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郑道森
    记者,新京报

“抄底”光伏的神秘人郑建明

  • 2013年11月25日
  • 作者: 郑道森

    郑道森

    记者,新京报

    新京报记者

  • 原文出处:新京报
公开资料显示,郑建明曾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海南特区时报副社长等职,后在海南及上海投资房地产起家,在上海有明申集团、钱江实业集团等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郑建明曾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海南特区时报副社长等职,后在海南及上海投资房地产起家,在上海有明申集团、钱江实业集团等公司

30亿接盘无锡尚德,投资顺风光电浮盈约25亿港元;一年内多次出手,掌握光伏全产业链

中国前首富施正荣手下最主要的资产—无锡尚德,最终被卖出了30亿元的价钱。这笔买卖,让一个此前鲜少曝光的神秘商人郑建明走到公众面前。

资料显示,郑建明唯一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是以国美股东身份出现在2010年国美“黄陈之争”一事中。

去年底至今,他入手顺风光电、抄底江西赛维(点击查看PV-Tech此前相关报道)、联合海润光伏,被业内称为新一代“光伏帝”。

此次收购无锡尚德,由于其出价远远高出光伏业的同行,郑建明的投资逻辑也成为业内讨论的焦点。这位神秘“抄底者”,会是中国下一个“光伏霸主”,还是来去匆匆的资本过客呢?

“蛇吞象”,谁是“蛇”?

巨星陨落。11月12日,无锡尚德的债权人大会,中国前首富、无锡尚德的创始人施正荣很晚才来到现场,整场会议前后,他一言未发。

无锡市政府给新京报发来的通稿显示,当天的会议在无锡市中院的主持下进行,504家债权代表,以及无锡尚德的股东对无锡尚德的破产重整计划草案进行了表决,最终确定,江苏顺风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顺风”)成为无锡尚德的接盘者。

江苏顺风位于常州,母公司顺风光电国际有限公司(下称“顺风光电”)注册地在开曼群岛,2011年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根据重整计划,江苏顺风要支付30亿元现金,收购无锡尚德的股权并清偿债务,2年内还要再投入不少于30亿元,用于技术改造和增资扩产等。

光伏业内将这样的局面称为“蛇吞象”。2013年上半年,顺风光电太阳能产品出货量不到200MW,其规模甚至排不进国内光伏制造企业的前二十。

对比这两家公司的经营数据也不难发现两家企业的实力悬殊——2011年,尚德营收31亿美元,同年顺风光电的营收为19亿元人民币;2012年,尚德营收下降了近5成,为16.25亿美元,顺风光电也降至10.6亿元人民币。

不仅规模不算大,顺风光电经营状况也并不乐观。2012年,顺风光电出现了2.7亿元的亏损,2013年上半年更是出现净亏损6.72亿元。

由于业绩不理想,甚至有人怀疑,顺风光电是否能拿出30亿元清偿债务的资金。根据顺风光电2013年的中报,公司总资产为25亿元,净资产仅为5.08亿元,账面现金只有4.6亿元。

直到11月17日,顺风光电的一则公告揭示了收购的实质。公告称,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郑建明将向无锡尚德的管理人转让收购资金。

正如国内光伏大佬、海润光伏CEO杨怀进所言,“大家都在说这是蛇吞象,但是谁是蛇,谁是象却没搞清楚。说是顺风要收购尚德,倒不如说是郑建明要收购尚德。”

郑建明的商业版图:地产+古玩

郑建明是谁?

众多媒体用“神秘”一词形容这位商人。这位神秘商人唯一一次接受国内媒体采访,还是在2010年国美的“陈黄之争”当中。他短期内增持国美的股票至2%,在接受腾讯财经访谈时,他暗示自己支持黄光裕。

在这则报道的页面上,配有一幅郑建明的照片,照片上的他穿着一件蓝色休闲外套,短发、圆脸,架着一副眼镜。

公开资料显示,郑建明曾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海南特区时报副社长等职,后在海南及上海投资房地产起家,在上海有明申集团、钱江实业集团等公司。2002年,郑建明前往香港炒卖写字楼,净赚5亿港元。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办公室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证实,郑建明的确曾在该所任职,他表示:“我们很多年前就听说他身家有好几个亿,并且不止在做房地产,还在做古玩什么的,现在有二三十亿应该不成问题。”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一份对于明申集团的信贷风险评估报告显示,明申集团和钱江实业为两家关联公司,都是由郑建明和郑燕(郑建明的妹妹)分别持股。2009年底,明申集团银行借款余额为9.25亿元,其中固定资产融资贷款4.55亿元,项目开发贷款4.7亿元。这两家公司陆续开发了“宝成花苑”、“明申中心大厦”、“明申花园”、“钱江商务广场”等项目。

