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洪

论玻璃:有价有市但缺货,政策释放利好有望缓解供需

  • 2020年11月11日
  • 作者: 汪洪

    汪洪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图1:价格参考(PV InfoLink等行业媒体/机构)

表1:价格参考(PV InfoLink等行业媒体/机构)

图2:光伏玻璃在组件封装成本中的占比已达到约19%

图2:光伏玻璃在组件封装成本中的占比已达到约19%

图3:部分光伏玻璃企业产线情况

图3:部分光伏玻璃企业产线情况

图4:来源(卓创资讯统计数据)

图4:来源(卓创资讯统计数据)

近期,光伏玻璃企业的11月报价加速上涨,据PV InfoLink资料显示大厂3.2mm镀膜玻璃采购价大多在42-43元/㎡,部分小厂本月报价更高达50元/㎡。PV-Tech整理了自去年8月以来,主流光伏玻璃价格走势(图1所示)。

经价格追溯,2013-2019年我国光伏玻璃成品价格一直维持在20-35元/㎡,进入今年7月以来,成品价格累计涨幅逾八成,部分小厂本月报价更高达50元/㎡,纵观光伏玻璃行业正处于供不应求之现状。

据CPIA等行业机构统计,目前光伏组件封装成本在总成本中占比已接近50%,其中光伏玻璃在组件封装成本中的占比已达到约19%。有国内某组件制造商测算,按照166单面组件平均使用2.2㎡玻璃,参照当前价格核算每块组件的玻璃成本已近百元,分摊到每瓦成本约0.2元,较今年7月已上涨约0.1元/瓦。

长远来看,随着全球范围内光伏装机的持续增长,以及双玻组件渗透率所带来光伏玻璃薄型化需求的上升,加之绿色建筑应用普及所带来的薄膜光伏发电玻璃市场的发展,未来玻璃市场需求有望仍维持高位。

据悉,我国光伏玻璃在全球市场的占有率多年稳定在90%以上。2019年,信义光能、福莱特玻璃、彩虹集团、中建材、南玻集团等前5名的光伏玻璃生产商市场占有率达到68.5%。面对今年以来供需紧张形势,国内龙头公司早已在技术、产能等方面提前布局,以便进一步提升其市占率。

顺势而为,头部玻璃企业加码产能扩张

2020年以来,头部光伏玻璃企业悉数加入扩产大军,据PV-Tech汇总统计,2020年头部企业产能扩张汇总(如图3):

南玻A:11月6日发布扩产公告,拟4.94亿元投建年产中空节能玻璃210万平米、镀膜节能产品350万平米的节能玻璃生产线,建设期18个月。此外,南玻在安徽太阳能装备用轻质高透面板制造基地4*1200吨光伏玻璃产能项目正有序推进中,规划2022年建成。目前南玻A旗下有4家子公司5条生产线。

福莱特:10月,福莱特2020年非公开募投方案获批,其中计划总投资21.7亿用于年产75万吨光伏组件盖板玻璃二期、年产4200万平米光伏背板玻璃项目。据2020年中报显示,截至当前公司光伏玻璃产能5290 t/d,随着未来两年公司光伏玻璃产能持续扩产,越南、嘉兴、安徽凤阳等产线投产,届时总产能将达12090 t/d。

彩虹新能源:10月,公告拟投资5亿元在咸阳建设超薄高透光电玻璃项目,将分步建设五条超薄、双膜高透、大尺寸光电玻璃深加工生产线,达产后可年产1.6~2.0mm光电玻璃约3600万平米。7月公告拟在合肥建设一座引出量为750 t/d的太阳能光伏玻璃窰炉及配套生产线。

目前,彩虹新能源在安徽省合肥市拥有全球最大的全氧燃烧光伏玻璃生产基地,光伏玻璃总产能位居全球第三。

信义光能:6月,广西北海日熔量千吨产线投运,年内计划新增另一条北海产线,芜湖产线投放将延至2021年。公司计划2021-22年每季度新增1条千吨产线以满足下游需求。

洛阳玻璃:3月,洛阳玻璃旗下三家子公司公告,拟扩产3240万平米太阳能背板玻璃深加工生产线项目,总投资1.86亿。

亚玛顿:8月,2020年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投8.77亿用于超薄光伏玻璃智能化深加工建设、技改项目等。此外,亚玛顿凤阳日熔量650吨特种光电玻璃一期项目已投产,预计二/三期项目完工将年达产一亿平米特种光电玻璃产能。

旗滨集团:10月28日,公告拟13.73亿元在绍兴投建1200 t/d光伏高透背板材料及深加工项目。早前9月底,公司拟在湖南资兴投建1200 t/d光伏组件高透基板材料生产线,预计总投资10.27亿元,建设期1年。

拓日新能:已建成四条光伏玻璃生产线,可实现日熔量900 t/d。澄城日产2条240吨光伏玻璃生产线技改项目建成后,可年产1.8-2.5mm光伏玻璃1800万平米。据最新消息,第一条产线技改预计近期点火试运行,第二条产线技改预计明年6月底点火投产。

有价有市但无“货”,龙头企业闻风提前“锁单”

据相关统计,我国目前注册成立的有1.1万家光伏玻璃相关企业,且呈持续增长趋势。截至2019年12月,我国光伏玻璃在产产能25,360 t/d,2020年计划新增产能 6,900 t/d(图4所示)。介于2020年疫情影响,部分企业海外项目投产不及预期,加之目前正经国内第四季光伏行业抢装抢工大潮,在当下玻璃价格持续高位形势下,光伏产业链相系的下游企业已不堪负重。

光伏玻璃龙头福莱特近期曾对外表示,“2021年预计光伏玻璃还会有15%左右的缺口。预测政策完全放开的情况下,光伏玻璃至少2022年才能缓解,达到供需平衡。”

面对玻璃市场的不确定因素,部分与之配合紧密的组件龙头企业提前布局,锁定了一部分未来一段时间的产能所需。今年8月,隆基股份宣称旗下12家子公司与南玻A子公司达成约65亿元(含税)光伏玻璃长单采购协议。而早在今年3月,彩虹新能源与晶澳科技签署《战略合作协议》,预估向晶澳科技提供光伏玻璃产品等在内的订单总额约21亿元(含税)。

强强联合,必有其抢占先机之优势,但放眼望去绝大部分下游组件厂商乃至电站建设端,对于光伏行业玻璃目前的供应形势既“望之兴叹又翘首以盼”。

11月初,国内6家头部光伏企业联合发文呼吁,希望国家放开对玻璃产能扩张的限制。早在10月底,国家工信部表示允许开展产能置换新建光伏玻璃项目,有助于行业技术进步及结构调整,而且也令玻璃行业可消化过剩产能工作,避免行业无序扩产。

近日,行业盼来部分利好消息,11月7日,工业和信息化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正研究修改相关政策,适度放宽玻璃产能置换条件。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研究起草促进光伏玻璃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文件,拟对光伏玻璃实行有别于传统浮法玻璃的政策,以尽快释放产能,缓解供应偏紧,抑制价格上涨。

(责任编辑:汪洪)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