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恩惠
    记者,21世纪经济报道

光伏大年:N型技术野望

  • 2022年01月05日
  • 作者: 曹恩惠

    曹恩惠

    记者,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

技术的更新迭代,是光伏产业未来的深度和广度得以双向延展的核心驱动力之一

技术的更新迭代,是光伏产业未来的深度和广度得以双向延展的核心驱动力之一

技术的更新迭代,是光伏产业未来的深度和广度得以双向延展的核心驱动力之一。

“中国光伏制造所代表的,已经不仅仅是产品和技术本身,而是背后一整套供应链和生态机制的整合,是‘全球最好的技术+全球最好的供应链’的集成输出,也是‘技术升级+智能制造+全球化+应用场景创新+本土化自信’的聚焦出口和承载。”

年关已至,晶科能源董事长李仙德有感而发,在新年致辞中,他认为在这样的时代和赛道上,(中国光伏)再说没信心,“那是说不过去的。”

2021年的最后一个月,硅料价格的持续下降缓解了行业的焦虑。大家开始修补对2022年的期待,千言万语凝聚成一句话——“2022年将是中国光伏行业的又一大年”。

事实上,当产业链上下游的博弈和角力随着硅料价格的回调而迈向拐点时,光伏电池也在焦躁和不安中,迎来了技术的拐点。

“2022年是N型技术集中爆发的元年。”不止一位光伏企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达了相同的观点,量产规模的扩大、实证运行数据的验证正不断推动N型技术站上风口。

然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技术路径的分野之下,新手“老炮”们圈定了不同的研发策略,来敲定自身对N型技术的发展路线的思考:有的孤注一掷,有的多管齐下。

“N型电池的技术路线很多,到底是某一种技术将成为主流,还是多种技术并行发展,要看成本的下降因素。”在2021年11月底的一场公开论坛上,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如是说。

光伏电池迎来技术拐点。

巨头的抉择

2021年12月初,爱旭股份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再度“重申”了自身对N型电池技术的选择:“未来,公司会依托新一代高效ABC电池,为客户提供高转换效率的整体解决方案。”

N型电池技术路线大致可以分为HJT、TOPCon、IBC、HBC等,而爱旭股份的ABC电池则是基于IBC的技术基础上,规避专利风险脱胎而来。

2021年6月份的上海SNEC展会上,该公司正式推出了新一代N型ABC电池产品——实验室最高转换效率达26%,量产转换效率可达到25.5%。并且,爱旭股份最新回应称,其研发的N型ABC电池即将投入量产,且非常适合屋顶光伏项目。

然而,在《中国光伏产业发展路线图2020版》的报告中,IBC技术无论是在效率转化的变化趋势上,还是在市场份额的预测方面,都不及HJT和TOPCon。这预示着,爱旭股份对ABC电池的坚持,似乎成了“孤独的守望者”。

当爱旭股份不遗余力地显示其对ABC电池的期待和坚持时,其他竞争对手正在为HJT和TOPCon孰优孰劣而吵翻了。

在2021年12月下旬的那场中国光伏行业大会上,有头部组件企业人士喊出“2022年或是N型组件大规模推广的元年”。此前晶科能源早在11月初,就率先站在了N型组件时代的门口,发布了新品。据悉,这家组件龙头企业推出的组件新品采用N型TOPCon技术,其量产输出功率最高可达620W,转换效率最高可达22.30%。

如同爱旭股份对ABC电池的专注,晶科能源过去一年里在不同的场合表现出了其对TOPCon技术的“执着”。以至于,当质疑者从效率潜力、市场规模等角度来反击TOPCon技术的不足时,晶科能源副总裁钱晶对此曾形容,“一个是梦想(HJT),一个是现实(TOPCon)。”

在N型技术路线的抉择上,晶科能源以“务实派”自居。“N型TOPCon组件适用于几乎所有的场景。”钱晶认为,业内热议HJT和TOPCon之时,“其实纠结的人因为都不清楚两者的成本到底差多少,如果了解了,就不纠结了。”

