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太阳能2.0计划:地方政府与光伏行业密切合作的罕见一例

  • 2018年09月25日
  • 作者: Finlay Colville
    Finlay Colville

    Finlay Colville

    太阳能情报分析部门总监,Solar Intelligence, Solar Media

    Finlay Colville博士于2015年6月加入Solar Media(太阳能传媒),担任太阳能情报分析部门总监。Finlay Colville博士自2005年起活跃于太阳能产业,经常在全球主要太阳能会展和高水平产业聚会中发表演讲,并定期为太阳能杂志和在线新闻撰写评论文章。 此前,Finlay Colville博士曾在Solarbuzz公司担任太阳能事务部门副总监,带领Solarbuzz团队专注于太阳能市场研究和策略项目咨询。而在开始其在Solarbuzz的工作之前,Colville博士已有十余年相关业务和全球营销经验。他曾在美国Coherent Inc. 的太阳能事业部担任营销总监,负责市场商情分析和太阳能产品策略。 Finlay Colville博士拥有苏格兰格拉斯哥大学物理学学士学位和圣安德鲁斯大学非线性光子学博士学位。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 翻译: Selina Shi

    Selina Shi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截至目前,新日光能源是将投运电池产能从p型多晶完全转向100% p型单晶PERC的台湾三家公司之一。

截至目前,新日光能源是将投运电池产能从p型多晶完全转向100% p型单晶PERC的台湾三家公司之一。

本周,由昱晶能源、新日光能源和升阳光电联合成立的新公司联合可再生能源公司正式启动。联合可再生能源公司的商业模式完全符合合资公司领导方新日光能源的现有战略。

本周,由昱晶能源、新日光能源和升阳光电联合成立的新公司联合可再生能源公司正式启动。联合可再生能源公司的商业模式完全符合合资公司领导方新日光能源的现有战略。

无论从何种意义上来说,中国台湾太阳能制造业都会铭记2018这一年。在这一年,台湾太阳能制造业走出了此前太阳电池生产的光辉岁月 (台湾太阳能1.0计划),目前正努力适应着新的现实环境。

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制造业的整体重组,从c-Si铸锭到组件,中国台湾确定了新的发展重点和商业方向将会出现,即启动了所谓的台湾太阳能2.0计划。

本文讨论了引领台湾太阳能2.0计划发展的一般性因素以及这一计划的2019年发展前景。 文中还包括了于台北南港会展中心举行的2018台湾能源展上的多起讨论。2018台湾能源展包括了前台湾光伏展并与台湾循环经济展同址,后更名为台湾能源展。

最重要的是,本文尝试以清晰简单的方式解释为何台湾太阳能2.0计划的存在仅仅是为了支持台湾的太阳能产业。此外,为了令处境艰难的台湾太阳能行业实现稳定发展,文章还阐述了台湾如何力图避免持续受到中国大陆的影响。

复兴计划尝试:生产线老化的限制敲响丧钟

十年前,人们普遍认为台湾电池制造业是专业、加工精细、质量有保障的典范。最初从欧洲交钥匙生产线中学习的知识为产能的逐步扩张奠定了基础,p型多晶完全契合当时组件生产所需的最优成本及性能结构。

电池大量流向海外市场以及全球纯组件生产商,此外,台湾生产的电池还是中国领军光伏组件制造商重要的第三方电池供货来源。 

多晶效率在提升,多晶栅线工艺也在一步步推进。如果出现市场机会,那么p型生产线可以快速从多晶转换至单晶,然后再次实现轻松转换。

继欧盟和美国采取反倾销措施、中国单一业务公司崛起、隆基单晶效应之后,台湾遭遇了多年亏损的困境。除了下文中列出的几种例外情况外,至2018年年中,台湾电池行业都处于这种境况之中。

一家改变了战略的公司是新日光能源。早期,新日光能源完全采用了p型单晶PERC和n型试点生产线。在某些方面,公司下游项目业务追随的是最为引人注目的阿特斯的成功商业模式。

截至目前,新日光能源是将投运电池产能从p型多晶完全转向100%p型单晶PERC的台湾三家公司之一。

另外一家偏离台湾电池制造模式的公司是友达光电。与其他公司的企业文化不同,友达光电母公司的组件业务能够为受太阳能影响的季度现金流周期起到缓冲作用,友达光电已在日本和马来西亚积累了一系列上游供货渠道, 这在很大程度上独立于台湾内部的 c-Si生产。

