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_30_60_60_assetsimagesstaticthumbnail-frame-span1.png_s_c1
王超
大中华区高级编辑,Solar Media Limited 旗下 PV-Tech China

乘“核”之危

  • 2011年05月13日
  • 作者: 王超
    王超

    王超

    大中华区高级编辑,Solar Media Limited 旗下 PV-Tech China

    王超于2011年2月加入PV-Tech,担任驻大中华区编辑。王超先后毕业于山东大学的光信息专业和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理论物理专业,在2007年他曾以学生身份作为尚德电力志愿者前往西藏珠峰大本营和查果拉哨所建设光伏电站。此前他曾职于Shine(光能)和Solarbe,在这一年多的时间中曾发表过10万字以上逾20篇专题报道及超过5万字的产业新闻。王超于2011年2月正式加入PV-Tech,直至统计日期,他已累计撰写超过10万字的12篇深度专题报道,并在PV-Tech每日光伏新闻网站中撰写了逾20万字的产业报道。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中,王超已走访超过30家企业,逾40座大型光伏电站。目前他关注于中国光伏产业的发展及电站开发领域。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东日本大地震导致的福岛核事故为可再生能源,特别是近期处于变动阶段的光伏市场,带来了新的期望;未来一段时间内全球能源格局仍将处于多元化发展阶段,即使核电的发展速度会放缓,太阳能仍无法占据主要的能源供给地位,面对机遇,光伏行业也需要理性看待……

就在中国最主要的光伏展会之一刚刚过去后不久,光伏行业逐渐出现了一些噪动。德国、意大利等传统光伏市场国的太阳能政策出现变动,补贴和装机量都会受到限制;进入三月后,更是出现了中国光伏组件在欧洲大量压货并遭遇退货的传言……直到3月11日的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并随后导致福岛核电站事故,对太阳能利用的肯定突然压过了一切噪音。

随后,日本紧急关停了数座核电站;德国开始重新评估核能的安全性及在其能源结构中的作用;意大利也再次审视正准备建设的核电站项目——这个国家19%的电力能源来自其他欧洲国家的核电供应,并已经开始筹备核电站建设;美国也对其核电站重新进行评估以提高预防级别;中国更是开始对核电进行大量讨论,到底核电安不安全——此前数年中国经历了核电建设的高潮。这种对核安全担忧的情绪随着全球各地逐渐检验出微量核辐射物而进一步升级。在这种大环境背景下,愈来愈多人将目光投向光伏发电。

核电与太阳能发电,现在并不是讨论哪个更好的时刻。德国总理默克尔指出,核电是一种通往可再生能源的“过渡技术”。事实上,光伏企业已经开始感受到从政客到投资者的关注热度的增长。

政治的选择

核电、太阳能发电,它们的前景都充满了政治上的选择,并且它们的发展也受到政策的驱动。核安全紧紧牵动着政治的敏感神经,而不少政治砝码都选择了太阳能等清洁电力。因此,日本核电站事故对于核电与太阳能发电的影响首先是政治上的变动。

对此反应最为强烈的是德国政府。面对德国国内强烈的质疑声,曾经力挺核电的默克尔不得不停止7座最老的核电站向电网输电,并在数月内对17座核电站进行严格审查(最新消息表明关闭的这几座核电站有可能会被彻底弃用,并且于2020年前关闭全部核电站)。而此前默克尔曾力挺核电,并计划将现有的核电站运营期限平均延长12年——最后一座将于2035年关闭。对于光伏发电,德国政府已经决定将其上网电价下调——具体将参考今年三月到五月间光伏安装量进行制定,最高下调15%。

作为核电比例最高的法国,总统萨科齐则表示不会放弃核电。这个全球最早放弃煤炭火力发电的国家,对太阳能也并不“友好”。虽然2010年该国的光伏装机量比前一年增加了两倍,达到719兆瓦,但还是在三月初设立了500兆瓦的补贴装机上限。事实上,早在2010年,法国政府就已经为3.4吉瓦的项目批准了施工许可,其中2吉瓦的项目将在之后的18个月内陆续建成。这意味着今年的装机量很难不超过补贴装机上限。巴克莱投资银行(Barclays Capital)的分析师维沙尔•沙赫认为,如果这些项目未能完成,政府可能将补贴装机上限提升至800兆瓦,并且发布新的上网电价补贴议案。

忙于战争的萨科齐或许难以将政治重点放在太阳能发电的推动上,但是光伏发电正在获得法国民众的支持。有法国光伏开发商对本刊表示,除了光伏发电的固有优势,其所带动的工作岗位增加对这个失业率一直居高不下的国家有更重要的意义,并且近期战争的数亿欧元军费足以支持上百兆瓦太阳能装机的上网电价补贴。

对于自三里岛核电站后就未曾批准过新建核电项目的美国,不久前也批准了两座核电站的建设。由于独特的政治体制,美国发展太阳能发电的政治模式与其他国家也有很大的不同。不过值得肯定的是,从联邦政府到各州政府,对太阳能发电的肯定是一致的。而其最大的阻力,则来源于费用——如何拿出资金来支持太阳能发电。电力购买协议(PPA)是推动民间太阳能发展的有效方式,为电力运营商和光伏系统开发商提供了很好的合作模式。

作为目前在建和筹建核电站项目最多的中国,也是离此次发生核事故的日本最近的国家,其对核能和太阳能的态度并不冲突。在中央政府看来,核电要发展,光伏也要发展。对中国政府来说,最重要的是降低火电的比重,提升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比例。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后,中国政府暂停对新增拟建核电项目申请的审批,同时叫停了在建核电站的施工,准备进行新一轮的核安全规划。

