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于华鹏
    记者,经济观察网

国家能源局“努哥时代”的牌局

  • 2015年01月06日
  • 作者: 于华鹏

    于华鹏

    记者,经济观察网

    经济观察网记者

  • 原文出处:经济观察网
努哥今年53岁,距离退休12年,如果能一直在能源局做掌门,将见证2015-2027年的中国能源革命的演变。图片来源:天山网

努哥今年53岁,距离退休12年,如果能一直在能源局做掌门,将见证2015-2027年的中国能源革命的演变。图片来源:天山网

再见,雄哥(指“吴新雄”)。

请允许我这么称呼你。虽然你在位国家能源局局长期间,我就见过你一次。

本以为,你卸任的消息会在2015年元旦之后宣布,没想到,2014年末的最后一天,这消息就公布了。

雄哥,再见!虽然你从江西能源局(其实严格意义上,叫电监会)来时,已经快退休了;虽然你进入电监会后,就赶上了重组;虽然你的岗位从正部级单位一把手换成了副部级单位一把手;虽然你之前非能源系统人士,虽然你进入能源局后,就经历了能源局系统的反腐风波,虽然你进入能源局后,就赶上了交流特高压论证的胶着期,但是,你挺过来了,挺不容易的。

好吧,我们终于知道为什么今年全国能源工作会议开这么早了。

那么,从元旦开始,由雄哥操刀的国家能源局的3.0时代就结束了。在经历了张国宝掌舵的能源(特别是新能源)极快速发展时期、刘铁男时代的能源维稳时期,以及吴新雄时代的“洗牌期”,国家能源局迎来了4.0时代。

关于能源局的新掌门,努尔·白克力,就不多介绍了。这里要谈的是努哥掌舵后,国家能源局4.0时代究竟是个什么局面。

努哥(也请允许我这么亲切的叫你),1961年生人,今年53岁,距离退休12年,如果能一直在能源局做掌门,将见证2015-2027年的中国能源革命的演变。

我们知道,《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的规划目标的期限是2020年,中美发布的“气候变化和清洁能源合作的联合声明”提出的温室气体排放峰值是2030年。

不仅如此,前不久,习大大主持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时,还提出了“现在环境承载能力已经达到或接近上限”,这可是句狠话,知道吗,这个改善的拐点也在2020-2030年之间。

这三组数据的时点是不是挺重合的?对,正好是努哥在任的国家能源局4.0时代。而这个时点,正是中国能源和环境变革的最关键时点。

那么,努哥手里的牌局如何呢?

一样样分析吧,先说油气,天然气方面,2015年实现存量气与增量气价格并轨,石油方面,2014年在油价九、十连跌的时点两次上调了成品油消费税,年底又上调了石油“暴利税”的起征点,好吧,这都是为下一步油气价改做准备,都是为了环境治理,好吧,你懂的。

然后是煤炭,这个基本就那样了,价格在黄金十年后,后面十年就是调整回归理性的过程。

然后是水电,工程都在那儿,建不建,也在那儿了,主要还是弃水和生态的老话题,不伤筋不动骨。

然后是核电,好吧,其实雄哥已经“梳理”的很好了,先按了暂停键,等AP1000克服技术障碍(据说已经通过了国家核安全局验收),“华龙一号”也顺利通过技术融合方案了。2015年,在排除了上面的基本问题后(前提是,确实技术融合安全性没问题,设备过关),很可能会加快上马的速度。

然后是风电和光伏,在经历各自的洗牌期后,已经步入稳步车道。2014年,国家能源局发了那么多针对光伏的利好政策,打击了路条买卖,并严肃批评了组件质量问题后,2015年可能会加快。虽然2014年的新增装机不尽如人意,前9个月14GW只装了3.79GW,一方面是积极性的问题,还有一部分是路条下发的比较晚,所以综合来看,综合治理后,光伏会良性发展,当然,前提是并网有所改观呵呵。

然后是风电,在前几年的跑马圈地后,好的风资源地区越来越少,而且风电场不像光伏,可以搞一堆分布式,风电大面积搞分布式不现实,所以下一步海上风电是关键,但现在来看,还需要更多试验和资金以及各种部门、政策来推动。

好吧,还有生物质啥的,就不说了,这个暂时不成气候。接下来谈谈二次能源的电力,这个牌局比较复杂。

首先,电改方案落定了,如何搞,能否搞好,全国人民十四亿,关注十三亿半。售电侧和配电放开后,究竟能否形成多元、充分竞争的电力市场,多久能够形成?都是疑问和关注焦点。

另外,针对电网的,特别是能否打破现有的垄断,激活各个一次能源相关领域,加油站与充电站(充电桩),怎么竞争?煤电关系如何进一步理顺?风光电能否保障并网?核电如何参与调峰?电价何去何从?售电放开后,增量部分如何与存量竞争?等等等等。 

对了,还有那个交流特高压,是否会继续?电改后电网的盈利模式改变后,盈利点在哪里?电网的发展,又将何去何从?

好吧,这些都是国家能源局4.0时代的“局”。努哥,看你的了

(责任编辑:肖蓓)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