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或唯一盈利的光伏组件巨头

  • 2023年11月30日
  • 作者: Finlay Colville
    Finlay Colville

    Finlay Colville

    太阳能情报分析部门总监,Solar Intelligence, Solar Media

    Finlay Colville博士于2015年6月加入Solar Media(太阳能传媒),担任太阳能情报分析部门总监。Finlay Colville博士自2005年起活跃于太阳能产业,经常在全球主要太阳能会展和高水平产业聚会中发表演讲,并定期为太阳能杂志和在线新闻撰写评论文章。 此前,Finlay Colville博士曾在Solarbuzz公司担任太阳能事务部门副总监,带领Solarbuzz团队专注于太阳能市场研究和策略项目咨询。而在开始其在Solarbuzz的工作之前,Colville博士已有十余年相关业务和全球营销经验。他曾在美国Coherent Inc. 的太阳能事业部担任营销总监,负责市场商情分析和太阳能产品策略。 Finlay Colville博士拥有苏格兰格拉斯哥大学物理学学士学位和圣安德鲁斯大学非线性光子学博士学位。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 翻译: Selina Shi

    Selina Shi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为了应对2024年可能出现的行业低迷,薄膜制造商First Solar已做好了充分准备。

为了应对2024年可能出现的行业低迷,薄膜制造商First Solar已做好了充分准备。

图1:First Solar于2016年决定在东南亚、美国和印度投资新的生产厂,这是2024年的预期财富转折的背景。过去十年中,全球领军的四家中国组件供应商在过去几年中也加大了资本支出配置,但如果晶硅

图1:First Solar于2016年决定在东南亚、美国和印度投资新的生产厂,这是2024年的预期财富转折的背景。过去十年中,全球领军的四家中国组件供应商在过去几年中也加大了资本支出配置,但如果晶硅行业出现严重下滑,它们很可能会削减2024年的资本支出。

图2:预计2024年间,First Solar的资产回报率将接近公司历史最高水平,而资产回报率是支撑公司运营的关键盈利比率。与此同时,几乎所有的晶硅制造商的命运都可能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这也是硅基行业

图2:预计2024年间,First Solar的资产回报率将接近公司历史最高水平,而资产回报率是支撑公司运营的关键盈利比率。与此同时,几乎所有的晶硅制造商的命运都可能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这也是硅基行业明年的预期衰退会导致的直接后果。

最近,笔者在PV Tech上撰写了一篇关于迫在眉睫的2024年太阳能光伏制造业衰退的长文《2024,光伏制造业将进入衰退!》

这篇文章指出,目前光伏制造业的领先指标强烈表明,明年,几乎所有基于晶硅的供应商都将难以实现盈亏平衡,或会在这一年出现严重运营亏损。

在这篇文章中,笔者预测,只有一家大型光伏组件供应商能在很大程度上免受晶硅行业长期产能过剩和价格下跌的影响。此外,这家公司还将迎来有史以来最繁荣的一年,并有可能在2024年年底,成为全球唯一一家积累重大留存收益的领军组件供应商。

这家公司就是First Solar。

本文的其余部分旨在说明First Solar会在2024年迎来黄金年,以及同时出现的晶硅衰退会成为决策者和其他主要行业利益相关方重新制定未来全球竞争战略的催化剂的原因。

在这方面,如果最终2024年成为晶硅制造商的长期低迷期,笔者将重点关注可能决定晶硅制造商命运的两个关键指标:资本支出和资产回报率。具体而言,笔者展示了十多年来这些参数的变化趋势,并将First Solar与这一时期的四大中国全球组件供应商(晶科能源、晶澳太阳能、天合光能和阿特斯)进行了比较。

笔者将隆基排除在这一中国组别之外有两个原因:与之前列出的其他中国公司相比,隆基作为组件供应商进入这一行业的时间较晚;其业务模式的重要收入来源是非组件销售(此处指硅片)。

不过,要想了解全貌,有必要根据一系列假设(当然尚未发生),从公司层面和整个行业/领域的角度,对这些公司/集团(涵盖所有制造和财务指标)做出至2024年年底的预测。因此,其中蕴含着巨大的风险:但更重要的是,就晶硅行业而言,2024年的基本假设都围绕着这一年晶硅制造业的衰退,从公司报告来看,这可能会持续六个多月。

为什么2024年是First Solar?中国四强呢?

