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策划 | 国家电投重组6年改革发展纪实

国家电投重组6年改革发展纪实

国家电投重组6年改革发展纪实

国家电投山东核电员工在一线

国家电投山东核电员工在一线

国家电投山东海阳核电站

国家电投山东海阳核电站

国家电投山东海阳核电一期工程1、2号机组

国家电投山东海阳核电一期工程1、2号机组

国家电投智慧能源(国核电力院)—综合智慧能源—智慧能源24个典型场景推介

国家电投智慧能源(国核电力院)—综合智慧能源—智慧能源24个典型场景推介

2015年7月,原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与国家核电技术有限公司合并重组为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国家电投”)。以重组为契机,国家电投加强了战略升维、管理蜕变、改革加速、创新提升、党建融入等新动能的建设。重组六年来,国家电投先后三次主动打破壁垒更换跑道,“十三五”期间,国家电投基本实现了再造,成为央企重组整合的优秀实践。如今,国家电投不仅成为我国五大发电集团之中清洁能源占比最高的企业(超过60%),还是全球光伏装机、新能源装机和可再生能源装机最大的企业,2021年在世界500强企业中位列293位,业务范围覆盖46个国家和地区。

《国资报告》记者历时两个多月采访调研,推出特别策划《破壁图强 融合向新——国家电投重组6年改革发展纪实》,为您深度还原国家电投作为一家有体量优势、有主业限制的央企,是如何摆脱路径依赖、勇立创新潮头的。

2005年,火电势头正旺,核电方兴未艾之时,时任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中广核集团前身)董事长钱智民提议,应该大力发展前景广阔的光伏和风电。

有人不同意,认为企业主业是核电。但更多人同意了钱智民的判断。如今,中广核的光伏和风电装机已超过核电,撑起了半壁江山。

2018年调任国家电投董事长之后,钱智民把这种战略前瞻预判能力和高效执行能力带到了国家电投。2015年7月由中电投与国家核电合并重组的国家电投,当时正处在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

《国资报告》记者历时两个多月采访调研发现,重组6年来,国家电投先后三次,主动打破壁垒更换跑道:一次破壁,是通过重组补全了核电产业链,拥有了同行难得的科技创新基因;二次破壁,奋力跳出了传统发电产业窠臼,新能源装机跃居世界第一;三次破壁,以综合智慧能源和三网融合为抓手,率先投身智慧城市和乡村振兴等国家战略之中。

换道超车,尚需提挡加速。以重组为契机,国家电投加强了战略升维、管理蜕变、改革加速、创新提升、党建融入等新动能的建设。“十三五”期间,国家电投基本实现了再造——不是旧元素的放大复制,而是新因子的裂变耦合:主要经济指标大幅上升,行业排名由第五到第二,新能源占比突破60%,发展天地为之一阔,世界五百强排名提升102名,成为央企重组整合的优秀实践。

当前,正值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创新为王,优胜劣汰。船大难掉头。不少人担忧,有体量优势、有主业限制的央企能否摆脱路径依赖,勇立创新潮头?

国家电投的创新发展案例证明,只要具备了敏锐的前瞻意识、强大的创新勇气,以及把战略意图转化为竞争实力的治理体系、管理艺术、市场活力,央企照样可以破壁突围,实现跨越式发展。

引子      补足“核链”建新企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世界一流企业开始把产业链、供应链的整合放在更加突出位置,以优化全球资源配置,提高企业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

此前,中国已有一批央企按照这一逻辑进行了重组整合。成立于2015年的国家电投,就是其中的先行者。

国家电投由中电投和国家核电整合重组而来。“这两家企业走在一起,可以说是因‘核’结缘。”国家电投党组书记、董事长钱智民说。

我国核电产业是改革开放的产物。1985年,秦山核电站开工建设,拉开了我国核电建设的大幕。此后,我国在对外合作中,不断苦练内功。到了21世纪初,我国在运、在建核电机组11台,装机容量910万千瓦。当时,我国核电虽已形成一定产业基础,但尚未完全掌握百万千瓦级大型核电技术,与世界先进水平仍存在较大差距。

2002年,党的十六大提出,为了给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充足安全的电力供应,要“积极发展核电”。

受此政策影响,电力市场改革时,五大发电集团都想把核电作为发展重点,并对当时国内为数不多的核电站资源展开了竞争。2006年,中电投获得了核电投资运营资质,与中核集团、中广核形成了三足鼎立的竞争格局。