在中国,核电受到最大的影响在于其装机目标的规划。此前,政府曾规划了8600万千瓦(86吉瓦)的中长期核电规划目标,而今后的核电规划路线图正在被紧急重新制定。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在公开场合下表示,正在制定的“十二五”新能源规划和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中,光伏装机容量将有可能将2015年和2020年的目标分别定为10吉瓦和50吉瓦——此前这两个数字分别为5吉瓦和20吉瓦。

在政治的因素中,核电与太阳能发电都具有提供碳减排的功能。不管近期政策如何,当看到各国碳减排的目标时,或许也看到了太阳能和核电的未来。

技术与经济的博弈

默克尔对核电是“ 过渡技术”的定位是准确的。在1942年美国芝加哥大学建立首台核反应堆的基础上,1957年建成了全球首台商业化运营的90兆瓦电功率的希平港原型核电站(首台核电站为苏联于1954年所建)。原型核电站为第一代核电站技术,随后在20世纪60年代末开发出来的压水堆、沸水堆、重水堆核电机组将核电成本大幅降低,使之拥有与水电、火电竞争的价格优势。在这些技术基础上建成的四百多座核电站为第二代核电站。

为了提升核电站的安全性,解决第二代技术中的不足,第三代核电站已经成为主流,目前在建和规划中的核电站全部采用第三代核电技术,新一代的电站将有效避免此次日本福岛核电站危机所暴露出来的弱点。第三代核电技术主要有美国研发的AP1000(压水堆)和欧洲的ERP(压水堆)两种型号的核电机组。

目前,如美国、法国、日本、英国等多个核电发达国家已经开始研发第四代核电技术,这种技术将有效的解决核能的经济性、安全性、废物处理机防止核扩散等问题。这项计划的目标是在2030年推出这种技术。

第一块可以使用的太阳能电池于1954年诞生于美国贝尔实验室,随后在人造卫星中大量的使用这种高成本的发电技术。由于价格较高,光伏产品的民用及商用市场一直受到局限,直到德国在2004年推出了针对光伏发电的上网电价,才撬动了晶硅电池的应用与技术、成本互相受制的“死”逻辑。在商业化应用的刺激下,光伏产业出现爆发式发展。

太阳能发电的技术路线更加多元化,从传统的晶硅电池到因为多晶硅价格高涨而受到刺激的薄膜电池,从碲化镉电池到追求高效率的异质结电池,目前已有十多种技术路线的光伏产品在市场上流通,每一种产品都有其独特的市场定位。

太阳能发电与核电的推动除了政治因素,就是经济适用性。从经济的角度上看,太阳能发电没法影响火电,甚至也没法影响核电。从发电成本上看,太阳能发电是水电的五倍,是火电的三倍,是核电的三到四倍。瑞典曾经计划在2010年关闭其所有的核电站,但是当第一座核电站关闭后,导致电费大增,致使很多国民抱怨,因此剩余的核电厂至今都未再有关闭的打算。

从成本上看, 光伏发电短期内无法赢得核电。并且在欧洲大部分地区,土地的价值成本高,即使光伏发电成本降低后,如果大规模应用还需要相当大面积的土地。按照每兆瓦光伏电站用地20万平方米(占地面积将随着组件转换效率提升而降低)计算,欧洲每年的地面光伏项目装机按照10吉瓦计算,将占据约2000平方公里的土地,约合300万亩土地。从目前欧洲的可用面积看,无法支持大量的地面光伏电站建设。这也正是德国牵头欧盟多个国家在沙漠开发太阳能发电项目的初衷。

因此, 选择核电还是太阳能发电,相较于经济适用性,技术并不是最关键的筹码。

变化已经开始

就在中广核太阳能大力在中国内蒙和西部地区开发太阳能发电项目时,该公司的诸多员工正被紧急调往总部,支援对中国广东核电集团的数座核电站进行检查、监测。作为中国最大的核电运营商,中广核同样成为中国目前规模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开发商。早期中标的中国首座特许权招标10兆瓦电站完成后,已经在多个地区签下数吉瓦的太阳能发电项目,预计2011年会有近百兆瓦的项目开工。

根据中国未来五年的规划纲要,到2015年非化石能源将占据能源总量的11.4%;政府还计划到2020年将这一比例提升至15%,其中核能将占4%的比重。根据彭博社的报道,中国国家发改委正计划削减8GW的核电装机量,并用太阳能发电进行填补;国家发改委可再生能源中心主任任东明也透露了类似的消息,但是具体数字还有待公布。

作为此次核事故最直接的受害者,日本已经从今年四月一日起提升了对商用及学校建设光伏设备净电量的补贴额度,提升幅度达到67%,而针对民用设备的净电量补贴由每度电58美分下调至50美分。日本计划在2020年将可再生能源总量的比重提升到10%,而此次核危机导致的120亿美元直接损失与500亿美元的间接损失无疑会提升日本震后恢复期对可再生能源的重视程度。

根据欧洲风能协会与SEMI的统计数字,2010年欧洲新增电力装机设施中,非化石能源占据了41.6%的比例,其中光伏发电占比重为22.4%,核电占比重为0.3%。当然,在欧洲发电装机总量上,光伏发电占比重为3.1%,核电占比重为15.6%。但是无论如何,变化已经开始。

(责任编辑:王超)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