在过去几周里,笔者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以及如何最准确地总结我的想法。

经过二十多年的上游光伏制造,经历了数百企业伤亡的动荡的薄膜投资阶段后,First Solar成为唯一的幸存者。为了实现纯组件业务,First Solar的上下游业务模式最终被终结;在光伏行业完全由晶硅和亚洲控制的情况下,First Solar是近期唯一有意义的替代方案。

笔者换个问法:为什么是2024年?就在硅基行业可能面临长期衰退的时候?

笔者认为,First Solar的命运即将达到顶峰,这其中有数个基本原因,还有一个非常引人关注的原因,那就是2024年可能会出现公司历史上最高的盈利。而笔者认为硅基行业可能会在明年萎靡不振,这大多是出于巧合(即使不是2024年,这也很可能发生在不久的将来)。

同样,虽然并非针对2024年,但First Solar最重要的决定之一就是公司在2016年全面承诺成为组件供应商,这也是公司目前财富增长的原因之一。这并不是一个预料之中的结果。当时,退出制造领域、专注于下游业务的说法很有可能站得住脚。最终,组件制造赢得了胜利。

这就顺理成章的引出了资本支出问题;为什么资本支出反映了First Solar在2016年之后的生存状况,以及它与中国主要竞争对手(这里称为中国四强晶硅企业,或简称为中国四强)的比较。

下图1显示了First Solar自2013年以来的年度制造资本支出,并对2024年进行了预测。同时绘制的还有上述四家中国组件供应商的累计制造资本支出,在图例中标注为中国四强晶硅公司。就晶硅资本支出而言,这包括与First Solar"同等"的价值链上的支出:硅锭、硅片、电池和组件。

在图1中,First Solar的年度资本支出以黄线表示,绘制在左侧主纵轴上。中国四强的累计资本支出在次(右侧)坐标轴上以蓝线显示。

自2019年以来,First Solar和中国四强的资本支出都大幅增长,2023年的资本支出水平比几年前(2020年)高出三到四倍。

然而,笔者预计这两方至2024年的资本支出轨迹将开始出现分化。First Solar几乎肯定会将支出保持在目前的历史最高水平,这主要是由于阿拉巴马州(预计2024年投产)和路易斯安那州(预计2025年投产)的在建新工厂。从风险的角度来看,First Solar 2024年的资本支出分配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个可选方案,2025年的情况可能也是如此。

相比之下,预测中国四强集团2024年的资本支出远非一锤定音的事,可能会有多种不同的结果。晶科能源、晶澳太阳能、天合光能和阿特斯计划在2024年进行的大部分产能扩张都源自中国的新一轮大规模新增产能,部分支出涉及东南亚国家(泰国、马来西亚和越南)。在美国,用于GW规模新增组件的拨款甚至更少。

从中国四强在2024年的预期资本支出来看,目前的不确定性来自于每家公司希望在中国大陆增加多少新产能,而不是在东南亚(只要向美国的出口关税环境有利),也不是在美国(尽管2024年的美国实际资本支出与这些公司近期引用的"投资额"相去甚远)。

对于天合光能和阿特斯来说,还有一个问题是,明年它们在中国将增加多少硅锭、硅片和电池产能。与晶科能源和晶澳太阳能相比,这些公司更有可能暂停增加非组件产能并采取灵活的硅片/电池供应政策,这也是它们过去的一贯做法。

目前,中国四强中还没有一家公司完全承诺2024年的资本支出指导值。即使在光景好的年份,通常也要到每年的3-4月份才会开始公开讨论年度资本支出水平。如果2024年是晶硅制造商的衰退期,那么在可预见的未来,回避资本支出问题将成为一种普遍现象。

无论中国四强是否公开宣布2024年的资本支出分配,笔者预计中国的扩产建设项目都会踩下刹车,或者部分计划投资会被完全取消。这样做的最终结果是,晶科能源、晶澳太阳能、天合光能和阿特斯的累计资本支出或在2024年下降30%-50%不等,甚至可能在2025年也会下降(但同比降幅较小)(尽管我们现在离这一预期肯定还有一段距离)。在所有中资晶硅公司中,晶科能源和阿特斯可能是最需要解决资本支出问题的公司。

