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 Cheyney

太阳能产业速写——并不悠闲的闲置、首席执行团队溃决、大型CIGS与CPV力促

  • 2011年12月06日
  • 作者: Tom Cheyney

    Tom Cheyney

    汤姆·切尼先生此前曾担任PV-Tech网站和《Photovoltaics International》技术季刊的高级编辑,目前在SolarCurator.com担任首席策展人,并同时担任Impress Labs太阳能部门主任。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与其他产业一样,太阳能光伏产业的背后有着许许多多似真似假的故事,这些故事子啊洪水般的新闻报道和媒体评论面前有的被视而不见,有的则被夸大其词。在经过了短暂的间隙后,本期博文将目光瞄准了近期备受人们热议的事件中所透露出的信息,包括SolarWorld即将实施的工厂暂时关闭、天合光能高层言论、Q-Cells与Solar Frontier之间CIGS的出货量竞赛,以及对于这两家太阳能企业旗下光伏设备向自身工厂进行电力输出情况的比较等。

脏水都泼向中国。虽然由SolarWorld所领头的美国太阳能制造业联合会针对中国政府/企业的倾销及不正当补贴进行可制裁,但在过程中所制造出来的各种声势当中,CASM领头企业在美国俄勒冈州希尔斯伯勒的工厂暂时关闭的消息却被掩盖了下去。

在对国际贸易委员会(ITC)进行陈述时,SolarWorld美国公司的负责人Gordon Brinser在其稍显过激的言论中表示:

“在我们对位于希尔斯伯勒县工厂先进设备的扩产不久之后,中国产品大量涌入市场,随着我们由于中国产品的进口而失去的销售额不断增加,迫使我们开始陆续削减产量。尽管我们将在生产过程中的每个环节上的效率都提高到了极致,并在研发领域进行了大笔的投资,但我们产品降价的幅度仍是赶不上获得不正当补贴并进行倾销的中国产品的价格。中国产品的价格已经下调了40-50%。若没有中国政府的大幅干预,这种市场价格的崩盘无法反映出可持续的、长期成本下调。

“最终,我们不得不在今年九月份关闭了位于卡马里奥的工厂,并裁减了逾186名高技术工人,其中有些员工自从该厂在1979年建厂即在此工作。在希尔斯伯勒县工厂内,我们也同样被迫进行员工裁减,并不得不在年底的三周内实施停产策略。(Brinser在此加强了语气)在本应该是市场发展强劲的时期内,我们却做出了解雇员工、闲置工厂等举动。我们已经比其他一些美国国内制造商挺得时间更长了,一些制造商早已退出了这一行业。”

卡马里奥工厂的例子并未被忽视,但是关于这座工厂的被反复提及的消息是其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加装了Arco太阳能先进的操作设备后,就始终进行太阳能产品的生产,其中大多数是晶硅产品,但在壳牌和西门子的时代也曾出产过薄膜产品。无论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该工厂的关闭也代表着光伏制造业内最具历史意义的工厂被闲置。

希尔斯伯勒工厂为期三周的减产和裁员并未在西北太平洋外引起任何注意,并成为了SolarWorld企图在艰难的市场环境中维持生存的另一例证。但是,还要考虑到的是,在过去许多年内,每当产业出现低迷形式时,总有众多半导体/半导体设备和材料企业关门大吉。

此外,值得指出的是许多中国企业,无论是生产多晶硅,还是硅片,甚至是电池和组件等产品,都出现了减产或关闭产能的状况,至少是暂时性出现了这种状况。而这些国际市场波动反应出了目前宏观供需不平衡的多种表象(AKA the Great Module Glut of 2011)。

讽刺性警示。天合光能是产业内遭遇疲软市场冲击的众多顶级中国光伏企业之一。在所有近期公布较弱季度业绩或下调预期业绩额的企业之中,这家位于中国常州的企业的情况似乎要更为糟糕。该企业称其总利润率将跌至个位数,且第三季度的组件出货量同比此前预期值将减少100-150MW(约25%),同时,该企业还将其全年组件出货量预期下调了350-400MW。

此外,令人较为吃惊的是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日前向彭博社表示,“现在是一个收购合并的时代。从目前至2015年止将是这个时代的第一阶段,将有约三分之二的企业被吞并。”

尽管其对于目前及未来太阳能产业的变动可能比其他人更为严苛,但确实没有比这更令人震惊的事情了。不过,他接下来的言谈才是令我困惑的。

彭博社的报道称,高先生表示:“至2020年,在三个主流制造领域内将仅有五家企业存活”,而据高先生称,这三个主流制造领域分别为“光伏电池板、硅锭和硅片,以及多晶硅原材料”。

