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丹
    谢丹
    记者 ,南方周末

分布式启动在即,太阳能战略大转型——屋顶建电站,摸石头过河

  • 2013年11月25日
  • 作者: 谢丹
    谢丹

    谢丹

    记者 ,南方周末

    谢丹现任南方周末记者,专注于绿色经济领域的报道,曾在环球企业家杂志负责报道清洁技术产业。作为国内最早专注于新能源、节能环保产业的财经记者,谢丹同时还是美国国务院气候变化研究项目访问学者。目前关注光伏电站、光伏企业及企业家话题。

    点击查看网站

  • 原文出处:南方周末
中国太阳能发电的主战场正开始一场从西部戈壁向东部工商业发达城市屋顶的大转移。(CFP/图)

中国太阳能发电的主战场正开始一场从西部戈壁向东部工商业发达城市屋顶的大转移。(CFP/图)

和美国分布式光伏市场刚启动时一样,眼下每一家投身分布式市场的中国企业,都梦想成为中国版SolarCity。他们所遭遇的一系列涉及政策、电力、金融等方面的制度性障碍,不仅挑战着中国传统的能源管理方式,而且决定着中国光伏业向分布式转型的成败。

“梦想成为中国版 SolarCity”

2013年8月,美国总统奥巴马终于兑现了他对“白宫太阳能屋顶项目”发起者丹尼·肯尼迪(Danny Kennedy)的承诺,在白宫屋顶安装了光伏板。

最近,这个成功说服过美国总统的创业者在中国嗅到了商业机会。

中国太阳能战略出现了新方向——重点发展分布式太阳能发电。由此中国太阳能发电的主战场也开始了一场从西部戈壁向东部工商业发达城市屋顶的大转移,伴随该转移发生的,是整个太阳能发电市场的转型,从依靠政府补贴的大型公用事业电站转向更为分散而小型的工商业屋顶。

2013年11月以来,数个相关政策下发,国家能源局对推进分布式发电市场再度加码。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对该市场启动至关重要的执行细节《分布式光伏电站项目管理办法》也已完成定稿,预计本月底将公布。

早在今年8月,国家能源局批准了全国18个分布式光伏应用示范区建设项目,这被看做是中国分布式市场即将大规模启动的标志。

“现在中国市场的氛围跟2006年时的美国一模一样。”丹尼·肯尼迪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这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2006年,美国分布式光伏市场启动,分布式太阳能一举成为占据美国整个新增太阳能发电装机80%以上的主要应用类型。

与赶到中国来寻找机遇的肯尼迪不同,本土新能源公司晶科能源已经赶在政策出台前,进行了大量摸底。

2013年10月18日,晶科能源宣布,公司将在未来三年内投资10亿元人民币,在江苏镇江开发总计120MW(兆瓦)分布式光伏电站项目。预计建成后将成为国内最大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

“分布式一定是未来中国太阳能发展的趋势。”晶科能源董事长李仙德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对正在兴起的分布式发电市场,李仙德说他“有信心做更大的投入”。

支持李仙德做出上述判断的,是中国分布式光伏市场正处于萌芽状态。更为实际的驱动力则是,这位年轻而精干的经营者看到了可观的财务回报率。

实际上,闻风而动的公司,除了晶科能源这样的美国上市公司,更多是不知名的草根企业——创办时间不长,实力并不雄厚,也很少具备调动各种社会资源的能力。

复睿新能源电力投资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一家。2013年10月24日,复睿新能源与无锡新区签署了50兆瓦分布式光伏项目的合作协议,这家2011年底才成立的新公司专注于开发长三角高能耗区域内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

正如2006年美国分布式光伏发电市场启动后,美国诞生了大量创新商业模式和明星创业公司一样,眼下几乎每一家投身分布式市场的中国企业,都梦想成 为中国版SolarCity。这家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创业公司因成功创造了“屋顶开发商”商业模式,而受到了全球新能源业者的追捧。

“此前中国新能源仅与制造业与电力有关,现在则开始与金融、房地产以及数量众多的电力用户发生交集。”长期研究美国新能源业的国观智库能源事业部总监李月分析道。

一个新兴领域,一群新的市场参与主体,这些新情况无一不挑战着中国传统的能源管理方式,甚至包括国家能源局、国家开发银行在内的大机构,也开始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新尝试。

