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英英 吴可仲
    记者,中国经营报

光伏胶膜的中场战事:2022年供需缺口或将加大

  • 2021年11月15日
  • 作者: 张英英 吴可仲

    张英英 吴可仲

    记者,中国经营报

    中国经营报

从光伏级EVA树脂原料供应现状来看,目前我国仍以海外进口为主

从光伏级EVA树脂原料供应现状来看,目前我国仍以海外进口为主

碳达峰、碳中和行动,再次引爆光伏等新能源产业,产业链各环节的头部企业受到资本关注。

其中,在光伏胶膜这一细分领域,福斯特(603806.SH)占据全球光伏胶膜市场份额的半壁江山,被称为光伏“膜法师”。2021年8月其股价一度逼近170元/股,市值突破千亿元;但从股价表现上看,2020年登陆科创板、排名业内前三的海优新材(688680.SH)更胜一筹,其股价同期创下335元/股的新高。

与此同时,长期排名“老二”的斯威克却被东方日升(300118.SZ)作价18亿元,将控股权出售给了深圳燃气(601139.SH)。

然而,值得关注的是,今年以来,受组件开工率不足和原料供应紧张且大幅涨价的影响,光伏胶膜企业也经受了业绩波动的考验。《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第三季度光伏胶膜企业毛利率普遍同比下滑,部分头部企业“增收不增利”。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当前由于下游组件环节开工率低,上游原料光伏级EVA(乙烯-醋酸乙烯酯共聚物)树脂可以满足供应,并不紧张。未来一年,按照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的全球装机量的预测数据,EVA树脂的总体供应量基本可以满足市场需求。不过,由于EVA树脂扩产进度具有不确定性,或年内光伏市场需求存在波动性,明年部分时段可能也会出现EVA树脂供应紧张。

原料涨价挤压利润空间

光伏胶膜是光伏组件封装的关键材料,对光伏组件起到封装和保护作用,直接关系光伏组件的使用寿命。目前产品以EVA、POE(聚烯烃弹性体)胶膜等封装胶膜为主,包括透明EVA胶膜、白色EVA胶膜、POE胶膜和共挤性POE胶膜,其中透明EVA胶膜占据着最大的市场份额。

从产业链环节来看,光伏胶膜上游原料为光伏级EVA树脂(又称“EVA粒子”)和POE树脂,下游为光伏组件。

经过早期一轮国产化替代及降本洗牌后,光伏胶膜市场已经高度集中,近年来逐渐形成了以“福斯特为第一梯队,斯威克和海优新材为第二梯队”的市场竞争格局。这三家企业占据全球80%的市场份额,其他市场份额被赛伍技术(35.590, 2.40, 7.23%)(603212.SH)、百佳年代、广州鹿山、浙江祥邦、上海天洋(19.100, 0.65, 3.52%)(603330.SH)等占据。

2021年以来,由于上游原料EVA树脂供应紧张、价格大幅上涨,今年三季度光伏胶膜企业也承受了来自原料成本增加而带来的影响。

莫尼塔研究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光伏级EVA树脂价格从1.60万元/吨大幅跳涨至2.10万元/吨。到9月22日,其平均价格涨到2.70万元/吨,9月整体上涨约6000元,上涨幅度达30%。

国内某光伏胶膜行业人士告诉记者:“2021年下半年,EVA树脂涨幅太大,现在还维持在每吨3万元左右。EVA树脂最紧缺时段是9月和10月,价格涨到了每吨3.20万元左右。综合EVA树脂成本和助剂等成本,当时光伏胶膜每平方米20元~22元的销售价格也是难盈利的。并且,因为当时EVA树脂价格变动很大,有些已接的单子都是亏本做的。”

海优新材董事长兼董事会秘书李晓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胶膜行业深处中游环节,因受到了下游组件开工率下降和上游原料价格上涨的共同影响,公司产品的价格在二季度也有所下调,整体行业的毛利率和净利率有所收窄,短期内出现了一定困境。

受此影响,今年第三季度海优新材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可以看到,海优新材主营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2021年前三季度均呈现同比增长。但从2021年第三季度来看,公司主营收入7.92亿元,同比上升124.3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134.03万元,同比下降30.78%。

