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未来两年的组件定价将走向何方?

  • 2022年03月16日
  • 作者: Finlay Colville
    Finlay Colville

    Finlay Colville

    太阳能情报分析部门总监,Solar Intelligence, Solar Media

    Finlay Colville博士于2015年6月加入Solar Media(太阳能传媒),担任太阳能情报分析部门总监。Finlay Colville博士自2005年起活跃于太阳能产业,经常在全球主要太阳能会展和高水平产业聚会中发表演讲,并定期为太阳能杂志和在线新闻撰写评论文章。 此前,Finlay Colville博士曾在Solarbuzz公司担任太阳能事务部门副总监,带领Solarbuzz团队专注于太阳能市场研究和策略项目咨询。而在开始其在Solarbuzz的工作之前,Colville博士已有十余年相关业务和全球营销经验。他曾在美国Coherent Inc. 的太阳能事业部担任营销总监,负责市场商情分析和太阳能产品策略。 Finlay Colville博士拥有苏格兰格拉斯哥大学物理学学士学位和圣安德鲁斯大学非线性光子学博士学位。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 翻译: Selina Shi

    Selina Shi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COP26大会是许多变化的催化剂。

COP26大会是许多变化的催化剂。

2021年,在高平均售价的支持下,大全新能源的利润率飙升。

2021年,在高平均售价的支持下,大全新能源的利润率飙升。

组件价格什么时候会开始下跌?今天,每个人都在问这个问题。这是2021年太阳能行业被问得最多的问题,在2022年也将如此。

然而,这不是一个可以通过简单考虑传统供需因素就可以回答的问题,行业此前就是这样做的;需要一套不同的条件来理解未来的组件定价,而造成这种情况的因素是在过去12-18个月内出现的。

本文讨论了当今推动光伏组件定价的因素以及至少在未来18个月内,没有人应该期望组件价格出现实质意义上的下降的原因;实际上,为进一步上涨做准备将是谨慎的前行方式。

什么出现了变化?

也许需要了解的最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今天整个行业的情况有所不同,这对组件价格有什么影响。最后,对于全球开发商和EPC公司而言,表明组件定价和供应难题出现重大变化的指标是什么。

2020年,光伏行业在组件供应方面陷入了困境。作为组件买家的电站下游渠道商、开发投资商们以某种方式说服自己,光伏组件已经实现了商品化,至少在所有c-Si产品中,产品定价每年都会毫无疑问的下降5-10%,并且在需要时,总是会有短期产品供应。

可以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套简化假设。2019/2020年,每个人都在提供72片p型单晶PERC双面组件。组件价格遵循了可预测的下行趋势,许多人天真地认为,这是由规模经济和行业依赖的某种“学习曲线”所驱动的。而在此之前,需求主要是由一小部分国家的激励措施驱动的。

因此,在电子表格中,投资回报率是基于一个给定时间的组件价格(当现场施工需要交付货物时)计算的。2021年,当下游行业电站业主、投资商清楚的认识到,组件不仅不会在需要时下降到预期水平,而且甚至不能保证在这个时段获得供应时,就会出现很大程度的混乱。

因此,首先要问的问题是:出现了什么变化?

这个问题的答案当然不是一起单一事件,而是从2019/2020年开始的一连串事件。这些事件在2021年和2022年间趋于复杂化。笔者现在试着做个解释。

这一行业即将发生变化的第一个迹象始于2019年,这是无补贴概念成真的一年。在此之前,无补贴一直是一个愿望,每个人都知道这会发生,但从未真正确定它何时会发生。而在2019年之前,这并不重要,因为就地区和国家而言,组件供应商有充足的选择。

