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外对话
    中外对话,中外对话

拜登的气候峰会是否重启了全球气候行动?

  • 2021年05月14日
  • 作者: 中外对话

    中外对话

    中外对话,中外对话

    中外对话

1.5摄氏度已经取代2摄氏度,成为新的全球愿景

1.5摄氏度已经取代2摄氏度,成为新的全球愿景

虽然各国的重大声明带来了希望,但资金和气候适应等关键问题进展甚微。

我们现在可以放心地说,1.5摄氏度已经取代2摄氏度,成为新的全球愿景。”这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前执行秘书克里斯蒂安娜·菲格雷斯(Christiana Figueres)对美国举办的领导人气候峰会的乐观回应。

她指的是各国在《巴黎协定》下达成的目标,即将全球温升控制在“远低于”工业化前水平2摄氏度的水平,并把1.5摄氏度作为一个理想性目标——尽管科学家建议,要防止气候变化失控就必须将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

她说,虽然各国政府在领导人气候峰会上宣布的多项新承诺并不能保证升温被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但却足以让人们看到希望。“1.5摄氏度现在已成为核心目标。在‘拜登峰会’之前,情况并非如此。”

来自主要发达和发展中经济体以及不发达气候脆弱国家的40多位国家元首出席了4月底的线上峰会。

新目标

美国制定了到2030年在2005年基础上减排50-52%的新目标。这一承诺得到了高度赞扬,比其先前的承诺提升了近一倍,并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即拜登-哈里斯政府希望弥补气候怀疑论者唐纳德·特朗普所损失的时间。

一些国家也做出了重要的声明:加拿大将在2030年之前将排放量减少40-45%(与2005年相比);日本表示到2030年将减排46%(与2013年相比);而南非则表示将把碳排放达峰计划提前10年,即从2035年提前到2025年。在峰会召开之前,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届缔约方大会(COP26)主办国英国宣布了新的2035年碳减排目标,在1990年的水平上减少78%,并首次将航空和航运纳入减排范围。

韩国承诺停止批建新的国内煤电厂。值得注意的是,它还表示,将结束对海外煤电厂的公共资金支持。绿色和平的数据显示,该国是20国集团(G20)中第三大燃煤电厂公共融资国,在2009年至2020年间投资了约107亿美元。目前,世界范围内煤电厂建设的另外两大公共资助国是日本和中国,这两个国家也都不同程度地表现出结束这种做法的意愿。

中国承诺在2021年至2025年间“严格限制”煤炭消费的增长,并在接下来的五年内逐步减少煤炭消费。智库E3G的高级政策顾问曾楚希(Byford Tsang)表示,中国一直谨慎行事,避免做出可能被国内公众视为屈服于美国压力的声明。他说:“中国更有可能在联合国会议等多边场合做出重大承诺。”

据气候行动追踪组织(Climate Action Tracker)的分析 ,“拜登峰会”上做出的承诺,加上去年9月以来各国宣布的承诺,将2030年的“排放差距”缩小了11-14%左右(26-37亿吨二氧化碳当量),其中最大的贡献来自美国、欧盟与英国、中国和日本。

什么是2030年排放差距?

2030年的预期排放水平与《巴黎协定》中将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排放水平之间的差异。

此次峰会还启动了绿叶联盟(LEAF Coalition)。该联盟由挪威、英国和美国等国政府和企业组成,它们将向热带和亚热带国家提供财政支持,以减少森林丧失和退化造成的排放。

然而,其他国家的表现却令人失望。巴西重申到2030年实现零非法砍伐森林的目标——这一目标最初在2015年的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提出——并表示预计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而不是2060年。但这些承诺并未触及该国森林砍伐的动因,巴西智库塔拉诺研究所(the Talanoa Institute)所长娜塔莉·恩特斯泰尔(Natalie Unterstell)说。

她说,尽管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在国际社会面前的语气已转攻为守,但这源于拜登当选后数月来围绕气候问题日益增大的压力。

她说:“这并不意味着博索纳罗在环境问题上改变方向,主要是因为他的政治盟友直接和间接地受益于当前的放松管制政策。”

言不符实

E3G高级研究员奥尔登·迈耶(Alden Meyer)说,从加拿大、日本和韩国的举动可以看出美国的外交影响力。然而,他指责包括澳大利亚和俄罗斯在内的其他国家的虚张声势,一方面大谈特谈气候行动,另一方面却在国内政策上完全与之相左。

他说:“未来对美国和其他国家的一个考验就是如何揭露这些国家言辞与实际行动之间的脱节——我们需要围绕其中一些国家制定更强有力的问责战略。”

迈耶说,美国对中国和印度等国没有太大的影响力,这表明美国必须在COP26之前与欧盟和英国合作,才能在这方面取得一些进展。

环保人士批评峰会上缺乏资金方面的讨论。许多领导人和其他发言者确实承认需要增加资金,也需要兑现并提高从2020年起为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资金的承诺。美国签署了到2024年每年提供57亿美元资金的法令,是奥巴马时代融资额的两倍,除此之外,没有其他重大承诺。

与会国也没有为适应或补偿气候变化带来的不可避免的后果(即损失和损害)做出资金承诺。在COP26之前,就这些问题做出具体承诺将是赢得较贫穷国家支持的关键所在。这些国家认为,它们在气候变化上的责任最小,但将承受的后果却最大。

“气候分析”组织(Climate Analytics)小岛屿国家联盟(the Alliance of Small Island States)的高级法律顾问和支持团队负责人鲁安娜·海恩斯(Rueanna Haynes)指出,尽管白宫在气候正义的框架下为脆弱国家提供援助,但却只字未提损失和损害问题。

通向格拉斯哥之路

这次峰会是11月在格拉斯哥COP26前夕一系列外交活动中的一环。气候部长们将于5月份以视频的形式参加在彼得斯堡举行的气候对话(the Petersburg Climate Dialogue),预计将在会上讨论资金问题。

今年6月即将在英国举行的七国集团(G7)会议和10月在意大利举行的G20会议也将把气候行动列入议程。为期三周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非正式会谈也将在6月份举行。不过由于目前的疫情,这些会谈都将在线上进行。

有人提出COP26是否需要再次推迟。英国政府表示,尽管疫情在全球激增,但仍计划在11月举办线下会议。

很多人难以接受以线上谈判的方式举行此次气候变化大会,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他们担心由于互联网接入质量差而处于不利地位。《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表示正在为参与6月份会议的与会者提供必要的后勤和通信联络支持,并考虑到不同的时区做出会议安排。

英国国际气候变化首席谈判代表阿奇·杨(Archie Young)在清洁能源通讯社(the Clean Energy Wire)主办的网络研讨会上表示,英国认识到让所有与会者都能有效参会的 “紧迫性和必要性”。“我们正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公共卫生官员和苏格兰政府密切合作,探讨如何举办这一线下活动,同时利用技术使气候大会尽可能具有包容性,并制定应急措施,研究一系列可能出现的情况。”

进入五月,COP26无论以何种方式进行,都只剩下6个月的时间了。拜登举办的峰会点燃了更大的雄心,接下来的全球会议将证明各国政府是否准备行动起来。

(责任编辑:肖蓓)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