为在较短时间内赶上国际先进水平,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实现自主化发展,党中央、国务院审时度势,高瞻远瞩地作出了高起点引进世界先进核电技术,开展消化吸收再创新,加快推进我国三代核电自主化发展的战略决策。2004年到2006年,我国开展了三代核电技术国际招标。2006年11月,中央决定引进AP1000技术。2007年,组建了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将上海核工程研究设计院(七二八院)和山东电力工程咨询院整建制划归国家核电,集合了中国核电行业的一批科研力量,作为技术引进、工程建设和自主化发展的主要载体和研发平台。

国家核电成立后,研发工作面临诸多挑战。

一方面,美国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建设核电站。从西屋公司引进的AP1000,从设计图纸到工程实践,需要较长周期。

另一方面,国家核电在核电设计研发、建设管理等方面具备一定的人才和技术优势,但融资能力、厂址资源、运营资质方面有所欠缺。作为一家刚刚组建的新企业,要想牵头组织由数百家科研院所、高校、企业等组成的数以万计的科研队伍,协调组织压力可想而知。

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之后,全球对待核电产业的热情转冷,国家核电的发展压力进一步加大。

对于国家层面来说,当时全球范围内尚无一台三代压水堆核电机组建成投产,谁先掌握三代技术,谁就掌握了竞争的主动权。不少人认为,这是中国一次难得的弯道超车机会。

2009年开始,陆续有人提议对核电产业进行整合,先后提出多个整合方案。而对每一种方案,都有反对的声音。

时任国家核电董事长的王炳华,是国家核电与中电投重组方案的力推者。“王炳华曾先后在中电投和国家核电工作多年,由他来推动重组,阻力最小。”一位曾参与当年调研的相关领导表示。由一位熟悉两家企业的一把手来强力推动,是央企重组加快融合进展的重要因素。国家电投如是,中远海运亦如此。

2014年,在党中央、国务院的统筹下,成立了由国资委牵头、能源局和国防科工局共同参与的核能企业改革重组部际工作小组,开始广泛的企业调研、专家座谈。调研的结论是,核电板块有必要保持有限竞争。“没有外在竞争压力,就没有内在创新动力,核电不宜再回到‘大一统’的老路。”

最终,工作小组形成了《关于我国核能企业重组调整的意见》。《意见》认为,国家核电和中电投集团实施重组,有利于推动AP1000依托项目及CAP1400示范工程的顺利实施,为我国三代核电技术持续创新和走出去提供保障。《意见》报送国务院,得到了中央领导同志批示同意。

2015年7月15日,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成为全国唯一同时拥有光伏发电、风电、水电、火电、核电、气电、生物质发电的综合能源企业。

重组后,国家核电成为国家电投的控股子企业,继续承担三代核电自主化战略任务。国家核电资产规模由400亿元达到1000亿元,员工人数由8900人增加到近1.3万人,形成了红沿河、海阳、荣成三大核电基地,有效实现了核电技术研发、工程设计、设备制造、工程建设、寿期服务、投资运营为一体的全产业链发展,为核电技术研发、经验反馈和推广应用提供了更坚实的资源保障。

国家电投首任董事长王炳华说:“两家企业重组,实际上是国家用最快捷、最经济的方式,打通了三代核电自主化技术路线产业链。”

2015年,刚刚组建的国家电投实现利润139.68亿元,创历史最好水平,利润增幅在业内第一,超过两家企业奋斗目标之和24%。

上篇    抢占新跑道

2021年12月15日,国家电投总部大楼“清洁、低碳、智慧”项目建成投运。

该项目以国家电投自主研发的“天枢一号”为基础,打造了能源网、管理网、服务网相融合的智慧楼宇运营管控服务平台。投用后,国家电投总部大楼每年将自发绿电30万千瓦时,每年节电60万千瓦时,占大楼年用电量的13%,年发电节能相当于节省标准煤261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729吨。

重视清洁能源发展,是国家电投的传统。

国家电投成立当年,清洁能源占比为40%,已位居行业第一。2018年,钱智民出任国家电投党组书记、董事长之后,明确提出了“建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清洁能源企业”的战略目标。当时他提出:“十年前大家抢火电项目,现在大家抢风、光资源,十年后呢?”

