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创证券
    首创证券,首创证券

价格波动光伏制造链价值重新分配,电池组件、电站端让出利润值

  • 2021年05月11日
  • 作者: 首创证券

    首创证券

    首创证券,首创证券

    首创证券

碳中和背景下装机需求旺盛,电站端让出利润值

碳中和背景下装机需求旺盛,电站端让出利润值

上游原材料短缺导致的价格上涨,必然会引起全行业各产业的利润分配变化,硅料价格的上涨首先直接利好的是上游的硅料生产企业,其次是具备供应链优势,手握硅料供应长单的一体化龙头企业,而对下游的电池片和组件环节的利润都存在一定的负面影响。

 价格波动下光伏制造环节价值链重新分配

今年以来,在全球碳中和背景下,行业普遍对 2021 年新增装机预期较高,硅料成 为光伏行业最热话题,同时下游电池组件厂家为了提高市场占有率竞相扩产,导致产业链结构性失衡,引发了产业链对硅料供应的担忧,需求因素和囤货因素的叠加导致硅料价格不断上涨,引起下游产业链连锁反应,产业链全线涨价。由于各环节产业集中度以及竞争格局不同,导致各环节利润边际变化出现明显差异。

硅片端行业集中度高,龙头企业皆通过长单提前锁定了硅料供应,悉数传导价格压力。在经历了硅料环节多次涨价以后,硅片环节自 2月25日起开始跟涨,先后三次上调价格,平均价格上涨 12%。手握长单的硅料龙头企业从容应对原材料涨价风波,并将价格压力悉数传导至下游环节。

电池和组件端腹背受敌,价格趋势仍然向下。过去多年来,受益于技术进步和规模 化成本降低,组件价格一直处于下降的趋势。对于电站投资商来说,今年组件价格不降 反升,打乱了投资商的投资计划和建设节奏。今年是全面平价的第一年,除了组件价格, 投资商还要面对失去保护的上网小时数、高比例市场化交易,竞争性配置消纳指标等挑战。目前除了华电集团以外,其余几大集团的 2021 年度光伏招标均未展开,短期内下游需求未得到释放,组件价格上涨动力不足。

组件端无降价空间,电池端利润降幅较大。由于 2020 年底的光伏玻璃价格上涨已 经将组件厂家利润压缩至冰点,因此组件厂商只能通过减产来与上游电池环节进行博弈, 压缩电池环节利润空间,受硅片端价格上涨的影响,电池段涨价意愿较强,但从博弈的结果来看,下游组件端并不买账。

经过硅片的多轮涨价以后,电池片价格依然难以向下传导,电池端毛利已经从年初的单瓦0.17元下降至 3 月的0.08元。电池环节利润压缩幅度最大,毛利率从年初的 19.53%压缩到了三月的 5.83%。电池环节将加速出清,落后的电池产能将遭淘汰。

碳中和背景下装机需求旺盛,电站端让出利润值

光伏产业链价格波动的传导最终将落在电站端,2020 年在全行业降本增效的共同努力下,电站端平价上网已全面实现。2021 年在全球碳中和背景下,下游电站需求持续旺盛,控制电站装机量的主要指标将是电站投资收益率,而组件供应价格则成为了影电站企业决策的关节指标。

国内电站企业纷纷下调投资回报率门槛,重点保障装机增长。在“碳中和”、“碳达 峰”目标和国家能源战略转型的政策指引下,各大央企纷纷制定出了企业碳达峰计划, 国网、南网先后发布碳达峰、碳中和行动方案,国网提出 2030 年经营区域内新能源装机达到 10 亿千瓦以上(截止 2020 年底为 4.5 亿千瓦),南网提出 2030 年新能源装机达到 2.5 亿千瓦(截止 2020 年底为 0.5 亿千瓦),这意味着国网+南网未来十年年均新增装机 将达到 75GW 以上。

国家能源集团、国家电投、中国华能、中国华电、大唐集团、三峡集团等央企十四五期间光伏保守装机量已经超过 170GW。因此,未来在光伏项目投资决策上,电站企业除了考虑项目投资收益率指标以外还需考虑并网指标以及业绩指标的压力,光伏电站的投资决策并非单一依靠投资回报率指标,而是需要考虑经济性和政策性的综合作用。目前多家大型央企均下调了光伏项目全投资回报率门槛指标,全投资IRR 从之前的8%调整至最低 6.5%甚至 6%。

通过电站端 IRR 来反向计算硅料价格上涨空间,以山东某 200MW 光伏项目为例进行光伏电站投资收益率测算,如果电站企业可接受最低全投资 IRR 在 6.58%,则 对应系统投资价格约 3.73 元/W,目前电站系统 BOS 成本约为 2 元/W,对应组件价格约 1.73 元/W。

按照 2020 年3月光伏产业价值链分配情况进行测算,对应硅料价格为130元/kg。据了解,进入5月,硅料已经站上150元/kg。电站端投资回报率门槛的下调,将为硅料环节腾出价格上涨的空间。预计下半年光伏装机量或创新高,全年光伏需求保持高景气度不变。

原标题:硅料涨价复盘,谁是最受伤的环节?

(责任编辑:肖蓓)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