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V Tech访谈录:贺利氏总裁Martin Ackermann专访

  • 2019年07月18日
  • 作者: Mark Osborne

    Mark Osborne

    高级新闻编辑,Solar Media Limited 旗下 PV-Tech

    马克•奥斯本在半导体和光伏制造业拥有近二十年的从业经验。作为业内第一批专业网站的负责人之一,马克专注于相关领域的制造业。此外,自2005年以来,马克以半导体编辑的身份主持PV-Tech博客栏目。在其职业生涯中,马克曾多次主持和出席多个业内技术会议及产业相关活动。目前马克担任PV-Tech网站和Photovoltaics International技术刊物的高级新闻编辑一职,负责撰写全球光伏产业的主要发展动态,并继续以其独特的视角及分析力撰写PV-Tech博客栏目(编辑博客)。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 翻译: Selina Shi

    Selina Shi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Martin Ackermann于2005年加入Heraeus,任Heraeus infosystems首席执行官,于2006年任Heraeus Group的首席信息官。2018年,Martin Ac

Martin Ackermann于2005年加入Heraeus,任Heraeus infosystems首席执行官,于2006年任Heraeus Group的首席信息官。2018年,Martin Ackermann开始担任中国上海贺利氏光伏全球事业部负责人。

在今年的SNEC光伏展上, 大型光伏材料供应商贺利氏光伏推出了六款下一代高性能金属化浆料,这表明光伏上游行业正在重新关注技术进展和降本措施。

在SNEC光伏展举办之前,贺利氏光伏还宣布将在上海扩建研发中心。这样一来,公司将会在上海和新加坡为新产品开发和客户定制项目开设最先进的 “创新中心”。

这些信息通常已足以让我们发起对贺利氏首席技术官这类人士的采访,但是,SNEC 2019大会也首次为我们提供了与贺利氏光伏新负责人——Martin Ackermann详谈的机会。

我们不会深入讨论先进太阳电池的金属化问题或讨论这六款新产品。我们谈到了大型光伏制造商在尖端太阳能电池开发领域的重要研发活动、这些活动的进展以及这些活动给贺利氏光伏和上游价值链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影响。

PV-Tech:根据最新的ITRPV路线图,尤其对高效太阳电池来说,银和铝金属化浆料仍然是最重要的非硅工艺材料,这是否是贺利氏光伏在今年的SNEC展会上推出多种新产品的驱动因素?

Martin Ackermann:“过去15年来,这一领域不断取得进展,发展势头越来越快。值得一提的是,在东南亚和中国,鉴于这些地区的太阳电池生产水平,一些特定产品的开发在几个月内就会发生变化,而不是以年为单位来计算变化,这当然改变了我们的发展路线图,也改变了从管理角度看待发展要求的方式。欧洲公司在中国开设远程办事处是不够的。当下,公司必须高度致力于中国区域的发展,这样才能真正参与这个行业。

从技术发展的角度来看,行业也发生了巨大变化。过去,[金属化]浆料或许是在一个系列的基础上开发的,然后是另一个系列。现在行业经历的是每三个月、四个月、五个月或六个月的跳跃式发展。你开发了一种“基础性”材料,投入了工业化生产,但由于没有维持开发水平,仅仅几个月后,发货产品已经不是同一个产品了,这是目前的主要发展趋势。一些电池制造商每周都在提高能效增益,因此产品生命周期从六个月缩短到一个月,甚至每几周都会都有所改进。

从开发的角度来看,这改变了开发方法。是的,你需要不断改进基础材料。为了给客户提供支持,下一步工作是实现真正的效率提升或工艺改进,例如用更低的单耗进行生产。

因此,行业面临着需要不断提高性价比的巨大压力,此外,公司的研发需求也在不断增长。与此同时,你还会面临着切实降低工厂成本的成本压力。从浆料的角度来看,我们与客户的每次合作研发甚至都会减少我们的市场需求。从组件或行业来看,这是一种发展进步,但对于浆料而言,这会使其需求增长低于行业水平,因为每个人都试图降低成本。

但是,我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进展,如果市场发展潜力仅仅依靠补贴的话,就会最终走向死胡同。现在,随着英国、德国和其他国家的平准化度电成本不断下降,生产规模效益持续增长,行业发展出现加速。

PV-Tech:我们已经看到了整条光伏价值链上的变化以及变化的步伐,尤其是在大尺寸硅片方面。这对贺利氏光伏有何影响?

Martin Ackermann:这对我们来说是一项挑战,因为每种硅片尺寸或每种硅片技术都需要特定的浆料。过去,单耗成本相对较高、网版开口相对较宽,现在,细栅变得非常细。人们尝试进一步减少单耗以降低成本并同时提高电池效率。我们需要这些浆料,这不仅是为了匹配硅片,也是为了匹配所使用的工艺、机器和网版,此外还要结合运转机器的不同状况。这意味着在一条生产线上运作良好的办法并不能保证在另一条生产线上也可以运作。

我们注意到,随着不同批次浆料用量的下降,工艺窗口也变得越来越窄,因而我们需要原材料供应商提供差异更小的产品。与以往相比,质量控制要求也更加严格了。

为了适应各种变化,我们结合了技术销售与研发并把长期研发活动与当前浆料技术分开。这就是我们把一般性的长期研发工作和当地短期研发工作相结合,支持客户日常业务的实例。这些都是近年来公司发生的重大变化。

有趣的是,这种方法使我们与特定客户进行了密切合作,共同制定包括机器、网版、浆料和工艺在内的开发计划。

主流产品正在向单晶转变,但目前尚不清楚下一步进展如何。如果TOPCon和异质结在未来成为主流电池技术,那么 N型必定是其中一部分。但从财务角度来看,启动异质结生产仍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当下,行业已经在使用TOPCon技术生产硅片、电池和组件,因此我们相信,TOPCon可以作为桥梁弥补与PERC之间的空白。也许异质结会在某一时刻取而代之,我们的意思是也许,但目前还不清楚。

此外,我们的客户正在继续快速测试和评估不同的架构并在生产线上反复试验,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这种做法专注于电池效率而不仅仅是生产成本,已经成为了常态。

这意味着我们每周都要评估如何为多个研发团队分配资源以支持客户群的活动,正像我所说的那样,客户业务变化速度非常快。但是,我们还没有引入大数据分析和数字化等[工业4.0]潜在办法,这些办法会让你对研发可做的工作有所了解。机器可以帮助你在更短的时间内找到模式,这是一个更便捷的信息渠道。这是否能成为现实,人们是否能进一步加速技术发展步伐,这都是非常有趣的问题。

数字化会帮助生产端的所有人,尤其是在工艺规范和质量控制领域,但正如我们所见,并非所有一线至三线的业内制造商都能够过渡到这些先进的生产技术。这种利益会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而显现。这是行业发生变化的另一个领域,虽然实施过程中会出现很高的风险,但同样的,不这么做也会有很高的风险。在某些时候,一些公司可能会从中获得竞争优势。

PV-Tech:您个人希望在新职位上取得什么成就?

Martin Ackermann:就我个人而言,我对于进入这一业务领域感到非常兴奋。正如前面说到的,这个环境中的竞争非常激烈。此外,这也是贺利氏光伏的业务支柱之一,专注这些正确的事,在公司中做这些正确的事是很让人激动的。在一个充满吸引力的、面向未来的行业中工作,这就是我要做的事。

(责任编辑:Selina Shi)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