在三亚,郑建明是以“抄底者”的姿态出现。上述报告称,郑建明是在政府清理烂尾楼的时机重返海南,在收购一些烂尾楼的同时,又在海南三亚、海口等地拿地3000余亩,现以集团外部关联方——海南新佳旅业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三亚新佳鹿回头”项目为主。鹿回头项目占地面积2178亩,土地出让金为6537万元,折算成单价仅为3万元/亩。

这位地产商还是古玩市场的大买家,并成立了国际拍卖行进军香港市场。

2011年,天成国际拍卖行在香港成立,董事长为郑建明的妹妹郑燕,公司位于港岛黄金地段——香港中环花园道一号中银大厦30楼,这里既是总部所在地,又是拍品展示区和拍卖区。

一位古玩拍卖界的资深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天成国际这几年在香港发展得很快,“他背后的老板背景是很强的”。

投资顺风光电浮盈约25亿港元

在相继抄底香港、海南楼市之后,2012年,郑建明开始进军光伏领域。

时至今日,光伏行业依旧寒冬未过,但郑建明已通过数次收购,掌握了大量光伏资产,甚至打通了多晶硅、硅片、电池组件、光伏电站这一整条产业链。

新京报记者综合各方资料,分析出郑建明进军光伏的一张路线图。

第一步是在2012年11月,郑建明入股在香港上市的光伏企业顺风光电。根据港交所的公告,2012年11月,郑建明全资拥有的公司Faithsmart Limited(设立在英属维京群岛)向顺风光电大股东汤国强购买了其间接持有的顺风光电4.63亿股,占顺风光电的29.65%,涉及资金约2.01亿港元。在这之后,郑建明成为顺风光电这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第二步,抄底赛维。郑建明先是打算用旗下的钱江实业,耗资2500万元,收购安徽赛维,后因种种原因未能成功;接着,郑建明以其全资所有的英属维京群岛公司Fulai Investments购买江西赛维1700万股新发行的普通股,购股金额总计3111万美元,成为江西赛维的第三大股东。

第三步,收购新疆尚德。今年5月下旬,郑建明以顺风光电、赛维LDK主要股东的双重身份从无锡尚德手中收购其在新疆的光伏资产,交易合计涉资9305.74万元。

第四步,联合海润光伏。7月4日,顺风光电以9045万元履约保证金收购海润光伏旗下的6个光伏电站项目公司,并签订了总额为41.9亿元的499MW光伏电站建设合同,项目时间预计18个月。

综合来看,以上这些收购项目,耗资最多上亿元,而此次收购无锡尚德,郑建明一次就要投入30亿元的收购资金,未来两年内还将继续投入30亿元,投资金额远远超过了他此前收购的光伏项目总和。

有业内人士认为,30亿元买无锡尚德,这个价位并不划算。无锡尚德的组件厂总设计产能为2.4GW,电池片的厂房一个产能为1.6GW,另一个因为设施陈旧已经停产。相比之下,通威集团收购合肥赛维2GW的电池产能,耗资仅为8.7亿元。

顺风光电的收购价格也已经远超同行的估值。此前媒体报道称,退出无锡尚德收购竞争的英利,其董事长苗连生的心理价位是16亿元,无锡国联的心理价位则是20亿元。

实业投资的另一面,是郑建明在资本市场的收益。

入股顺风光电时,该股股价仅为每股0.3港元。在出手赛维,联合海润等一系列动作之后,今年10月,顺风光电的股价上涨至每股3港元左右;而自从宣布收购无锡尚德以来,顺风光电的股价几乎又翻了一番。

截至上周五,顺风光电的股价已是5.77港元,郑建明在顺风光电上的投资已有约25亿港元的浮盈。

今后郑建明会如何对待他手下如此之多的光伏资产?是整合再出售,还是从经营中获利,目前尚不可知。

广东光伏行业一位企业家告诉新京报记者,郑建明如此大手笔的收购,下一步想要迅速脱手并不容易,在他看来,郑建明的做法并不是资本炒作这么简单。“随着光伏行业政策不断加码,光伏行业正在逐渐回暖,他应该还是看好整个行业的前景。”这位企业家说。

(责任编辑:肖蓓)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