以光伏背板为主营业务的赛伍技术,属于光伏胶膜领域的后来者。目前,胶膜是赛伍技术的第二大业务。今年第三季度,赛伍技术的业绩同样出现增收不增利的状况。当期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48亿元,同比增长48.65%;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分别为0.4亿元和0.32亿元,分别降低23.62%和31.36%。

“主要系在产能逐步提升过程中,尚未达到规模效益,单位生产成本仍偏高,此外原料价格增长幅度较大,导致产品毛利率下降,影响了整体净利润。”赛伍技术方面解释。

当然,不同企业对原料涨价风险承受也有所不同。记者注意到,作为全球光伏EVA胶膜领域的龙头企业,福斯特虽然在第三季度综合毛利率环比下滑2.78%,但是仍实现了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增长。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与企业的成本管控水平、产能规模、相对技术优势以及供应链搭建等相关。

国内某光伏胶膜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福斯特在行业内最早上市,财务成本比较低,形成了较大的产能规模,成本控制能力和议价能力也强。“无论对上游供应商,还是对下游组件厂而言,福斯特都具有一定的话语权。因为其长期与上游石化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当原料紧缺时,大部分原料份额基本被福斯特拿下了,同时其产能也能满足光伏头部组件企业绝大部分的需求量。”

“除了实力不同,龙头在原料供应紧张时可能有锁价动作,友商之间采购价格相比过去拉大了。此外,由于不同胶膜企业扩产规模比例和速度不同,对利润的影响也会有差异。”李晓昱向记者分析。

明年部分时段原料供应或偏紧

从光伏级EVA树脂原料供应现状来看,目前我国仍以海外进口为主,进口依存度占比65%左右,产品来源于如韩华道达尔、LG、新加坡TPC等企业。同时,国内光伏级EVA树脂生产企业包括斯尔邦、联泓新科(46.670, 1.76, 3.92%)(003022.SH)和宁波台塑等,其中斯尔邦占比最大。

记者采访了解到,由于现阶段下游组件环节开工率不足,光伏级EVA树脂能够满足需求,供应并不紧张。不过,考虑到未来光伏市场的需求增长,光伏级EVA树脂生产企业正陆续扩产。

例如,斯尔邦正积极推进EVA树脂二期项目,其中20万吨管式法EVA树脂产能及5吨改性产能预计2023年年底投产(以光伏级EVA树脂为主),远期规划年产百万吨。此外,扬子石化投资建设了10万吨/年EVA装置,并于2021年8月成功生产出光伏级EVA树脂。同时,浙江石化30万吨光伏级EVA项目也在推进中。

对于明年光伏级EVA树脂的供需问题,李晓昱向记者称,总体情况相对比较困难。“目前来看,EVA树脂企业并未提前预测到光伏市场的增长需求,扩产周期比较长,并不能匹配需求,因此国内外企业正加快推进供应。按照中国光伏行业协会220GW~240GW的全球装机预测数据,明年EVA树脂的总体供应总量应该可以满足市场需求。不过,光伏级EVA树脂扩产进度难以把控,同时供应达产速度与年内需求变化能否匹配,仍需要用动态视角去观察。”

福斯特人士也认为,综合现有产能和明年释放产能,对比明年光伏新增装机量预测,从总量来看光伏胶膜市场所需光伏级EVA树脂是不紧缺的。但是,由于新产能的装置产出量、产出时点并不确定,这可能导致明年出现部分阶段供应紧张局面。同时,由于各企业原料供应商渠道广度有所不同,每家企业对明年市场光伏级EVA树脂供应情况的判断也有所不同。

某胶膜企业一位不愿署名的市场总监也对EVA树脂扩产进度难以把控比较担忧。他表示:“今明两年新增产能主要来自国内,新增产能有限,由于生产工艺要求高、技术壁垒高,新设备调试周期长,产品稳定性实现的时间也不确定。”同时,他还提到下游市场需求变化问题并判断“如果明年组件厂都满产,EVA树脂是供应偏紧的。”

对此,部分券商认为2021年~2022年光伏级EVA树脂国内供需缺口扩大,供需偏紧。“2021年国内缺口预计45万吨,2022年缺口将进一步扩大至50万吨,进口供应将保持40万吨左右,供需格局偏紧,期间预计行业景气持续,斯尔邦、联泓新科等先发企业盈利能力有望进一步增强。” 中信建设证券分析认为。

(责任编辑:肖蓓)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