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夜
    记者,财经网

美畅新材“错位”的扩张:净利骤降七成,分红11亿募资10亿“补血”

  • 2020年03月17日
  • 作者: 白夜

    白夜

    记者,财经网

    财经网

来自:招股书

来自:招股书

来自:招股书

来自:招股书

2015年,隆基股份(601012.SH)率先从成熟的砂浆切割技术转向昂贵且不成熟的金刚线切割技术,为光伏行业带来革命性突破,金刚线生产企业也感受到了“春江水暖”。

在隆基股份的扶持下,成立于2015年7月的杨凌美畅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美畅新材”)拔地而起,2017年狂赚6.78亿元,跻身全球最大金刚线生产商之位。

因成立时间尚短,未满3年的门槛,美畅新材无缘A股,只能眼看着同行三超新材(300554.SZ)、东尼电子(603595.SH)、岱勒新材(300700.SZ)先后享受到资本的红利。

2018年10月,挂牌新三板一个月后,美畅新材宣布进军创业板。然而,随着金刚线的大规模扩产与技术水平的提升,昔日抢滩登陆的金刚线“三剑客”已有“折戟”之势。此次美畅新材能否顺利叩门,值得关注。

分红11亿募资10亿“补血”

“公司于2015年12月花费10亿日元购买了日本先进的生产线和生产技术,在吸收和消化日本技术的同时,设计和改进了自己的生产装备,形成了全球领先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电镀金刚线装备工艺。”美畅新材总经理贾海波曾公开表示。

凭借这条生产线,美畅新材业绩几何式增长。2015-2018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1.85亿元、12.42亿元、21.58亿元;净利润0.94亿元、6.78亿元、10.24亿元。

而就在美畅新材蜕化为“赚钱机器”的道路上,资本始终与其若即若离。

2016年9月12日,四方达(300179.SZ)曾披露重组事项,拟以19.5亿元受让美畅新材100%股权。彼时,美畅新材成立刚刚一年有余,估值较其当时的净资产1.6亿元增值11倍之多。

不过,因美畅新材“大股东对接资本市场的条件和方式产生不同的想法”,2017年2月,该起并购案终止。

2018年6月,公司发布了公开转让说明书,申请在新三板转让,并于当年9月挂牌新三板。时隔一个月后,同年10月11日,美畅新材发布了上市辅导备案的提示性公告,宣布拟冲刺A股。

而就在着手IPO之后,美畅新材做出一个“破记录”的决定。

2018年11月14日,公司披露半年度分红预案,拟每10股派送现金红利25元。以当时美畅新材总股本3.6亿股计算,该笔分红总额达到9亿元。其中,公司实控人持股比例为55.11%,可以分得4.95亿元。

根据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股息红利差别化个人所得税政策,个人持有挂牌公司的股票期限超过1年的,对股息红利所得暂免征收个人所得税。也就是说,持股期限超过1年的公司原始股东,可享受暂免征收个人所得税的优惠政策。

2019年5月23日,美畅新材实施2018年年度分红,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3元,分红金额为1.08亿元。2019年12月20日,美畅新材再度披露2019年半年度分红预案,每10股派现金5元,分红金额为1.8亿元。三次分红金额合计达11.88亿元。

如果说选择在上市前夕大笔分红的举动耐人寻味,那么接下来的募资规划亦引来不少质疑的声音。

此次IPO,美畅新材拟募资23.36亿元,其中1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错位”的扩张

美畅新材主营业务为电镀金刚石线的研发、生产和销售,金刚石线主要用于晶体硅、蓝宝石等硬脆材料的切割。

电镀金刚石线锯技术起源于日本,与传统砂浆线切割相比,金刚石线应用于光伏硅片领域切割磨损更小,单位硅耗可降低20%以上,生产效率可提升50%以上,2015年以前曾长期被日本厂商垄断。

2016年,随着电镀金刚线逐渐完成国产替代,加上光伏行业高速发展,在隆基股份将金刚线切割大规模应用于硅片切割后,其他光伏巨头也纷纷倒向金刚线切割,行业一时间炙手可热。

除光伏“三剑客”外,易成新能(300080.SZ)、高测股份(834278.OC)等公司纷纷加入扩产行列。美畅新材也着手边生产边扩产,产能从2016年的131.67万公里急剧增至2018年的2135.66万公里。

当各类形形色色的玩家涌入,无疑让赛道变得更加拥堵。美畅新材亦在招股书中坦诚,金刚石线进入到供大于求的阶段,市场竞争程度的加剧将使金刚石线产品价格存在进一步下降的风险。

2016-2018年,公司金刚石线的均价分别为180.3元/公里、174.02元/公里、123.64元/公里。尽管美畅新材表示公司在单位成本方面存在优势,但伴随着售价降低,公司毛利率亦从2016年的70.25%下探至2019年上半年的50.75%。