最终,这种新模式将成为行业从需求限制转向产能主导的主要驱动力, 2020年和2021年初,这种新模式继续发展。

在此期间,组件价格仍在下跌。在国家层面的整体能源结构中,太阳能发电装机和规划只增不减。

2021年下半年,开始真正出现变化。与其说是在特定行业层面或从个别政府目标的角度,倒不如说是在格拉斯哥举行的COP26大会之前,全球企业重新制定了长期计划。

近年来,太阳能行业总会在COP大会召开之前振奋起来。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主要是由全球组件供应商推动的。他们推动着这项技术,并力图在每次会议之后、政府改变可再生能源的目标之前,让太阳能出现在更多地图上。

但此次COP26大会有所不同。这并不是因为会议发言,也不是因为主要国家在会后达成的新目标,而是因为企业界以这次会议为契机,通过承诺实现2050年净零目标来重新定位自己。世界各地的企业、公用事业公司和独立发电商从未羞于谈论可再生能源。但是,除了宜家和亚马逊之外,事后看来,几乎所有其它公司都流于空谈。

在COP26大会前后,一切都变了。几乎在一夜之间,实现净零不再是品牌驱动下的一种象征性姿态,而成为了一条零阻力之路,如果不采取行动,它最终将会扼杀一个品牌或导致股价、市值下跌。COP26大会可以被视为一种催化剂;这一大会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让企业、公用事业公司和政府最终真正将可再生能源作为不可协商的净零目标的一部分。

而在“可再生”领域,建在工厂屋顶或附近地面上的太阳能光伏发电可以实现快速开发、使用自筹资金并实现完全自持,仍然是最有吸引力的技术。

这样做的结果是,太阳能“需求”在一夜之间发生了变化。市场观察家不能再简单的将20-30个国家的目标相加,这些大多来自政府或贸易机构,然后最终得出对未来行业“规模”的预期。变化之后的需求水平已经迅速上升到无法计算的程度,实际上,甚至不需要估计需求量,因为行业供方已经完全无法满足对大量涌现的新太阳能的需求。

审视中国的多晶硅问题

这使得组件供应市场成为了卖方市场,也解释了为什么在过去12个月里,组件价格一直在上涨,并且没有出现下降迹象的原因。它提出了推动本文的基本问题:未来两年组件价格将走向何处?

实际上,同时发生的有两件事情。

首先是简单的事情。抛开价值链上的利润率不谈,中国大型多晶硅制造商的毛利率为70%,中国大型组件供应商的毛利率为10-15%,只看组件的定价。今天,这是由上一节中讨论的问题所驱动的:需求激增以及这是一个卖方市场的事实。

现在,我们来看看利润率/利润问题。当前,这一领域存在着不平衡现象,而这就是全部。多晶硅生产商提高了定价,因为他们可以这样做。多晶硅供应是制造其他产品的门槛因素,而多晶硅制造是上游的起点。因此,就整体产量和组件供应量而言,这一小部分参与者控制着今天的这一行业。

你可以忘记其他阶段的 "产能":硅锭、硅片、电池、组件。与多晶硅工厂相比,这里增加的产能只是小打小闹,提升这些产品产能的时间只是建造一个新的多晶硅工厂所需时间的一小部分。

唯一令人惊讶的是,这种利润率失衡的现象(在中国境内)的持续时间。笔者本以为,中国相关部门应已介入,让头部多晶硅制造商不要采取与中国公司主导全球光伏制造业的整体计划不同步的行为。显然,这并没有发生,或者说被忽视了。

今天,这一说法仍在继续,主要来自于组件销售人员与客户的交谈,组件价格高是因为多晶硅价格高。没有人会因为这个说法而指责别人。这一说法听起来很有道理,你甚至可以拿出一张多晶硅现货价格随时间变化的图表来支持这一论点。

但是,得出多晶硅价格下降时,组件价格也会下降的简单结论是很幼稚的,而且很可能是错误的。让笔者再次试着解释一下原因。

如果遵循中国大型生产商需要 "共同繁荣 "的逻辑,那么多晶硅价格下跌自然只会让利润在价值链(硅片、电池和组件销售商)上的分布更加均匀,而不是价值链下游价格的下跌。因此,相对于价值链上的一个部分赚取70%利润的情况,如果每个部分都赚取20%的利润,那么多晶硅供应商在25-30%的水平上还会有上升空间。

这个假设(当然也是这样的)完全认可对太阳能的需求发生了变化,这与笔者此的描述是一致的。如果这不是真的,上述论述就会立即站不住脚,整个行业又回到了从前的运作方式。从2022年年初开始,行业每年的新增装机容量都会达到200GW。

但是,所有这些新的多晶硅公告是怎么回事?

