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10组件厂逾100GW出货量背后,谁在享受市值盛宴?

  • 2020年11月13日
  • 作者: Finlay Colville
    Finlay Colville

    Finlay Colville

    太阳能情报分析部门总监,Solar Intelligence, Solar Media

    Finlay Colville博士于2015年6月加入Solar Media(太阳能传媒),担任太阳能情报分析部门总监。Finlay Colville博士自2005年起活跃于太阳能产业,经常在全球主要太阳能会展和高水平产业聚会中发表演讲,并定期为太阳能杂志和在线新闻撰写评论文章。 此前,Finlay Colville博士曾在Solarbuzz公司担任太阳能事务部门副总监,带领Solarbuzz团队专注于太阳能市场研究和策略项目咨询。而在开始其在Solarbuzz的工作之前,Colville博士已有十余年相关业务和全球营销经验。他曾在美国Coherent Inc. 的太阳能事业部担任营销总监,负责市场商情分析和太阳能产品策略。 Finlay Colville博士拥有苏格兰格拉斯哥大学物理学学士学位和圣安德鲁斯大学非线性光子学博士学位。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 翻译: Selina Shi

    Selina Shi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在今年长达10个月的时间里,光伏行业都被不确定性和长期悲观情绪所笼罩,尽管如此,这一行业仍有望在2020年实现强劲增长。因受新冠疫情影响,几乎所有业内人士都在感叹今年的疲软需求。但事实证明,限制今年产

在今年长达10个月的时间里,光伏行业都被不确定性和长期悲观情绪所笼罩,尽管如此,这一行业仍有望在2020年实现强劲增长。因受新冠疫情影响,几乎所有业内人士都在感叹今年的疲软需求。但事实证明,限制今年产能和出货量的因素仅仅是原材料供应,也就是多晶硅。

在今年长达10个月的时间里,光伏行业都被不确定性和长期悲观情绪所笼罩,尽管如此,这一行业仍有望在2020年实现强劲增长。事实证明,限制今年产能和出货量的因素仅仅是原材料供应,也就是多晶硅,这是本文探讨的主题之一。

同时,本文还探讨了前十名(Top10)组件供应商是如何把市场供应量从2013年的50%提升到2020年的70%,又是如何令今年的组件出货量超过100GW的。

最后,笔者将重点讨论一些其他议题,这些议题和来自RETC的演讲构成了本周(2020年11月12日)举行的PV-Tech网络研讨会的基础。请点击此处链接,注册并在线收听讲座。

多晶硅有限,但g/W下降缓解了产能限制

2020年年中,中国几家多晶硅工厂因不同原因或停产或检修,光伏行业因而无法实现大规模年同比增长(超过150GW,极有可能远高于160GW)。如果2020年没有发生其他重大事件的话,这本可能是光伏行业在这一年的主要收获。

在今年3/4月份,人们非常担心光伏行业会收缩到100GW的水平,可以理解这种担心。但在几个月内,这显然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是屋顶市场,尤其是户用市场。然而,现在这部分市场太小了,而且从公用事业太阳能的增长情况来看,这部分市场的意义有限。此外还有印度,一旦印度实施封锁措施,那么印度的受影响程度会高于其他国家。

否则的话,2020年会是公用事业项目的发展之年。最终的组件出货数量纯粹受限于多晶硅的供应。大部分工厂的产能在年中被取消,不仅如此, 2018-2020年年初,多家多晶硅企业从行业撤离。如果在往年,今年产生的缺口可能已经被补上了。

但是,多晶硅厂一旦闲置,就没有办法再快速重启。这些被关停工厂的现实情况是,当多晶硅产品交易价格在20美元/kg时,它们还勉强可以维持经济效益,但这一价格和最近几个季度6-10美元/kg的低价相去甚远。

2020年多晶硅短缺的一个利好因素来自于g/W混合水平的进一步强劲下降,这种下降主要是由多晶向单晶的转变以及p型单晶PERC效率的提升带来的。其他发挥作用的因素还包括切口损耗、硅片厚度减去几微米以及电池-组件连接损耗的改善。