在风、光领域抢占先机的国家电投,开始探索布局氢能、储能等当时很多人看不准、不敢碰的新领域。
如今,“双碳”时代来临,氢能、储能备受追捧之际,钱智民提出,要把综合智慧能源作为“未来牌”,将县域开发作为主战场。

寻找新跑道、抢占新跑道。6年来,国家电投牢牢抓住市场竞争的战略主动权。

“十三五”期间,国家电投基本实现了再造一个国家电投,资产规模增加了70%,装机规模增长了64%,营业收入提高了50%,利润总额增加了45%。十九大以来,世界五百强排名提升了102名,是提升最快的国内电力企业。

2021年11月30日,随着广东揭阳神泉315兆瓦海上风电项目全容量并网,国家电投清洁能源装机占比突破60%。截至目前,国家电投电力总装机超过1.9亿千瓦,是全球光伏装机、新能源装机和可再生能源装机最大的企业。

国家电投重组以来效益持续改善,主要得益于新能源的发展。2014年,重组前的两家企业利润之和为108亿元;2020年,国家电投利润总额达到207亿元,其中清洁能源利润达到194亿元。2021年前三季度,在火电企业严重亏损的背景下,国家电投仍实现了净利润同比增长10%的业绩。

开辟核能新战场

加快推进三代核电自主化进程,是国家电投组建后的首要任务。

2009年,浙江三门核电站和山东海阳核电站共4台机组被确定为中国三代核电自主化依托项目,并相继开工。国家电投组建后,依托项目进展进一步加快。2018年9月起,依托项目陆续投运。

“依托项目是中方消化吸收引进技术的重要基础。”国家电投核能安全与发展部(核电重大专项办公室)主任郝宏生说。在四台依托项目建设过程中,研发、管理人员积累了丰富经验。

“AP1000首次革新性、系统性地采用完整的非能动安全设计理念,在大大简化安全系统和设备的同时,提升了核电站安全水平。系统设计简化,提升了运行便利性,减少了操作项目,降低了人因失误风险,维修时间短,减少费用。”郝宏生说。所谓非能动安全系统,是指紧急情况下不依赖外部电源,仅仅依靠重力、自然对流等原理排出余热。设备简单、部件更少,这是AP1000以及相关系列产品的共同特性。

在依托项目建设的同时,“国和一号”(CAP1400)项目也正式启动。

“国和一号”是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之一,由国家电投在引进消化吸收AP1000技术的基础上,开发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电技术。在国家科技重大专项领导小组的协调指挥下,以国家电投为首的477家单位31000多名研发设计人员参与其中。

2016年,“国和一号”相继通过了我国史上范围最广、内容最深的联合安全审评和国际原子能机构通用安全审评,获得国内和国际认可,并通过中国专利保护学会专家评审,认为“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和出口权”。

2020年9月28日,国家电投宣布,三代核电技术“国和一号”完成研发。

当前,“国和一号”正处于工程建设阶段。钱智民说,如果按期投产,将实现世界首例核电机组按时、保质、不超投资,打破世界纪录。

“十多年来,所有参与科研、试验、设备研制、工程建设的单位,充分消化吸收了AP1000技术,再创新形成了‘国和一号’技术,充分体现了中国核电领域的技术基础能力和创新能力,是我国新型举国体制的生动体现。”郝宏生说。至此,我国已经全面掌握了大型非能动压水堆核电技术,具备了自主设计、自主制造、自主建设、自主运营的能力,实现了二代向三代技术的整体跨越。

三代核电自主化战略对带动我国核电产业发展,带动我国制造业进步,保障我国能源安全意义重大。国家电投很好地发挥了产业链链长的带动作用。

AP1000依托项目建设初期,国内装备制造企业基本不具备配套能力,关键设备和材料主要依赖进口。“国和一号”在开展设备研制及国产化过程中,对蒸汽发生器、压力容器、主泵、主管道等关键设备均安排2至3家国内厂家进行培育。

在“国和一号”等三代核电技术的带动下,国内装备制造业已具备年产6至8台套先进核电机组的装备能力。

重组6年来,国家电投始终把发展核能产业作为公司的重要一极。“建设世界一流清洁能源企业,必须有一流的核能产业。”钱智民说。

在“2035一流战略”中,国家电投提出要完成“核电向核能拓展、单一核能向多能综合利用拓展、核能向核技术利用和核环保拓展”的转变,正在有序推进小堆、供热堆等更多核能应用场景的开发。

2021年11月9日,国家电投“暖核一号”——国家能源核能供热商用示范工程二期450万平方米项目在山东海阳提前6天投运,供暖面积覆盖海阳全城区,惠及20万居民,海阳成为全国首个“零碳”供暖城市。对此,独立第三方评价“清洁、安全、稳定、高效,具有大规模推广应用价值”。

