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斯将如何穿透疫情“迷雾”?今年预计出货10-12GW

  • 2020年06月12日
  • 作者: 汪洪

    汪洪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阿特斯各工厂安全有序复工

阿特斯各工厂安全有序复工

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让处在平价上网前夜的中国光伏产业,体会到了“黎明前的黑暗”。光伏上中下游全产业链均遭遇严重冲击,很多企业的发展步伐被打乱,新冠疫情正让中国光伏产业进入到第三个由险而生的变革期。

可谓是“危难之中显身手”,一些标杆企业显示出了超强的韧性和因时而变的能力,正在成为行业里照亮黑暗的“启明星”。向来以“稳”著称的阿特斯太阳能(NASDAQ:CSIQ),便是其中一家。

“阿特斯不想做老大,只想做最后一个死的光伏企业。”4年前,面对行业洗牌危机,阿特斯董事长瞿晓铧如此说道。通过提前行动、快速布局,阿特斯平稳走过了随后而来的行业深度调整期。

如今,面对这次新冠疫情危机,阿特斯对光伏产业现状及未来之变又有着怎样的判断?阿特斯的思考与变革,能否再一次引领公司穿透迷雾,顺利迈向新的未来?

打出抗疫组合拳 今年预计出货10-12GW

中国光伏在20余年的发展中,经历了三次重大变革。每一次变革,都开启了行业和企业发展的新时代。成立于2001年,19年来坚持国际化发展战略布局的阿特斯,经历了上述所有变革,并在最近一次的2020年新冠疫情中体会深刻:

“新冠疫情之下,全社会用电量下降,电价降低,影响在运行和待建光伏项目的经济性;疫情期间,项目开发和建设进度变慢;在经济得以稳定之前,企业融资成本更高,融资过程更慢;受疫情影响,中国以外的全球市场2020年光伏新装规模将下降,随后的增长情况还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阿特斯告诉记者说。

对于疫情的实际影响,阿特斯置身其中,感受明显:企业整体的产能利用率出现下滑,全产业链的人工、施工、原辅材料、物流、销售、折旧、运营等成本上升,海外订单减少……

这些糟糕的情况,无时不刻提醒着阿特斯:新冠疫情将是一轮全新的艰难挑战。面对挑战,阿特斯快速行动、全力以赴,打出了漂亮的阿特斯式“组合拳”。

截至目前,阿特斯在全球7个国家和地区建立起17家生产智造基地,包括光伏硅片、电池和组件生产企业,覆盖全产业链。在中国的苏州、常熟、洛阳、盐城、包头等地拥有十家工厂。面对新冠疫情,各工厂在2月底3月初,都已经陆续有序复工复产。相对于许多光伏企业的迷茫与观望,阿特斯是复工的高效执行派。

在复工的基础上,阿特斯使出连招,力求将疫情影响减至最少:加强和国外客户沟通,实时掌握光伏主要市场的疫情发展和疫情防控政策;时刻调整生产计划安排,合理控制生产节奏;全方位调节和监控库存情况;促进企业线下营销活动向线上转变,举办线上论坛、开展直播活动等新形式的营销;持续加强新产品和新技术的研发创新。

稳步的复产及科学应对,让阿特斯对于2020年的发展目标信心十足。阿特斯在取得2019年组件发货量8.6GW、销售额32亿美元(约合220亿元人民币)的基础上,拿出了2020年新的发展目标:组件出货量10-12GW。

2020年5月28日,阿特斯公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各项业务均实现大超预期的逆势增长:销售额8.26亿美元(约合58.5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0%;组件发货量2.2吉瓦,同比增长41%;毛利润2.23亿美元(约合15.7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8%;毛利润率27%,同比增长480个基点;净利润1.106亿美元(约合7.83亿元人民币)。

随着阿特斯全球化战略布局的日益加深,阿特斯已经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和拥有电站项目储备最多的太阳能电站项目开发商之一,在六大洲拥有良好可追溯的公共事业级太阳能电站开发业绩,累计开发、建设、并网的太阳能电站总量超过5.6GW,全球处于开发后期的太阳能电站和项目储备总量超过15.6GW。截至2020年3月31日,阿特斯在全球范围内运营的太阳能电站总量为956兆瓦,预计转售价值达8.3亿美元(约合58.8亿元人民币)。

“千山万水走过,我对阿特斯感到骄傲。但我知道我们还有很多很多工作要做!道阻且长,行则将至!”带着瞿晓铧博士的感慨与思考,阿特斯正努力成为新冠疫情中更好地活下去的“乱世英雄”。