除了他所阐述的关于制造领域分类所带来的疑惑——薄膜光伏领域怎么算?核心晶硅零部件和电池呢(也许高先生口中的硅片在这里指的是电池和硅片),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天合光能作为五家幸存企业之一的未来也值得商榷,尤其是其明显的市场情报过失导致了公司近期公布的业绩预期调整中出现了较大的预期值范围。而在十一月二十一日召开的公司季度业绩电话会议中将出现更多类似的问题。

不断扩张的CIGS。高董事长也许在其预测中低估了薄膜的作用,但是近期各主要CIGS企业所公布的数字使得进一步商榷。尽管Q-Cells的晶硅业务曾名噪一时,却在近期举步维艰,但公司仍表示将继续发展其CIGS组件部门(前Solibro)。尽管公司首席财务官的离职和公司持续的财务困难在业内造成了极大的影响(点击查看PV-Tech此前相关报道),但这家德国企业的季度业绩中仍提到了Q.Smart电池板的最新产量和出货量。

Q-Cells旗下CIGS生产线在第三季度内的产量为13MW,仅相当于135MWp额定产能年均开工率的40%,几乎不值一提。而两倍于此的产品,即26MW,在第三季度内实现了产品交付,相当于组件出货总量(晶硅和薄膜)的12.5%。

这些数字说明了一定的问题。在所交付的26MW电池板中,大多数是为近期获得的位于德国Ammerland的20.8MWp太阳能电厂而生产,该项目据称是迄今为止最大的CIGS光伏电厂。

由于产量与出货量之间存在差异,很明显Q-Cells公司已经在几个月前就出现了库存囤积现象,并且,上一季度公司所公布的产品产量为7MW而其季度出货量为9MW——又是一个未接的谜团。但是,我们可以将目光转回到2011年的第一季度,当时的这种悬殊差距恰好相反,当时共有29MWp电池板下线但却仅有8MWp产品实现交付。

Q-Cell公司的开工率和出货量与业内最低的CI(G)S企业Solar Frontier相比是那么的微不足道。Solar Frontier的通信与业务副总监Brooks Herring先生在今年的Solar Power International展会上向笔者表示,该公司预计其新建成的产能为900MWp的Kunitomi工厂有望在年内实现500MW的产量。在所生产的这些电池板中,约有30%将被运至日本市场,主要用于其住宅屋顶项目,另有40%运至欧洲市场,而余下的30%则会运往全球其他市场,包括美国和印度。

Solar Frontier所产出的这批货物是具有12.2%的转换率(全区域、接受预辐射)的150W组件,并掺有部分155W组件。关于2012年转换率目标的问题。公司计划将所产产品的平均功率提高13%(约为160W)。在研发方面,这家由石油企业转型而来的太阳能企业表示将有望在未来三至六个月内在今年早些时候在30 X 30cm迷你组件上所取得的17.2%的光圈面积转换率提高至18%。

太阳能驱动太阳能。Solar Frontier和Amonix这两家公司有什么共同之处呢?除了均涉足空间光伏业务外,并没有太多业务上的交集,一家公司生产的是CIGS薄膜组件,而另一家则建造了市场上最大的聚光光伏系统。但是他们很快就会在一个重要方面产生共鸣:两家公司均将自身产品用在了自家工厂的电力供应上。

但是,相似之处也仅此而已。除了Kunitomi工厂的屋顶比较漂亮而Amonix位于街道两旁的工厂屋顶没那么赏心悦目之外,这个位于日本大型工厂屋顶的2MW系统仅能向这家生产密集、高度自动化的工厂提供一小部分所需电力。Amonix表示,一旦Bombard Electric完成相关安装工作,其加装的560KWCPV系统可完全满足获LEED认证的北拉斯维加斯组装线的运行能源需求,而该系统预计可在明年初实现运行。

总体来看,Solar Frontier也曾在今年早些时候表示,其工厂的光伏设备每年可产生235万千瓦时电力;Amonix公司则将年预期产出设定在150万千瓦时左右。这套位于日本的阵列由1.54万块130W的CIGS组件组成,而CPV系统将由八套Amonix旗下巨型可跟踪70KWp的枝型设备组成,并且在每7700系统中配有七套装有创纪录的高端III-V 型聚光电池的Mega组件。Kunitomi的系统使用的是Meidensha逆变器进行直流与交流之间的转化,而拉斯维加斯的系统则使用的是Solectria的产品。

随着愈来愈多的企业开始在自家生产厂及行政办公区域加装光伏系统,统计全球共有多少太阳能产品是靠着太阳能电力而生产出来的将是一个十分有趣的话题。

(责任编辑:Tom Cheyney)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