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料后进入者的投融资“怪圈”

图片来源:网络

图片来源:网络

产能过剩预期之下,公司竞争优势渐失。

上机数控上市后不断布局单晶硅拉晶项目,近年来再融资规模超60亿元,但年起产能增长迟缓,大量资金闲置,收入增速与行业龙头差距拉大。年12月起,硅片价格下跌,库存高企,面临产能过剩,上机数控在拉晶环节的利润空间或将受到挤压,而内蒙古自年9月1日起取消优惠电价,公司的成本优势大减。

公司一方面对外投资不断,长期股权投资、非流动金融资产大增;一方面抛出新的定增计划,拟募集58.19亿元用于年产5万吨高纯晶硅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但公司多晶硅的单吨成本明显高于同行,多晶硅料亦将面临产能过剩,公司的高硬脆加工设备毛利率已远低于上市之前,在行业降温之际贸然扩产难免有“圈钱”之嫌。

单晶硅红利渐退

年6月,上机数控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6.65亿元,用于5GW单晶硅拉晶生产项目;年2月,公司通过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净额29.7620.76亿元用于8GW单晶硅拉晶生产项目;年3月,公司再次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24.70亿元用于10GW单晶硅拉晶生产项目。

不过,年和年上半年,上机数控的单晶硅产能维持在30GW,并没有显著增长,年第一季度至第三季度,公司期末的固定资产保持在42亿元左右,亦没有显著增长。

而公司账面资金宽裕,年三季度末货币资金高达38.87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为31.73亿元,半年报显示,32.35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全部系银行理财产品。

年第一季度至第三季度,公司单季度的收入规模从56.74亿元微增至60.30亿元,相比之下,隆基绿能(601012)的收入规模从185.95亿元增长至366.18亿元,上机数控与光伏第一梯队的差距持续拉大。

年6月,上机数控制定新的投资计划,拟由全资子公司弘元新材料(包头)有限公司(下称“弘元新材”)在包头投资建设年产40GW单晶硅拉晶及配套生产项目,预计投资148亿元,分二期实施,每期分别建设20GW单晶硅产能。

三季度末,上机数控预付款中有13.69亿元系募投项目工程款,其他非流动资产余额为19.52亿元,主要为建设高纯晶硅等项目预付的工程及设备款,这些预付工程及设备款的变化情况有待观察。

一般来说,生产规模的扩大会伴随着预付原辅材料款的增加,但公司扣除13.69亿元预付工程款之外的预付款仅为2.40亿元,与硅片厂商高涨的预付材料款形成反差,意味着上机数控第四季度大规模扩产的可能性极低。

自年年初起,硅料价格经历了近两年的阶梯式上涨,年9月初,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暂停公布多晶硅采集价格,使硅料市场失去了公认的价格参考,增加了硅料长单价格的协商难度。

加之12月份下游硅片价格骤跌,有消息称目前拉晶环节的报价已逼近成本线,非一线厂商的渠道、技术实力等面临考验,亏损风险增加,若拉晶利润无法覆盖硅料成本,企业将不得不大幅降低开工率。

集邦新能源指出,12月第四周,两家硅片龙头报价均下跌,降幅最高达27%,其他硅片企业纷纷跟进,近期由于硅片市场库存不断攀升,以及企业对下游市场份额的出货策略,导致硅片市场出现恐慌,硅片价格未走稳,仍有下降的可能。

硅业分会认为,一线企业和专业化企业降低开工率,一方面系企业对上游硅料降价持观望态度,另一方面是为了解决硅片供应过剩造成的库存问题。年三季度末,上机数控的存货余额为15.80亿元,公司第四季度存货的跌价风险不可忽视。

硅料后进入者的投融资怪圈

继进军单晶硅拉晶业务之后,上机数控把业务开拓目标瞄向硅料,近期公司拟通过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58.1942亿元拟用于年产5万吨高纯晶硅项目,该项目总投资额为47.20亿元,也就是说单吨投资成本为9.44万元。

