲对此表示:“Taoke这个时候发展储能业务,主要是因为我们的监控产品在日本市场已经取得了认可,我们希望在未来能够把Taoke的生产管理以及质量控制这一套体系应用到储能上,给市场提供更高品质的产品。

当然,我们也看到很多逆变器公司转入储能,其实可以参考当年光伏逆变器的发展轨迹,最初光伏逆变器走向海外的时候,有很多企业倒下了,也有一些企业做起来。这里面最关键的一点是质量,在海外市场,质量出了问题而售后跟不上,这是一个大问题。”

陆剑洲建议光伏企业进入储能行业前要先思考自身的定位,要做什么样的企业,这样才能够把它做好。

他说:“相对光伏,储能领域更广,企业不能全部都做,要给自己一个清晰定位,到底要做好哪一块。目前国内储能还处在一个摸索阶段,各种应用在蓬勃发展,各种模式也在不断探索中,很多都还没有定型,企业可以将它作为副业不断进行培育,等到市场真正释放时,一定会有所收获。”

相比Taoke,宁波锦浪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涉足储能较早,对储能行业的发展有更多体会。锦浪科技于3月刚刚完成深交所挂牌上市,主营业务组串式逆变器,储能方面目前以户用储能居多,主要市场分布在澳大利亚和欧洲。

锦浪科技市场总监陆荷峰在交流会上表示:“国际上成熟的光伏市场,储能也发展的比较好,所以现在大家的储能市场主力都在海外。我觉得国内百兆瓦级的储能跟以前的光伏一样,有一个类似的产业周期,在慢慢发展,但还没成熟。任何一个产业都需要盈利,就商业与居民电价来看,我个人认为中国的储能将会是商用先发展起来。”

据了解,目前安装于工商业用户端的储能系统已经逐渐冒头,有成为我国用户侧储能主要形式的趋势,它既可以与光伏系统联合使用,又可以独立存在,主要应用于电价管理,帮助用户降低电量电价和容量电价。

对于国内储能市场,锦浪科技也做了一些前期的准备工作与布局,无论是产品端还是技术端。陆荷峰认为,企业在海外市场开拓储能业务的经验,对国内储能的发展有良好的借鉴作用。

她表示:“比如今年国内光伏可能要实施的竞价,其实欧洲很早就有了,通过竞价来确定招标容量、补贴额度,获得最优项目开发方案。还有产品质量,从逆变器技术端来看,海外市场对逆变器的可靠性是非常看重的,储能端对安全性要求也很高,这都是国内值得借鉴的。”

台达电子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光伏产品开发部经理朱选才非常赞同陆荷峰的观点,他表示:“海外客户很看重可靠性,会要求做很多可靠性验证。不管是光伏逆变器还是储能,成本回收期在5-10年。一个逆变器产品,如果失效率很高,那么收回成本基本上是不太现实的问题。国外人工成本很高,逆变器失效以后,罚金也高,可能你换一台逆变器,但十台的利润就搭进去了。”

除了产品质量,他还提到标准,朱选才说:“海外市场对标准的追求到了极致的程度,标准总是不停出不停改,而国内对标准的价值认识还处在非常低的阶段,这也是国内企业需要学习的地方。”

长期开拓海外市场的企业都对标准有更深的认识,朱选才的观点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而对于现在很多光伏企业转型储能的做法,在座企业嘉宾提的更多的建议是要理性。

作为第三方机构,李卫春强调企业还应重视安全问题,他表示:“目前光伏和储能的差别,简单概括有两个方面,一是两者安全系数的风险和程度有差别,第二是产业的发展成熟度不同。光伏已经发展了30多年,而储能还只是一个新的技术,是一个正在兴起的市场,由于发展时间短,眼下暴露的问题还没那么多。

相对光伏产业,储能的安全系数管控风险更大,而当前的技术路线还不是最终的,即便是电化学储能也一样,所以我觉得发展储能最重要的一点是安全,怎么把控风险?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将涉及到未来企业的售后服务等,需要企业做更多的思考。”

PV-Tech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肖蓓)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