“完善政策至少还需要两三年”

“分布式光伏发电是新兴事物,在历史上我国在这个领域没有经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家能源局官员说,国家能源局面临很大压力——国家能源局正在推动的是一个与传统的核电、火电都不同的全新市场。

“传统能源和大型可再生能源电站的项目管理简单,启动市场也简单,市场在有序的调控基础上很快发展起来,但分布式发电却是非常综合且复杂的,就是这个特点让分布式能源一直没有做起来。”上述官员说。

分布式发电有着规模小、数量多、项目分散的特点,分布式市场启动后,未来中国将出现成千上万个小型太阳能项目,在规模总量一致的情况下,分布式项目的数量将呈现爆发式增长,对于人手本已捉襟见肘的管理者来说,管理压力可想而知。

具体到制度设计上,尽管今年以来国家能源局已经出台了数个推动政策,但对启动这项庞大的国家新能源计划来说,目前已经出台的《关于开展分布式光伏发电应用示范区建设的通知》、《关于发挥价格杠杆作用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通知》等政策还远不足以规范各个市场环节。

“分布式能源制度设计上也不同于传统能源的制度设计,价格政策、补贴政策、电网政策、税收政策以及项目管理政策都不一样,过去9个月国家能源局出台了很多政策,现在还有近十项政策在制定,我认为,要完善政策至少还需要两三年。”上述能源局官员说。

正基于此,一部分新能源企业对分布式持悲观态度,他们对管理者能否具备启动这一新市场的能力缺乏信心,“现在谈分布式还为时过早。”浙江一家新能源企业的高管说。

在一位接近国家能源局的内部人士看来,决定启动分布式市场,正是国家能源局“自己在给自己压力”。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在一个国家能源局的内部会议上,能源局官员承认了这个目标的艰难性,但同时指出,这个压力符合产业发展需要,因为分布式能源政策既是实现中国国内太阳能目标的重点,同时也是能源局制度创新的重点,他们需要“闯出一条路来”。

当金融大鳄遇到“新面孔”

摸着石头过河的不仅是国家能源局,还有金融机构。对他们来说,与为数众多的小型新能源公司直接打交道,此前几乎从未遇到。现在开始,他们必须要开始面对“一群新面孔”。

以中国最大的政策性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以下简称国开行)为例,在国开行过去的贷款企业名单中,央企及其所属子公司和地方国企一直是主角,其贷款余额占总贷款余额的48%,这些项目一般有母公司或集团公司兜底还款或担保,风险很小。剩下的贷款都发放给了那些著名的大型光伏制造企业。

由于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规模普遍较小,大型电力企业的积极性不高,中小型企业成为市场的绝对主力,但因为实力相对较弱,因此很难获取国开行的融资。 另一方面,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的交易结构比较复杂,项目相关方多,屋顶业主、电力用户等方的信用如何将直接关系贷款风以及实际发电量多少、补贴是否及时到 位等因素都将影响项目贷款的安全。

在银行眼里,光伏电站并不能作为资产抵押,除非有保险公司愿意参与。复睿新能源董事长管宇翔说,他正在努力通过保险来完成银行的要求,但保险公司的精算师却对光伏并不熟悉,他们要求电网公司能够为并网做出保障,而并网难则一直是中国新能源业的顽疾。

因此,如何打破现有的担保模式,把钱“安全”地贷给普通的新能源企业,是金融机构研究的新问题。

目前来看,这个中国最大的政策性银行并不准备退缩。2013年8 月,国开行联合国家能源局制定并发布了《关于支持分布式光伏发电金融服务的意见》,明确了金融支持分布式光伏发电的方向、对象和条件;在此之前,国开行还在内部启动了分布式光伏发电投融资模式研究课题。

相比其他银行都对分布式发电持保守策略,国开行已经很激进。在一次内部会议中,国开行总行领导也要求各个分行“要抓住重点,能源局批复的18个示范 区涉及的分行都要有所作为,不能有空白点。”国开行评审一局局长张庆民说,针对分布式分散的特点,国开行正在研究统一评审、统一授信的新模式。

“国开行已经充分认识到发展分布式光伏发电的重要意义,也认识到我国分布式光伏发电刚刚起步,项目融资是一个关键性瓶颈问题。”国开行一位内部人士说。

(责任编辑:李霄远)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