疫情只是“风雨”,更看好“雨后的彩虹”

中国光伏产业是在磨难中成长壮大的,阿特斯亦是如此。

2011年至2013年的欧美双反,让中国光伏产业在危机中开启了自力更生的国内市场,并在2017年达到了年新增装机53.5GW的历史高峰,造就了诸多称雄世界的光伏企业。

2018年中不期而至的531新政,让光伏行业“一夜入秋”,更是“一夜长大”。在历经剧烈阵痛后的质变后,光伏企业开启了走向竞争白热化的平价时代,更让整个产业做好了向寡头时代进化的准备。

那么,后疫情时代,光伏产业和企业将呈现出哪些新特征,又将迎来哪些新挑战?

在阿特斯看来,疫情只是一道“风雨”,好看的是“雨后的彩虹”。疫情之后,全球会加大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以拉动经济增长,以光伏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预计将会有更大的发展机遇。

“后疫情时代,光伏发电价格下降有望催生更多新兴市场,光伏发电将在越来越多的国家成为最具竞争力的电力产品。根据BNEF的报告,在拥有全球三分之二人口、GDP总量72%、用电需求85%的国家,新建光伏电站或陆上风电场已是成本最低的电源。”阿特斯告诉记者说。

全球疫情爆发,导致各国光伏发电项目停滞、延迟,加剧了供过于求的局面,光伏发电成本也创下了历史新低。根据BNEF的报告,2020年上半年固定式光伏发电系统的LCOE为50美元/兆瓦时,同比降幅4%。光伏发电价格的进一步下降,将吸引更多的参与者不断涌入光伏市场。

来自中国光伏协会的观点认为,在未来,光伏制造各环节市场格局可能会更趋稳定。疫情难挡头部企业加速扩产步伐,产业链各环节头部企业集中发布了扩产计划,产业集中度会进一步提升。由于头部企业拥有更强的抗风险能力,因此疫情期间新的订单会加速向头部企业集中,进一步加速“大对大”的发展格局,后续市场将更加趋于成熟与稳定。

当然,由此而来的产能军备竞赛,也是令人担忧的问题。

“目前,我国光伏产业仍处在技术快速更新换代阶段,生产设备的经济寿命短于会计折旧寿命,新的电池和组件技术将层出不穷。企业大规模扩产,会带来产能利用不足和技术提前失效问题,大量的投资浪费不利于光伏产业有序和可持续发展。”阿特斯表示。

“十四五”将走向“低价”上网 年装机有望重回50GW大关

2016年11月7日,国家能源局发布《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定下目标:到2020年,太阳能发电装机达到1.05亿千瓦以上,其中光伏发电1.05亿千瓦以上、光热发电500万千瓦。

实际上,截至2017年底,我国光伏装机就已经达到了1.3亿千瓦,提前三年完成“十三五”规划。回头看,规划略显保守,光伏产业期待“十四五”规划能够更有预见性。

目前,我国“十四五”能源发展规划制定已提上日程。根据《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2016—2030)》与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十四五”期间,光伏、风电、生物质能、地热能等能源系统的分布式应用、创新发展将成为我国应对气候变化、保障能源安全的重要内容。

怀揣希望并保持冷静思考的阿特斯,对于“十四五”光伏发展规划,有着清晰的判断,并对产业未来有着非常明确的期待:

“在‘十四五’期间,中国光伏将实现‘平价’上网,并会走向‘低价’上网,光伏发电的应用规模将越来越大。根据相关机构预测,2020年我国光伏装机将重新回到快车道,新增装机将达到40GW;‘十四五’开年的2021,全年新增装机将重新超过50GW。”

来自原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的预测,如果以2021年新增装机量为基数计算,整个“十四五”期间,中国光伏新增装机将达到2.5亿千瓦,总装机累计或将达到5亿千瓦!

面对充满想象空间的“十四五”,阿特斯提出了关乎光伏行业和各家企业健康发展的诉求,这是大家共同的心声:

“希望在‘十四五’期间,落实《可再生能源法》关于全额收购可再生能源的规定;加快电力市场化改革,电力市场的调度规则应给予光伏和风电最高的发电优先级;实施有效的‘绿证’、碳排放限额和交易等政策,将化石能源的外部成本内部化,实现不同能源间的公平和有序竞争;通过机制确保高压和超高压输电线路的能力得到充分利用,实现跨区域的可再生能源调配,减少电源侧和电网侧的投资浪费。”阿特斯表示。

来源:华夏能源网

(责任编辑:汪洪)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