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蒋卓颖
    记者,21世纪经济报道

彭小峰欲借新平台逆袭 SPI蛰伏三年能否救主

赛维马洪硅料一期、硅片三、四、五、六期及四号车间,图片来源:新余市工商联合会

赛维马洪硅料一期、硅片三、四、五、六期及四号车间,图片来源:新余市工商联合会

近日,赛维LDK马洪硅料厂的复产,使这家几乎淡出公众视野的光伏企业重新成为焦点。马洪硅料厂的复产激活了赛维120亿元的沉淀资产,是赛维LDK为了避免退市的有力一击。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赛维LDK在向上游发力的同时,也在努力向下游拓展。2011年被赛维LDK收购的美国子公司SPI将被打造成一个电站平台,冲击纳斯达克主板。

资本市场人士分析,不管SPI是否能够在没有被验证过的美国市场获得融资,只要电站项目能运转,其都可以帮助到赛维LDK的业绩。

激活120亿沉淀资产

7月28日上午,赛维LDK马洪硅料厂举行复工仪式,一位赛维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复产的是一条生产线,总共5000吨产能。

赛维位于新余市马洪和下村的硅料厂总计有2.2万吨年产能,总投资达到120亿元,自2012年5月起停产。其中马洪的硅料厂产能15000吨,2011年10月建成。下村硅料厂1000吨项目在2008年正式投产,后扩大至6000吨。这笔沉淀资产是赛维经营亏损的最重要原因。

今年5月,有媒体报道称,由国开行牵头11家银行组成的银团给了赛维20亿元的贷款,其中4亿元就是用作赛维多晶硅冷氢化改造项目,另外15亿多元则用于流动资金。但与此同时,赛维已经争取了2年之久的自备电厂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落实,让人对其成本的竞争力感到担忧。在多晶硅生产中,电价成本占到约40%,目前国内其他龙头企业不是将生产线建在西部低电价地区就是拥有自备电厂。

但不管怎么样,这部分的沉淀资产终于可以盘活。赛维硅料厂的复产,正是赛维LDK在积极争取破产重组成功的关键一步。

4月5日,赛维LDK注册所在地的开曼法院正式批准了赛维LDK联合临时清盘人具有就相关债务与债权人、股东达成“重组支持协议”的权利,同时还批准了赛维LDK可以通过可转债的方式,从恒瑞新能源处获得1400万美元“过渡期融资”,用以支付重组期间相关费用的权利。但此后,这笔贷款中的部分被延期,临时清盘人不得不继续寻找新的融资。6月,清算人表示纽约证券交易所呼吁将赛维的退市时间改期,从2014年6月推迟至9月,这为赛维LDK又赢得了3个月时间。

SPI蛰伏三年

除了从上游发力,盘活沉淀资产以外,赛维LDK也在加紧拓展下游电站业务。赛维LDK董事长彭小峰正在试图通过一家美国OTCBB板上市的子公司实现逆袭。2011年1月,赛维LDK发布公告称以约33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美国太阳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Solar Power,Inc)(以下简称“SPI”)70%股份。SPI是在美国场外交易电子报价板OTCBB上市的企业,代码为 (OTCBB:SOPW)。

一位光伏行业资深分析师告诉记者,SPI原本是美国本土一家光伏产业链下游企业,从事电站运营和EPC业务。赛维LDK彼时收购SPI被视为是拓展北美市场的举动。2012年1月和4月,赛维LDK还分两次收购了德国光伏企业Sunways70.88%的股份,以拓展欧洲市场。

很多在OTCBB上市的企业,在其取得良好业绩后都可以升级到纳斯达克或者美国证券交易所。如微软、思科等最初都是通过在OTCBB市场上市,获得一定的起步资金,然后再逐级转到高一层次的市场上市,从而发展壮大起来的。

蛰伏近三年后,该公司的转折点发生在2013年8月,彼时彭小峰可能已经在心中规划好了SPI的蓝图。当月SPI发布公告称作为业务重新调整计划的一部分,公司计划将项目业务扩增至中国市场,同时继续北美与欧洲的业务。与此同时,2011年5月加入赛维LDK,曾经担任赛维LDK高级副总裁及赛维LDK太阳能发电系统部门的总经理的夏侯敏被任命为SPI首席执行官。

一位赛维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现在彭小峰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将SPI转到美国纳斯达克主板上市。

按照美国相关法律规定,企业满足下列条件可向NASD提出申请升入纳斯达克小型资本市场:一、企业的净资产达到500万美元或年税后利润超过75万美元或市值达5000万美元;二、流通股达100万股;三、最低股价为4美元;四、股东超过300人;五、有3个以上的做市商等。