近几年来,受福岛核事故的影响,世界核电的发展步伐有所减缓。“但随着‘双碳’时代的到来,核一定会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采访时正担任国家电投董事、党组副书记的祖斌预测称,未来我国的能源结构,必然以非化石能源为主。“核电发电占比有望达到10%以上,发展潜力还很大。”

捕风猎光高手

国家电投是国内较早布局光伏产业的企业之一。

2010年,国家电投所属黄河公司投资建设了西藏桑日光伏电站。以此为起点,国家电投全力推进光伏制造、光伏发电等,致力于打造全球先进的光伏全产业链企业。

2016年8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国家电投所属黄河公司,要求国家电投一定要将光伏产业做好,让清洁能源更好地造福人民。

5年来,国家电投以实际行动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托,光伏产业发展进一步加速:2017年,国家电投光伏装机突破千万千瓦,跃居世界第一;截至2021年11月底,光伏装机超过3887.5万千瓦,较五年前增长了6倍,稳居全球第一。

习近平总书记考察过的黄河公司,成为国家电投乃至中国光伏产业跨越式发展的一个缩影。

多年来,我国光伏产业的硅料、硅片和光伏电池组件等上游生产制造环节,严重依赖进口。为了打破国外垄断,5年来,黄河公司加大科技投入,参与制定光伏领域的国家、行业和企业标准80项,取得科研成果51项。由其自主研发的高纯多晶硅项目,不仅满足高效电池研发的需求,还满足国家集成电路基础原材料的进口替代。

时任黄河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谢小平表示,目前黄河公司在光伏制造、电站运营、电站设计建设、行业标准制定、系统集成及技术创新等方面,具备全球领先的技术优势和竞争能力。

光伏发电易受天气阴晴、昼夜变化影响,存在间歇性、波动性和随机性的问题。为了给电网提供平滑稳定的电源,黄河公司探索了水光互补、风光互补等多能互补、智能协同的发电模式。

国家电投黄河公司龙羊峡发电分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黄青刚说:“水轮机组只需几秒钟就能对光伏发电的变化作出反应。这样就把原本间歇、随机、功率不稳定的‘锯齿’形光伏电源,调整为均衡、优质、安全的平滑稳定电源,进而可以减少电力系统为吸纳光伏电站发电所需的备用容量。”

在发展光伏产业的同时,国家电投率先创新培育出了渔光互补、农光互补、光伏治沙、光伏扶贫等改善民生、修复生态的技术和发展模式,探索出一条多能互补、智能协同的能源生态发展道路。

比如,2016年起,黄河公司在青海共和县打造609平方公里的光伏产业园,充分利用清洗光伏板用水及光伏板降低风力、减少蒸发等有利因素恢复植被,把荒漠戈壁变成优质牧场。当地牧民在园区内养殖2000多只“光伏羊”,增加收入350万元以上,实现“绿电、生态、民生”三赢。

国家电投重大项目总工程师、发展部主任侯学众说,在四川、贵州、云南、河北等贫困地区或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国家电投投资81.8亿元建成113万千瓦集中式光伏扶贫项目,可产生连续20年每年约1.1亿元的扶贫红利,惠及贫困人口11万余人。

预计到2025年,国家电投基本建成全球光伏装机规模最大、核心技术领先、具有综合竞争力、生态环境友好的“世界一流光伏产业”。届时,光伏装机将达到8000万千瓦以上,并实现新增光伏设备全部国产化和“近零碳”采购,力争国内市场占有率达到20%。

钱智民到任前,国家电投的风电产业发展并不那么突出——2017年,国家电投风电装机容量排名全国第四。2018年1月起,国家电投按下了风电大发展的快进键。

2019年9月26日,国家电投乌兰察布风电基地一期600万千瓦示范项目正式开工。2020年12月24日,该项目首台风机成功发电。该项目全容量投产后,每年将为京津冀提供180亿千瓦时绿色电力,减少二氧化碳排放1530万吨。同时,每年节省财政补贴24亿元,向当地上缴税费9亿元。

随着诸如乌兰察布风电基地等一批风电项目陆续开建、投产,近几年来国家电投风电装机增速迅猛。2020年,国家电投风电装机达到3088万千瓦,跻身全球第二。

国家电投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江毅表示,未来十年,风电、光伏将进入大发展时期,到2030年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这是国家电投面临的最大机遇,也将面临更为激烈的行业竞争,也是最大的挑战。”