因此,笔者对2024年整个晶硅行业资本支出下降的预期是否会成为现实,我们可能还需要四到六个月的时间才能最终确定。在此期间,会有大量数据帮助我们了解整体情况。

笔者在本文开头提到的另一个指标是"资产回报率"。事实上,这只是一系列与利润相关的会计比率中的一个,在实践中被用于查看公司的特定业务,或与业内同行进行比较。

实际上,笔者在下文中将First Solar与中国四强进行比较时使用的指标是"资产运营回报率"。事实证明,如果考虑到美国/非美国会计实务的一些变化,使用运营回报率,而不是净回报率或息税前利润(EBIT)是一个更好的衡量标准。天合光能和晶澳太阳能在中国上市,晶科能源和阿特斯也通过自有中国公司开展制造活动。

老实说,这只是一个细微的差别。如果笔者采用净收入/亏损或息税前利润(EBIT)为基础的比率,也会得出类似的主要结论。现在,我们只需看看下文中关于这些公司相对于其规模(总资产)的盈利能力的讨论。

运营回报与总资产的比率对于获得盈利能力的基准非常重要。就中国四强而言,最终的资产回报率百分比是用所有四家公司的经营回报率之和除以所有四家公司的总资产之和得出的(实际上是完全加权)。

与上面的资本支出基准类似,笔者使用了一系列假设来得出这一年(2024年)的最终运营回报,以及这12个月期间的平均总资产。同样,请记住,在任何时候,这都是一个艰难的预测,更不用说处于经济衰退边缘的时期了;因此,最好看看2024年的趋势,而不是下面显示的确切数字。

图2比较了First Solar和中国四强集团的年度资产运营回报率,最早可追溯到2010年。

从上图2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在2012-2014年的上一次行业衰退期,First Solar和中国四强的业绩都出现了下滑。2014年-2022年期间,这并不完全是一个直接的比较,因为First Solar的周期更多是公司历经各种运营变化的结果,其中一些高点受到传统下游收入或项目(或自有在建项目)销售时间的影响。然而,中国四强在这一时期(整个行业的上行/繁荣)的发展轨迹更能代表许多晶硅制造商的运营情况。

然而,First Solar和中国四强在2023年发生的情况却截然不同,几乎发展到了这种地步:原则上,每家公司都在做同样的事情(销售光伏组件),但实际上却在完全不同的轨道上运行。

几天前,笔者在PV Tech上发表了一篇题为《2024,光伏制造业将进入衰退!》的文章,全面阐述了晶硅行业(包括中国四强集团)所发生的一切。

相反,在2023年,First Solar似乎众星捧月。当今世界最理想的终端市场(美国)对其组件的需求空前旺盛,几乎所有新生产线或升级生产线都按时投产,Series 7至年底的成本与传统Series 6生产线相当,而最重要的是,《通货膨胀削减法案》为美国制造的产品提供了17c/W的激励。

2023年对First Solar公司来说,很难想象还会有什么更好的了。这一切都将在2024年实现,至少对外界来说是这样。

实际上,笔者认为,无论整个晶硅市场在2024年是否会出现下滑,First Solar都会面临这种情况。但现在看来,2024年的财富反差可能会更大。这可能会带来深远的影响。

现在,笔者暂时不谈最后一句话。让我们拭目以待2024年的发展,或者至少等到有足够的数据支持笔者对2024年的预测。当然,也会有曲折。问题是它们能否阻止2024年成为First Solar高歌猛进的一年,至少在一段时间内,西方世界有了一个成功的故事,有了一个非中国的/非硅的叙事。

如需订阅PV Tech市场研究报告、《光伏制造与技术季报》或《光伏组件可融资性评级季报》,请点击阅读原文联系我们。要了解本文内容对2024年欧洲光伏组件采购可能产生的影响,不妨参加我们举行的PV ModuleTech Europe2023大会。

(责任编辑:Selina Shi)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