反观目前的SPI的情况,离升板的条件还有很大距离。仅从股价的角度看,目前SPI股价为0.4美元,距离4美元还有10倍的上涨空间。

对于如何做大业绩,上述赛维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彭小峰希望将SPI打造成一个电站平台,“未来SPI会是一个运营公司,所以要把发电量搞上去,现在要疯狂做业绩。”一位与赛维有紧密合作的人士告诉记者。

要做大业绩,融资能力是一个关键因素。然而目前SPI的经营状况似乎不容乐观。记者翻阅SPI2014年年报发现,截至2013年12月,SPI净亏损3220万美元,累计亏损5610万美元。同时在年报中还提及,由于赛维LDK是SPI最大股东,占比达到70.7%,赛维LDK的流动性问题,已经影响了SPI与国家开发银行的合作。此前国开行为SPI在美国新泽西州和希腊的电站开发提供了长期融资,而将来国开行可能会取消与SPI的合作,所以SPI要寻找新的资金来源。另外,由于对国泰银行总额达425万美金的贷款违约,SPI已经被国泰银行告上了开曼群岛法庭。由于抵押物为SPI资产,将会对SPI业务也造成一定影响。

之后在今年5月6日,SPI公告正在与四家香港控股公司讨论私人配售股票,四家投资公司已经同意以每股0.16美元的价格购买135,937,500股,总购买价达2175万美元,该协议已于5月28日确立。

这些4家公司包括Robust Elite Limited、Y&C Investment Co., Ltd.Well Vast Investment Limited和Happy Goal Industries Limited,公告显示Robust Elite Limited注册地址在香港,其购买数量最大,为106,250,000股,其在6月又把这笔私人配售转换成1100万美元的可转债。记者继续查询香港特别行政区公司注册处网站,发现Well Vast Investment Limited成立于2014年5月8日,Happy Goal Industries Limited成立日期为2014年1月7日,两者注册地也都为香港。

一位接近赛维人士告诉记者,在今年4月份左右,有传言顺风光电(01165.HK)大股东郑建明与此次私人配售股票事件有关。目前郑建明控制的Fulai Investments是赛维LDK的第三大股东。

随后,SPI又进行了一次增资扩股,LDK Solar Europe Holding SA以0.0001美元每股的价格增资了9,771,223股股份,LDK的持股比例下降到66.5%,LDK Solar Europe持股比例4.9%。

缺钱、找项目,一起搞个大的

为了把SPI的业绩做起来,赛维LDK董事长彭小峰迅速集结起了当年与赛维LDK共患难的小伙伴们。

上述赛维内部人士表示,赛维的供应商是目前阶段主要的合作对象,彭小峰这一战略叫做“激活老账本”。而如何与供应商合作?方式有很多种。

上述人士表示,方式之一为可能回购当年赛维LDK用以抵债转给供应商的电站项目。

2012年10月25日,赛维LDK与新大新材(300080.SZ)签订了债务重组协议,赛维LDK向后者出售3个太阳能屋顶电站抵债,并约定6年后由赛维LDK回购。

但上述人士表示,回购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未来还是要着重开发新的项目。为此,彭小峰在近期大量走访了赛维LDK的供应商,寻求合作。

一位赛维供应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彭小峰寻求合作的中心思想可以用一句话概括“缺钱、找项目,能否一起搞个大的。”

由于顺风光电的成功,电站的故事在资本市场已经能讲得通,而在这条路走通后,协鑫新能源(00451.hk)和江山控股(00295.hk)也紧随而上。但这些电站平台都在港股市场,在美股市场能否走通还是未知数。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彭小峰的思路和顺风光电类似,找到曾经的供应商合作伙伴做EPC或者共同开发项目,让他们为项目垫资,然后将资产装到SPI,做高业绩。SPI未来也会从目前的EPC方转变为一个运营公司。

事实上,7月9日,SPI第一个国内项目收购已经完成,SPI公告旗下的全资子公司——Xinyu Xinwei new energy能源有限公司已与江西省分宜县政府签署了一项协议,在该地区开发建设一个50兆瓦的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一旦完成,它将成为江西省最大的一个公用事业级光伏项目。

作为协议的一部分,分宜县政府将在项目的建设和发展阶段,向Xinwei new energy 提供一定的保证和支持,同时在后期阶段提供一定的激励机制和其他服务,使项目能得以顺利并网。

可见与赛维LDK相同,SPI的发展过程中也处处受到来自新余市政府的“关心”,其对并网的保证确保了作为运营方的SPI未来收益的稳定性。

而对于退市边缘的母公司赛维来说,SPI一旦可以成功,也可以改善赛维的业绩。一位资本市场人士对记者分析,做SPI对赛维来说意义重大,如果这个故事讲得通,则SPI可以顺利在美国市场融资,买很多项目,提高赛维LDK的销售,并同时SPI作为下游,反向输入利润给赛维LDK;即使融不到钱,SPI就抵消债务,变相减轻LDK负债。

(责任编辑:肖蓓)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