氢能闯将

眼下,氢能成为能源领域的“宠儿”。三分之一的央企、众多的民企,正在争先恐后地涌入这一跑道。
2016年,国家电投开始组织研究氢能。2017年,国家电投在中央企业中率先组建了氢能公司。也是在2017年,国家电投旗下的中国电力出资组建了中电智慧综合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电智慧”),专注于氢气运营环节。

作为行业先行者,国家电投对氢能的开发前景充满期待。

国家电投氢能公司董事长李连荣认为,氢能大规模进入应用终端后,可以有效推进化石能源退出。而制氢可以使用水、风、光等一次能源,解决新能源的消纳问题。他说:“发展氢能可以有效减少我国对进口化石能源的依赖,更好保障国家能源安全。这是国家电投布局氢能的重要初衷。”

国家电投战略部主任何勇健表示,西北地区等新能源电力富集地向中东部负荷中心通过特高压输电的制约条件太多,只有氢能成为改变电力时空分布的长周期储能载体。他同时提到,氢不仅可以在能源领域发挥作用,在工业生产环节脱碳也有广泛应用场景,是重要的工业原材料。“含碳原料、材料大多可用氢来替代或制造,比如冶金用的焦炭、化工领域的甲醇、氨、烯烃等,到时可以实现低碳工艺流程再造,助力相关行业实现碳中和。”他介绍说。

氢很重要,但发展氢产业很难。

“前进的道路上,挑战诸多。”李连荣说,中国氢能产业起步较晚,技术不成体系,人才储备很少,产业链尚未形成,不得不从原材料工厂开始布局,还要寻找下游应用场景,成本非常高,难度相当大。“如果我们选择做某一个环节,只需要应对局部挑战。全产业链布局就必须面临全方位挑战。”

钱智民提出,氢能产业是战略性新兴产业,产业链条长,涉及技术范围广,要进一步加强组织谋划,加强产业链各环节相互协作、优势互补的大合作。

从一开始,国家电投就从两个方面布局。一是从产品线发力,布局可再生能源制氢的PEM制氢装备及燃料电池关键核心技术的自主研发与产业化;二是从能源线着手,重点推进可再生能源发电与制氢协同发展。前者的依托平台,是氢能公司。后者的主要单位,是中电智慧及吉电股份等区域公司。而这两条线又是彼此呼应,密切配合。

在国家电投的大力支持下,以及科研人员的持续努力下,氢能公司已经取得了系列突破。由氢能公司自主研发的“氢腾FCS65”燃料电池系统,一次加氢仅需20分钟,续航里程可达650公里。每行驶100公里,可减少70公斤二氧化碳排放。这一产品已先后亮相博鳌论坛等国际盛会,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当前,国家电投已与中国中车、中国商飞等多家客户签订项目协议,销售了40套燃料电池系统、800套燃料电池。位于北京、宁波两地的中试生产线已形成1000台/年的生产能力与供应能力,并在宁波、武汉两地启动万台生产线建设。

在发力技术端的同时,国家电投也在努力构建氢能生产、存储、运输、使用的闭环。

比如,在北京延庆,按照“蒙电进京、谷电制氢、北京用氢”的思路,国家电投分批建起了中关村延庆氢能产业园,一期延庆园加氢站、二期冬奥会配套制氢站、三期研发测试区。一期加氢站每天可为60辆氢燃料客车或200辆中小型氢燃料车辆提供加氢保障。北京2022年冬奥会、冬残奥会期间,其可根据需要加倍提升加氢保障能力。

近来,大批资本涌入氢能产业。“这既有积极一面,也有消极一面。行业生态没有建立起来,会出现重复投资等浪费现象。”李连荣认为,这是市场化的必然阶段,未来必然会发生几轮整合,“到时候,谁有核心技术,谁能整合行业资源,谁就能活下来。”

探路综合智慧能源

一直以来,发电企业基本不与终端用户打交道,是典型的B2B行业。不过,在钱智民看来,当前供给侧空间已经比较有限,发电企业应该主动进入用户侧,实现从能源生产型企业向能源服务型企业的转型。近两年来,他多次在内部强调,要把“综合智慧能源作为公司发展最重要的增长极”。

综合智慧能源的本质,是能源产业与信息产业的跨界融合。

比如,2021年10月16日投产的“国和一号+”智慧核能综合利用示范项目一期工程,就是涵盖光伏发电、核能供热、海水淡化、海上风电、核能制氢的“零碳、智慧、综合”能源新模式示范项目,是我国核电行业首个智慧能源综合业态。该项目依托智慧能源管控与੎

(责任编辑:奚霞)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