除此之外,光伏“531”新政的颁发也进一步影响了市场需求,加快了金刚石线价格下跌的速度。

拟登陆科创板的高测股份2019年12月披露的招股书显示,按照市场行情,金刚石线的均价已降至60元/公里,较公司披露2018年均价下滑51.47%。

事实上,随着市场需求的变动,金刚线生产企业已感受到失速扩张带来的阵痛。

三超新材在业绩预告中表示,因受光伏行业产业政策变化以及市场竞争加剧影响,金刚线产品毛利率及价格大幅下跌,预计2019年公司实现净利润968.18万元,同比下滑73.93%。

东尼电子则预计亏损1.5亿元—1.6亿元,称金刚石切割线业务受光伏产业政策和行业市场影响,需求大幅下滑,单价大幅下降,公司对该业务计提了大额资产减值损失。同样,岱勒新材亦受到波及,预计亏损4584.28万元。

反观美畅新材,2019年上半年,美畅新材实现营收6.18亿元,同比下滑57.53%;净利润2.21亿元,同比下滑71.64%。

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美畅新材称主要原因系国内金刚石线市场的竞争状态变化所致,公司通过被动或主动降价的方式,保持和巩固公司的市场份额,并淘汰行业部分落后产能。

时过境迁,昔日的蓝海已逐渐染红,但美畅新材仍未止住扩产的步伐。

根据规划,除了募资“补血”外,美畅新材拟分别投入4.62亿元、1.64亿元、7.1亿元用于美畅产业园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高效金刚石线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其中,高效金刚石建设项目建成后,公司将新增高效金刚石线年生产能力1500万公里,加上截至2018年末公司产能2135.66万公里,美畅新材金刚石线产能将达到3635.66万公里。

值得注意的是,数次扩产后,美畅新材的产能利用率已从2016年的95.33%下滑至2018年的88.63%。

“蹊跷”的收购

美畅新材曾表示,公司凭借生产工艺优势、设备优势及产能优势,产品单位成本大幅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招股书显示,公司主营业务成本中原材料成本占比较高,达到六成以上。而除了客户集中度较高外,美畅新材的供应商集中度也很高。2016-2018年,公司对前五大供应商采购占比分别为61.55%、62.94%、67.43%。

财经网注意到,美畅新材与其主要供应商之间的关系“暧昧”。

美畅新材在招股书中阐释,对于直径较细的母线,国内能够供应的厂商数量较少,近几年以来,国内宝钢集团旗下江苏宝钢精密钢丝有限公司(下称“宝钢精密”)、苏闽(张家港)新型金属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相继开发出满足技术要求的母线产品,填补了国内供应商的空白。

据招股书,公司于2016年4月与宝钢精密展开合作,报告期内,江苏宝钢精密始终位列公司第1、第2大供应商。

2016年12月,公司与宝钢精密共同投资设立了江苏宝美升精密钢丝有限公司(下称“江苏宝美升”)。其中,宝钢精密持股41%,美畅新材持股20%。

2017年8月起,公司向江苏宝美升采购母线。2018年,江苏宝美升已位列公司第4大供应商,采购额为4646.34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向江苏宝美升采购母线的价格高于采购均价。2017-2018年,公司向江苏宝美升采购母线的价格为22.72元/公里、20.67元/公里,同期可比采购价格为19.07元/公里、19.17元/公里。

那么,江苏宝美升的产品有什么独特之处吗?美畅新材解释称,主要是战略供应商合作及母线采购线径差异所致,考虑到宝美升大股东宝钢的品牌、质量、服务溢价,与美畅新材的战略合作关系,最终确定价格。

对此,发审委曾在反馈意见中要求公司说明江苏宝美升设立背景和原因,江苏宝美升各股东的相关情况,是否与公司及股东存在关联关系,是否存在股权代持、委托持股等情形;要求公司说明宝美升与美畅科技位于相同厂房的原因,宝美升设计产能、年产量、生产基地分布情况,宝美升是否主要为发行人提供产品。

同时,发审委亦要求公司说明未来与宝美升关联交易是否继续,未来是否存在收购宝美升的计划。

针对发审委的接连发问,美畅新材在2019年4月披露的招股书表示,宝美升的核心技术均来自于宝钢精密,宝美升作为公司的母线战略供应商,未来公司仍将继续向宝美升采购母线。美畅新材亦强调称,暂无收购宝美升的计划。

然而,时隔仅2个月,江苏宝美升发生了股权变更。据天眼查,2019年6月21日,美畅新材收购王越、南京东升冶金机械有限公司所持39%股份,持股比例升至59%,江苏宝美升成为公司的控股子公司。

仅仅过了两个月,公司缘何变卦?公司此时控股宝美升是出于什么考量?

对此,美畅新材对财经网表示,通过收购其他各方股权实现对宝美升控股后,有利于公司在宝美升的经营管理、人才激励、技术保密管理等方面拥有更大的自主权,公司预计在母线进一步细线化的研发过程中将遇到更多的技术难题,通过控股宝美升有利于实现公司经营目标。

(责任编辑:肖蓓)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