在过去的12个月里,中国几乎每周都会宣布2023-2025年的多晶硅新产能投资计划。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在内蒙古建设的大规模新工厂。在电子表格中把它们相加。你需要想清楚的是,哪些是真的。

可悲的是,事实证明,目前的许多组件定价“预测”就是这么做的:把公告加起来。在过去的20年里,难道没有人学到些什么吗?是的,中国光伏公司可以以其他国家无法接近的速度和成本来扩大生产规模。但是,总会有大量炒作和跟风行为传播到外界。

这构成了笔者对长期组件定价预测提出的另一部分 "问题",这些问题今天似乎在业内四处流传。首先,如上所述,他们搞错了 "需求"。他们把 "供应"也搞错了。笔者认为,如果你是在供需失衡的基础上预测定价,而在供需前景上又大错特错,那么后续定价预测就毫无意义。这听起来有些刺耳,但它确实提醒人们,行业情况与几年前已经不一样了,需要用不同的方法预测。

今年将有新的多晶硅产能上线。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根据目前市场上头部供应商的合同组件出货量,这些产能将被一次性消耗掉。如果没有充足的、一次性上线的新多晶硅产能,短期内可能出现组件层面上的供应过剩,短暂中断现状。

进入2023年和2024年,不可能会出现确切的情况。在任何给定的时间如季度,有多少新的多晶硅产能会上线?在任何一个季度,是否会有足够充分的,可以让短期供应水平出现短暂波动的新供货?任何新增加的供应量是否会简单地遵循2022年的情景,也就是在价值链中被即时消费掉,但仍远远不足以满足全球对太阳能电池组件永不满足的渴望?

说实话,没有人会知道再过12个月会发生什么。在这些内蒙古的新计划中,大多数还没有以任何形式展开建设。

当然,还有一个风险因素,也就是所有这些新的多晶硅产能都在中国。在新 疆问题的背景下,在过去12个月里,需要对组件供应链进行审计。是的,所有新的多晶硅计划都在新 疆之外,如前所述,大部分在内蒙古。

但是,如果内蒙古的制造业在未来某个时候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呢?从原材料的角度来看,这一切都增加了风险。事实上,在2030年之前,世界并不奢望在中国境外出现一些大型的多晶硅新工厂。

那么,全面降低价值链价格的唯一机会来自于最终向终端市场提供的强大的供应过剩,如果这些拟议的新多晶硅工厂确实在2023年在中国投产,而且数量很大的话,那么2024年人们可能会多一些乐观的理由。至少在数周前,笔者还会抱有一丝希望,但是,过去几周,世界发生了变化。我们都知道。就太阳能需求而言,现在需要重新考虑这个问题的影响。

能源安全——下一个重大的需求驱动力量

基于目前乌克兰境内的冲突,现在就确切说出能源安全对全球能源行业的影响还为时过早。但是对于可再生能源尤其太阳能需求而言,影响已经开始显现。在许多方面,就像净零排放一样,最终的驱动力虽已经存在多年,但却从未真正得以实施——那就是能源安全。

为了找到一个类似的特定事件,我们必须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当时,欧佩克石油禁运导致石油短缺和价格波动,太阳能/可再生能源被推到了聚光灯下。当时,太阳能产业刚刚建立。

值得关注的是,那场危机是将英国石油公司和壳牌公司等能源公司带入太阳能光伏领域的催化剂。而到了那一十年年末,最广为人知的光伏产品是在白宫东翼顶部安装的太阳能电池组件。

