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卢鸿智
    博士,卢鸿智艺术与科技工作坊

新发明:彩绘太阳能帷幕玻璃,兼具艺术美感及零碳排绿建筑

  • 2019年04月22日
  • 作者: 卢鸿智

    卢鸿智

    博士,卢鸿智艺术与科技工作坊

    卢鸿智艺术与科技工作坊

彩绘太阳能帷幕玻璃,图片来源:卢鸿智艺术与科技工作坊

彩绘太阳能帷幕玻璃,图片来源:卢鸿智艺术与科技工作坊

零碳排绿能机关大楼之勋章授带,图片来源:卢鸿智艺术与科技工作坊

零碳排绿能机关大楼之勋章授带,图片来源:卢鸿智艺术与科技工作坊

市面上太阳能光伏组件,都大同小异,没有太大的差异,导致所有商品都必须处在价格战的泥沼当中,使得相关的应用也随之受限,好的技术与产品,陷在如此的境地,相当可惜。

近两年,市场上悄悄兴起了一波创新太阳能产品热潮,其中一家来自于卢鸿智博士艺术与科技工作坊,该工作坊致力结合永续生态、科技与艺术,近年来发表了相当多的专利技术与作品,如1.结合其原创的石墨烯纳米碳散热技术与LED艺术灯,2.融合太阳能光伏、光学技术与生态建筑等的许多专利与作品。

卢鸿智表示,科技发展应首重永续生态,自然景观环境应摆在第一位,其次是艺术、第三才是性能,人类不是机器人,人所处的环境,文化与艺术对人类有关键性的影响,文明的水平不是硬实力,而是软实力,其中艺术占了关键性的角色。

最近他又发布了一款原创性新作品,同样是结合绿能、科技与艺术的作品-彩绘太阳能帷幕玻璃,目前已取得台湾方面的专利证书。

卢博士表示,科技发展应该来自于环境,而非人性;他的理想是“创造科技文明与自然生态和谐共存的世界”,因此此项作品是直接面向零碳绿建筑而开发的。

就建筑来说,传统水泥建材的不环保是众所周知,而且水泥墙在阳光曝晒下会吸热,到晚上吸饱热能而开始散发热气,导致西晒房间晚上比白天还热,增加空调用电量,其次老旧的水泥墙体,会因渗水而出现起泡、破碎及粉片状剥落的现象,处理起来耗时费钱,再者废弃后可再回收使用的部分也颇低;

另一种常见建材的是木材,然而木材是直接砍伐森林而来,树木生长需时甚长,树木被砍伐后,影响水土保持与栖息生物,是直接的破坏,且老旧的木墙,回收再利用率更低。

用太阳能帷幕玻璃取代传统建材,是非常好的发展方向,除了可产生洁净能源,还可以隔热节能,在相同透光度下,太阳能帷幕玻璃的隔热效果是优于Low-E玻璃,可以节省更多的空调用电;且胶合玻璃可回收再利用,硅电池片也可处理,只是回收成本高。

近来太阳能光伏电池片转换效率日益增高,经许多研究报告证实,太阳能所产生的绿色电力,已可抵销甚至高过其生产所制造的碳排放量,因此将太阳能光伏幕墙运用在建筑上,将是实现低碳排、甚至零碳排绿建筑方法之中,最简单可行的方案。

源此,如图一所示,卢鸿智的2019年新作品 [零碳排绿能机关大楼之勋章授带];一般机关大楼大多为水泥建筑,以显其庄重厚实,他在不改变主体的框架之下,将西晒之水泥墙面,以彩绘太阳能帷幕玻璃取代,形成水泥与帷幕钢构的混合建筑。

卢鸿智将其所开发的彩绘太阳能帷幕玻璃,在不影响结构安全性的原则之下,取代容易原本老化、粉碎、会漏水、西晒炎热的水泥墙面,并结合以勋章授带的装置艺术设计,融入建筑之中,让老式建筑增添艺术元素,而且节能环保。

目前使用在建筑上的太阳能帷幕玻璃,都是黑色或蓝色,影响的是建筑外观,至于背板部分,都是灰白色,不具美观艺术性,影响的是室内空间的美感。

[勋章授带]使用卢博士开发的彩绘太阳能帷幕玻璃,是将如图二左的彩色太阳能电池片,正面配合建筑设计,进行图样编排,而其背面,如图二右所示,先施加以彩绘转印或覆膜,再进行玻璃胶合,成为[彩绘太阳能帷幕玻璃]。

其规格比照帷幕玻璃设计与制作,完全符合建筑法规的耐风压、强震、热膨胀等要求,安全至上。

透过彩绘转印或覆膜技术,室内设计师可将其所设计的墙面图样直接转印至彩色太阳能光伏电池片背面;如此一来,太阳能光伏幕墙,外墙面不须额外作防水工程与贴磁砖,室内墙面也不须粉刷油漆或贴壁纸,既省工、省钱、美观、又可发绿色电力,一举数得。

(责任编辑:肖蓓)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