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1GW光伏招标启动:“东南亚最后的投资处女地”或将成为下一个越南?

  • 2020年05月29日
  • 作者: 汪洪

    汪洪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图片来源: 一带一路项目分享平台

图片来源: 一带一路项目分享平台

图1::缅甸电力与能源部MOEE于2019年3月披露的电力数据

图1::缅甸电力与能源部MOEE于2019年3月披露的电力数据

图2:光伏发电项目热点地区主要位于缅甸中部,以曼德勒Mandalay、马圭Magway、实皆Sagaing、勃固Bago、奈比多Nay Pyi Taw、伊洛瓦底Ayeyarwaddy等区域为主。

图2:光伏发电项目热点地区主要位于缅甸中部,以曼德勒Mandalay、马圭Magway、实皆Sagaing、勃固Bago、奈比多Nay Pyi Taw、伊洛瓦底Ayeyarwaddy等区域为主。

图3:缅甸1060MW光伏项目招标分布省份占比

图3:缅甸1060MW光伏项目招标分布省份占比

图4:此次招标以变电站负载能力为核心基准作为项目选址区域依据,其中政府指定的项目并网连接点如图

图4:此次招标以变电站负载能力为核心基准作为项目选址区域依据,其中政府指定的项目并网连接点如图

导语: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黑天鹅”事件似乎打乱了所有市场发展的步伐。随着疫情渐散,各国逐渐进入恢复期,然而被誉为“东南亚最后且最大的投资处女地”的缅甸光伏市场却在蓄势待发。缅甸电力能源部发起的1060MW光伏招标计划,无疑给了所有业内人士一剂强心针。

一、缅甸市场概况及投资环境简介

市场背景提要

1989年,缅甸宣布实行市场经济、允许外商投资,被称为“第一次开放”。但随着政治情势转变、美国对缅甸经济制裁,导致外国投资趋缓。然而到了2010年的“第二次开放”,外国直接投资由3.3亿美元,大幅提升至2011年的近20亿美元,激增6倍,缅甸瞬间成为东南亚最后且最大的投资处女地,吸引全球关注。

自1988年至2015年11月期间,FDI累计总额达到582亿美元,其中有1/3流向制造业企业、石油和天然气公司。2014-15财年(财政截止日期为3月31日)FDI超过80亿美元,2015-16财年更是达到顶峰,全年获批总额达到94亿美元,在2016-17财政年度批准将近70亿的外国直接投资, 2017-18财政年批准近60亿外国直接投资,超越政府预期。

面积:676,578平方公里(第四十位)人口:55,672,000(2019年普查,第26位)首都:内比都 (Nay Pyi Daw)最大城市:仰光 (Yangon)货币:缅元GDP总计:$824.41亿(2018年,国际汇率)GDP人均:$1,490 (2018年,国际汇率)GDP 增长率:6%-7% (2019年预估,2020年初因Covid-19疫情放缓)

投资环境

近年来缅甸经济发展迅速,GDP增长率保持在7%左右。在以基础建设为代表的投资推动下,国内需求成为拉动缅甸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出口快速增长也是推动缅甸经济增长的另一助力。正在推进的商业立法改革有助于优化国内投资环境,外资在缅甸制造业的投资依然保持强劲势头,经济增长前景看好,预计未来几年经济增长率在7.2%左右。

2016年民盟政府上台后,在经济上强调吸引外资,允许外资投资的范围更加广泛。缅甸对外商投资实行国民待遇,2017年生效的《缅甸投资法》将过去的《缅甸国民投资法》与《缅甸外商投资法》相合并,这项重要的法案变革有助于海外投资者与国内投资者得以在一致的法令规范架构下从事相关投资事宜、平等享受相关待遇,进一步促进外资涌入市场。其中,缅甸投资委员会公布了鼓励投资的10个行业,欢迎国内外投资者在这些领域投资,缅甸投资委及地方政府部门将对投资者提供必要协助,电力行业位列其中。

同时,新通过的缅甸《公司法》于2018年8月1日生效,新的法案进一步有助于简化公司行政作业要求,为缅甸企业提供更广泛的架构,也为外资在缅投资进一步松绑政策。    

按照此前的规定,缅甸本地公司不能有任何外资资金,外国人一旦持有任何比例的企业所有权,其公司就被自动归类为非缅甸企业。新《公司法》规定只有超过35%的外国股份才被确定为外国公司,外国人也可以入股国内公司。这有助于鼓励更多外资加入缅甸本土企业,成立合资公司。政府也一直希望新法能使缅甸公司能够获得新的融资渠道。

在对外资企业定义放宽后,可以准入的行业也大为放宽。原本限制外资进入的产业,如森林管理及保存、玉石宝石的探勘及生产、电力系统管理等,可被解读为在不高于35%的比例内,可由含一定外资资金的本地(合资)公司进入。

此外,依据新《缅甸投资法》投资者可长期租用私营土地或建筑物经营投资项目,租用期限为50年,期满后可再延长2次,每次10年;依据《经济特区法》,经审批通过的投资者在经济特区内的土地租用期限可达75年,租赁期50年,可延长1次25年。