每年,每出货1GW组件,业界所需的多晶硅就会相应减少。今年,这些细小变化的叠加首次令这一行业保持了强劲的年度正增长态势。

在太阳能行业的多晶硅供应和2020年部分薄膜组件出货量预期的推动下,目前的预期水平是140GW。唯一的问题是今年最后一个季度最终会生产多少多晶硅。目前,140GW的这一数字可能存在5%的误差,负向误差的可能性大于正向误差。

价值链上的产能

2020年,拉锭或硅片切割的产能不足在我看来并不是问题。如果按照每年100-120GW计算,隆基和中环加在一起就几乎可以为整个行业提供单晶硅片。

一直以来,电池产能更多与硅片尺寸的兼容性、而不是名义产能或有效产能水平有关。2020年,中国的这一行业消耗在了硅片尺寸的变化以及试图说服世界有必要吸收这些有益变化上。

对于大多数大型组件供应商来说,许多都具备了充分的单面/双面互换能力。让电池实现双面的做法优于同时运行的其他混合技术,这一事实是推动力所在。

2020年,在很大程度上,硅锭/硅片、电池/组件生产与可用多晶硅保持了一致。这种情况将持续到2021年。到那时,定价会由于多晶硅产能过剩而再次崩溃。

尽管今年发生了多晶硅停产事件,过去2-3年也有不少厂家退出行业,但仅凭每年优化多晶硅厂,增长率就能维持在两位数的水平,行业正走在这条道路上。而目前时机未到,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距在中国宣布和建设5-10万公吨厂址还有数年之遥。

了解供需

每一年,光伏行业都会上一堂关于供应和需求是两回事的课。只不过到了2020年,这个教训的性质变得更加明显、更加微妙了。

今年,这种以需求为导向的方法(即有些忽略实际生产的产品和正在出货的组件)存在的另一个巨大问题是,依赖国家层面发布的并网数据会把人们引向一条花园小径。美国和中国市场在2020年消耗的组件远远高于提供的数字。三角地带一直存在,今年会非常大。

追踪 Top10 领军组件供应商

如果整个行业只有三家组件供应商,那么跟踪市场规模的唯一方法就是跟踪这三家公司的供货渠道,甚至没有人会去看政府或贸易机构每个季度或每年的预测。

从分析师的角度来看,这种自下而上计算产量/出货量的方法仍然是黄金标准。唯一的问题是,需要考虑的组件供应商约有100家,而约80%的供应商都是保密专家和逃避事实专家,这只会让跟踪生产和组件供应变得非常困难。虽然如此,这还是比在事件发生后3-6个月再把政府的错误数字加起来要好得多。

这里还有一个参考依据。如果你看一看前十大供应商在任何一年的组件出货比例,就可以提出一个大致的猜测,而这个猜测其实是非常准的。

早在2013年,排名前十的组件供应商在当年出货量中的占比就达到了51%(对终端客户而非OEM厂家而言)。这一比例水平略有增长, 2018年是61%。2019年的增长幅度也不大,为63%。

2020年的比例与此前相比出现了跃升,达到约70%。2020年,前十大组件供应商的出货量有望达到100-105GW。

同样,可以跟踪排名前五或前二十的厂家。所有的路径都通向2020年的140GW产能和供应市场。遗憾的是,对于那些将出货量水平提高了约30%的领军企业来说,假如它们相信了一些人说的2020年的市场会小很多的说法,那么可能就并没有弄明白所希望的市场份额增幅。

对PV ModuleTech可融资性评级的影响

除了生产和供应数字外,今年最大的问题之一是组件供应商的盈利能力或母公司的偿付能力。哪些公司的组件业务可以避免短期损失?纯组件供应商的表现如何,尤其是今年逾100GW供应量背后的排名前十的供应商?大家现在都在享受一场市值盛宴吗?

在11月12日的网络研讨会上,笔者将在演讲中发布2020年四季度PV ModuleTech可融资性等级金字塔。这个金字塔会展现从2020年行业事件中受益的组件供应商以及表现不佳的组件供应商。

隆基乐叶还是唯一的AAA级组件供应商么?本季度是否有组件供应商进入了A/B级专属行列?哪些组件供应商正处于 "上升期"?

2020年11月12日的网络研讨会包括两场演讲(一个是笔者本人关于2020年组件动态和可融资性评级的演讲,另一个是来自RETC的Cherif Kadir关于冰雹耐久性测试(HDT)流程的演讲),请使用此处注册页面。

PV-Tech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Selina Shi)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