当时,卡特总统宣称, "我们摆脱了对外国石油的严重依赖,太阳的力量将丰富人们的生活"。在今天看来,这句话几乎就像是预言一样。

多年来,对能源独立和安全的需求一直没有消失。但在2022年3月的当下,源于乌克兰冲突期间的全球石油供应,我们来到了有史以来最关键的时刻。

如果说2021年是净零排放从理想转为必须的一年,那么2022年将是能源安全取得同样转变的一年。能源安全可能会给可再生能源带来有史以来最大的推动力量,而太阳能将成为2030年新能源结构格局中的主要受益方之一。

需要实现能源独立的是政府和国家,而不是全球公用事业公司或企业,这些公司和企业正忙着实现它们的净零目标。在接下来的12-18个月里,我们完全可以期待对可再生能源大范围内的新承诺。这是因为,各国最终意识到,不能仅仅从理想的角度来谈论这个问题,除了采取行动实现能源安全之外,没有其他办法。

我们不可能将这一因素纳入对太阳能的需求:只能说它将需求推向了一个更高的水平,对于等待着组件价格因供应过剩而下跌的人来说,这毫无帮助。

回到组件定价问题

组件定价现在和将来都不会是一个普遍的共性问题。在任何时候,都会存在差异,这取决于与供需无关的一系列因素。

组件平均售价是针对特定领域的,比如住宅、小型屋顶、大型屋顶,直至几百兆瓦的不同规模项目。从印度的低点到加州户用屋顶的高点,它们也是针对具体国家的,既针对品牌,也针对技术。

今天,晶硅组件的平均售价,从DDP的角度看从20c(c/W)到40c不等,目前,全球大型企业的混合均价在26-27c/W左右。

人们可以想象,这种变化总是会存在的。有时,差异会尤其显著,如果像印度这样的国家一直使用技术落后的产品,或者临时增加进口关税的情况下。

因此,也许看待2022/2023年定价的最佳方式是在当前的水平上,假设由于季节性或短期变化会产生+/-10%的变化。一般而言,这是持平到中等程度的增长。至2023年年底和2024年,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多的波动,但基本假设仍然是飙升的需求会迅速消耗新增产能。

值得庆幸的是,这并不全是组件定价的问题

在大篇幅讨论组件定价之后,对于现在担心无法在项目前期投资中获得足够投资回报的人来说,还有一线希望。这并不全是组件定价的问题。这就是原因。

让笔者回到本文的早期主题之一。太阳能组件并不是一种商品化的产品。事实上,太阳能组件的性能正在以行业内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发展。单晶硅片、双面组件、n型、高温下更出色的性能、减少衰减等等。

一段时间以来,组件供应商一直在推动以LCOE,而不是组件的$/W定价作为销售的依据。在这方面,他们没有错。到目前为止,唯一的问题是,他们一直在向终端行业推崇这一观点,而终端行业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固守着$/Wp-dc(单面功率驱动)的观念。

也许现在确保供应是更好的选择

也许对于专注于在未来几年增加数千兆瓦新光伏装机的开发商、EPC和投资者来说,最佳办法是以今天的市场价锁定2023年和2024年的供应。等待组件价格下降的迹象可能只会将他们置于供应队列的底部,而2023/2024年很快就会变成2024/2025年。

对于那些在2020年或2021年初就确定价格的人来说,现在应该是一个相对自鸣得意的时刻。当然,假设你的组件供应商决定履行合同,而不是以不可抗力为由放弃安排供货。

也许重点应该是如何根据2023-2025年的全球状况优化回报,把当前的组件定价作为一个既定事实,继续前进。

每个人最终都会做出自己的决定。有些人会等待,而且,他们可能只会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也就是某个组件供应商有以折扣价短期出货需求的时候。但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不可能的奢侈待遇。

PV-Tech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Selina Shi)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