该成本显著高于同行,例如,合盛硅业(603260)年产20万吨高纯多晶硅项目的投资额为175亿元,单吨成本在8.75万元;通威股份(600438)乐山二期高纯晶硅项目总投资为40.10亿元,设计产能为5.1万吨,单吨成本在7.86万元;通威包头二期高纯晶硅项目总投资为41.35亿元,产能为5万吨,单吨成本在8.27万元,内部收益率为23.98%,该项目在包头市昆都仑区金属深加工园区,上机数控募资项目的建设地点在包头市固阳县金山工业园内,而内部收益率约22.68%,低于通威。年10月,包头市已为7户企业申请战略性新兴产业优惠电价,企业每度用电价格可降低0.13-0.18元。

贸然跨界到硅料环节还将面临产能过剩,年光伏行业实现平价上网之刺激多晶硅产能加速投放,截至年年底,国内多晶硅产能为52万吨,到年年底产能已超过100万吨,随着硅料新建产能逐步释放以及硅片薄片化演进,硅料瓶颈逐步被破解,年11月硅料市场价开始松动,进入12月降价加速。

据统计,年国内多晶硅在产企业仅为13家,而在建、拟建的新进企业达到22家,2023-2025年,国内硅料产能将分别达到239万吨、403万吨和623万吨,而年全球光伏发电的新增装机容量预期将达到255GW,对硅料需求量预计在100万吨左右,硅料过剩趋势显著。

年三季度末,上机数控的资产负债表中有两个科目异于同行,其应收款项融资高达19.64亿元,其他非流动金融资产高达10.90亿元。应收款项融资方式主要为银行承兑汇票,公司货款结算主要采用票据方式,前三季度,公司的收入现金比率为45.03%,与同行业相比偏低。其他非流动金融资产系投资嘉兴仲平国瑀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的财产份额,年5月24日,公司以5.52亿元受让苏州泽业投资有限公司在仲平国瑀所占有的约50%财产份额,并对仲平国瑀实缴出资5亿元,年上半年末该投资的公允价值为9.69亿元。

仲平国瑀持有徐州中平协鑫产业升级股权投资基金29.83%的股权,该基金持有新疆协鑫新能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34.5%的股权,持有江苏协鑫新能晶体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协鑫晶体”)约98.89%的股权,协鑫晶体的经营范围包含非金属矿及制品及电子专用材料等,而该公司年社保人数为零,目前尚未有知识产权记录,上机数控间接投资协鑫晶体的对价未有披露,该投资是否合理呢?

截至年上半年,上机数控还持有内蒙古鑫元硅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鑫元硅材”)27.07%的股权,上半年公司向其追加投资8.92亿元。据联营方协鑫科技披露,该年12月,鑫元硅材一期10万吨首个2万吨颗粒硅模块已正式投产,配套15万吨纳米硅产能也同时产出合格产品。上机数控认为,鑫元硅材属于公司单晶硅业务的上游,与公司主营业务具有较强的产业协同效应,对其投资不属于财务性投资。即便如此,上机数控此次的募投项目高纯晶硅与协鑫系属于竞争关系,公司一方面加入对方的投资阵营,一方面融资瞄准对方的主营业务,此番操作能为自己争取多少产业地位呢?

设备业务渐近天花板

年以前,上机数控以高硬脆材料专用加工设备和通用数控外圆磨床系列产品为主营业务。

据乐观测算,年光伏切割设备市场规模为39.42亿元,年预计增长至64.4亿元。年上半年,公司高硬脆加工设备分部的收入由上年同期的4.38亿元增长至18.18亿元,上机数控设备销售额的高速增长以国外设备厂商的退出为背景,并受益于年起硅片产量的迅猛增长。

年国内硅片产量为161GW,年预计超过293GW,而硅片产能已达到585GW,待落后产能逐步退出后,硅片环节或将面临产能过剩。上机数控设备业务的毛利率已呈下降走势,年以前毛利率曾一度高达40%以上,随着高测股份等同行规模的扩大,市场竞争加剧,公司设备业务的毛利率跌至30%以下,未来硅片产能过剩的预期可能对护城河低的设备产品造成“天花板效应”。

年上半年,主要子公司弘元新材的净利润为12.45亿元,占上机数控合并报表净利润的79%。内蒙古自治区宣布自年9月1日起取消蒙西电网战略性新兴产业优惠电价政策、蒙东电网大工业用电倒阶梯输配电价政策,而弘元新材尚未出现在包头市为企业申请优惠电价之列,电价变化对弘元新材的业绩影响需引起关注。

截至发稿,上机数控未就本文所提疑问做出回复。

(责任编辑:奚霞)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