友达光电采取的另外一项深入措施是与美国领军太阳能公司(SunPower)建立了合作关系。SunPower在东南亚拥有最先进的生产厂。其他台湾公司或无动力、或无资金这么做。虽然友达光电/SunPower的合作关系即将终结,但却是太阳能发展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除了与内部电池相关的活动外,台湾也牢固确立了多晶硅锭/硅片的生产能力。与电池生产一样,数年来,台湾一直引领着多晶铸造工艺相关的改进措施的发展,其对应生产的产品质量是所有中国多晶生产商羡慕的对象。

但是,中国已经迎头赶上。从单纯的规模经济性来看,保利协鑫建立的新制造参数(尤其是成本)在中国之外无人与之匹敌。当下,台湾的铸锭/硅片加工仍然一如既往。笔者将在PV-Tech下一篇台湾太阳能博文中深入探讨这一话题。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中国531新政影响了全球多晶生产领域,也影响了台湾。但中国531新政仅是快速跟进了必然会发生的事件,迫使各家公司做出了台湾业务的艰难决定,而这些决定已经推迟了数年。

灰心丧气和接受失败是今年光伏台湾展弥漫的普遍情绪。 但值得庆幸的是,仍存有一线光明, 而这完全是因为整个制造界都被纳入了政府战略、获得了政府支持和指导。 

下文概述了这种情况,这也是台湾太阳能2.0计划的基础。否则的话,台湾将成为光伏行业不可避免的从下滑走向没落的研究案例。

政府出手相救

政府创造贸易环境以帮助当地制造业发展,这一简单的说法不言自明而又充满误导。如果这种说法仅限于太阳能行业,那么我们可以看到,通常与政府行动相关的更多的是政治操纵、虚张声势和短期言论,用以助力即将到来的选举。

从政府在过去12个月内采取的行动来看,上文后一种(更为嘲讽的)评论并不适用于台湾。为了充分理解这一点,读者们需要意识到台湾在全球高科技制造业中的地位以及日本消费者电子时代之后,在过去数十年间台湾战略是如何演变为最为成功的制造战略之一。

为了从台湾1.0迈入2.0,需要采取两项关键措施。首先,地方政府制定的长期而稳定的太阳能开发政策必须就位。这并非快速肮脏的反向拍卖,而是政府的长期支持政策。

其次,无论是关停没有竞争力的工厂,还是适时合并以保留更少的、盈利机会更多的公司,制造商们都需要保持理性。此外,组件运营需要迅速从商业电池生产商转向灵活的电站开发推动方。

最后一点解释了为何新日光能源掌控了台湾太阳能2.0计划(新日光能源是新成立的联合可再生能源公司中的主导方)。

以上一切听起来都还不错, 但有一件事却没有考虑在内。那就是应该如何阻止中国组件供应商进入台湾市场并抢走台湾公司的所有业务?

取证的微妙之处:通过当地工厂审计是前提

过去数年,阻止中国硅基组件超级联盟成员组件供应商主导台湾市场的话题一直抢占着太阳能媒体的版面。而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一情况仍将持续。

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一方面的努力造成了大众的困扰,上下游行业利益相关方你争我斗,国际上愤怒气焰高涨,指责之声不断。最终,所有人都深受其害。

因此,台湾采取的简单流程令台湾公司能够充分受益于额外的17GW太阳能项目,这令人称道。这些项目将于目前至2025年之间开发。在下文中,笔者将阐述台湾是如何做到的。

项目如要满足鼓励性最高上网电价费率的要求,使用的组件就必须接受当地认证,全球各地都是这么做的。但是在台湾,认证要求的工厂监查仅能在台湾进行。结果就是,必须在台湾生产组件。

但是,现状或还存在一些缺陷。电池仍然可以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电池,对于仍在运行的台湾电池厂来说,这构成了一项迫在眉睫的威胁。没有什么能阻止中国公司在台湾设立组件生产线,其中一家硅基组件超级联盟公司在2018年已经这么做了。

相比之下,印度也希望太阳能产业取得这样的发展,但却面临着无穷无尽的障碍,令其成为几近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台湾热衷于太阳能的价值并极度渴望实现光伏产业与当地制造业和长期经济利益完全融合的长期目标,此前,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在台湾能源展上宣布了台湾太阳能行业的重要地位,并阐述了2025年前达到20GW目标的重要意义。

台湾太阳能2.0计划由此启动。在结束对本周在台北举行的台湾2018能源展的报导之后,我们将进行更多PV-Tech后续报道,关注2019年光伏制造的新进展。

PV-Tech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Selina Shi)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