实际上,成本的确成为目前各家企业在押注N型技术路线时,首要考虑的因素。

“虽然从生产工艺上看,TOPCon比HJT更复杂,但由于其与PERC的产线重合度较高,升级改造成本相对较低,使得在光伏技术由P型向N型过渡的阶段,TOPCon更具成本优势。”

一位资深新能源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据相关数据显示,目前PERC单GW设备投资在1.2至1.5亿元,TOPCon约2至2.5亿元,HJT投资额在4亿至4.5亿元左右。这意味着,当前TOPCon最大的吸引力在于,其单GW设备仅需投入0.8亿元左右的改造成本便可对PERC产线进行升级。

“但从中长期看,HJT降本空间大。”前述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于很多龙头企业而言,TOPCon和HJT当前的优缺点决定了“孤注一掷”或许是“最不明智”的选择。

最典型的便是刚刚科创板IPO成功过会的阿特斯。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在主流的N型电池技术研发上,该公司选择两条腿走路。

又见新势力

“在绝对的资本实力面前,‘小孩子’才会做选择。”前述分析师如此看待龙头企业坚持N型多技术并行的趋势。

对于拥有全球最大电池产能的通威股份而言,关注和研发下一代光伏电池技术路线,是不可跳过的步骤。不过,即便当业内因HJT和TOPCon而争论不休时,在该公司董事局主席刘汉元看来,这其实是一道有关经济性的选择题。“技术路线各有所长,成本各有高低。TOPCon和异质结技术(HJT),通威都在布局,生产线均已达到GW级水平。”

不可否认的是,站在电池技术路线的时代拐点,大部分光伏龙头企业选择了“让子弹再飞一会”。

在2021年的上海SNEC展会上,隆基股份在发布首款TOPCon组件时,也展示了其在HJT技术上的电池转换效率。值得一提的是,在2021年10月,该公司进一步提升了HJT电池转换效率,达到26.3%。因此,在回应投资者对下一代N型电池技术路线的选择时,隆基股份均表示,“公司在TOPCon、HJT等新型电池技术方面拥有技术储备。”

然而,龙头企业对于下一代N型技术的多路径布局实力,是光伏新势力们所无法具备的。在有限的资金、资源之下,光伏电池新手们对于单一技术的押注,或许只为最大可能地在未来获取“博一博,单车变摩托”的机会。

根据集邦咨询统计,截至2021年,TOPCon已建成产能为8.75GW,在(待)建产能达86.5GW;HJT已建成产能为6.35GW,在(待)建产能超过140GW。

作为独立于PERC和TOPCon的技术路线,HJT备受业内关注的背后,是电池新势力们看到了弯道超车的希望。“观察可以发现,大部分布局HJT的企业都没有PERC设备的包袱。且在理论的转换效率上,HJT可搭载IBC和钙钛矿等其他技术工艺进一步提升。”前述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统计,2021年以来,华晟新能源、明阳智能、金刚玻璃等多个新玩家加入HJT阵营,扩产节奏加快。

2021年12月29日,港股上市公司金阳新能源发布公告称,其已与张家口市人民政府、华源电力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尚义县察哈尔风电有限公司、张家口中合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及国投电力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共同签署五方合作协议,并建设异质结高效太阳能光伏电池生产线项目。

值得肯定的是,基于广阔的发展前景,HJT概念在2021年成为A股市场的香饽饽。2021年以来,以金辰股份、迈为股份为代表的HJT设备企业,其股价在资本市场备受热捧。截至2021年12月31日收盘,两家公司2021年股价累计分别上涨173.03%、71.17%。

而在2021年12月底,半导体设备龙头中微公司又一次对外表达其对HJT的看好。2021年12月28日晚间,该公司公告称以投前估值36亿元的交易价格,斥资1亿元认购理想万里晖424万元的新增注册资本,以提升后者的估值。

公开资料显示,理想万里晖目前致力于实现太阳能电池异质结领域装备的国产替代及降本增效,开发的量产型VHF-PECVD设备助力客户获得异质结电池转换效率达26.30%,并拥有上海研发中心和泰兴生产基地,年生产量产设备能力超过15GW。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了解,理想万里晖VHF-PECVD设备的一大客户便是隆基股份。

(责任编辑:肖蓓)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