二、缅甸电力市场发展概况

电力结构

据缅甸电力与能源部MOEE于2019年3月披露的电力数据(图1),缅甸全国电力总装机为 5,642MW,其中水电占比57.7%为3,255MW,燃气发电38.6%为2,175MW,燃煤发电2.1%为120MW,柴油发电1.6%为96MW。

据统计,缅甸全国用电总量正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全国电力需求逐年增加,然而截止至2018年10月的缅甸全国电气化率仅为43%,电力供应严重不足, 政府规划于2030年全供电气化率达到100%,愿景美好但长路漫漫。

仰光省电力负荷占全缅甸的40%以上,其次是曼德勒省,占全缅甸的30%左右。因而根据缅甸国家经济建设计划,仰光省被列为该国重点供电区域,该地区是缅甸供电需求最大的地区,也是该国首要实施供电项目的区域,预计截至2020—2021财年,仰光省电力需求将达6000MW,而目前仰光省内最高供电力只达3000MW。

发电成本

据2017年底电力部计算得出的数据,在多种能源供电项目中,水电发电成本约60缅元/度(4.34美分/度),天然气发电成本每度125缅元/度(9.04美分/度),燃煤发电成本每度100缅元/度(7.24美分/度),太阳能发电成本约135缅元/度(9.77美分/度),风能发电成本约150缅元/度(10.85美分/度)。近年来,随着太阳能项目技术的不断成熟及产品供应价格的不断下降,预计缅甸光伏电站的单价在7-8美分/度左右。

输配电

缅甸全国输电网由230千伏(kV)、132千伏、66千伏的传输线路组成。大部分线路从北向南部署,连接北部的水电资源和南部的核心区域,尤其是仰光地区。目前,一条在双边协作项目(塞尔维亚、韩国、日本)支持下的500千伏(454千米)的线路正在建设中。

缅甸的配电网络由33千伏、11千伏和6.6千伏的线路及设施组成。基于技术和非技术原因,传输配电损失约为20%(2003年为30%),为了减小这一损失,缅甸目前计划逐步淘汰6.6千伏的配电线路,建设以11千伏为主的配电线路,并扩展33千伏线路的覆盖。

政府目标及计划

缅甸政府于2014年制定了《国家电力发展规划》(The National Electricity Master Plan)。按照该规划,到2030年,缅甸电力总装机容量将超28000MW,并且实现全国通电,但目前全国电气化率仅43%。截至2019年初,缅甸电力总装机容量为5,642MW,要实现该2030年的装机目标,预计年平均装机增长需达2300MW,可见该愿景虽美好但对于缅甸政府实现而言谈何容易。

三、缅甸光伏市场

背景

对于缅甸政府而言,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其他电力来源、发电方式可供选择:因LNG过于昂贵,目前政府还未签署任何LNG电站购电协议;加之煤炭遭到公众反对;水电站建设周期过长且对周围居民及环境影响太大等因素,该国也无力再等5年/10年来解决目前的电力严重缺口问题,一切都迫在眉睫亟待解决,因而短期内政府只能把眼光放在光伏发电上。

目前,缅甸国家用电大部分源于水力发电站,而对于这样一个气候炎热干燥的国家,旱季少雨长达6-7个月,河流干涸招致水电站往往需要储存大量水用于旱季发电。在炎热的气候条件下,用电量更是达到一个高峰,因此会有运力不足的状况产生。而光伏电站则可完美补充水力发电旱季不足的问题,在与微网/离网项目的结合下,以工商业及户用屋顶的方式,可以覆盖到更多终端用电用户。

随着太阳能项目技术的日渐成熟及产品供应价格的不断下降,缅甸光伏电站的单价预计在7-8美分/度左右。与LNG或天然气发电相比,光伏项目成本单价能至少要低30%,并且在未来不存在价格上涨(燃料不稳定)的风险。与重质燃料油(HFO或船用油)或柴油相比,太阳能便宜50%至60%,并且同样不受原料商品价格风险的影响。

因而对于缅甸政府而言,为了解决其用电问题,并达到2030年电气化率100%的目标,选择光伏发电是必然的决定。目前许多光伏项目提案已提交给缅甸电力和能源部(MOEE),同时MOEE也于今年5月18日发起了1GW缅甸光伏项目招标邀请,材料递交截止时间为6月18日。

资源及热点地区

缅甸太阳能资源较好,平均光辐射可达到4.5–5.1(kWh/m2/day),光伏年平均总发电量在1,150 kWh/kWp(千瓦峰)至1,680 kWh / kWp之间。根据USAID和American 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Laboratory的最新研究调查显示,缅甸光伏项目的单价发电成本是东南亚各国中最低的,光资源也是东南亚各国中最丰富的,技术可行的光伏发电可达51,973.8 TWh/year,装机量可达到35GWp。

光伏发电项目热点地区主要位于缅甸中部,以曼德勒Mandalay、马圭Magway、实皆Sagaing、勃固Bago、奈比多Nay Pyi Taw、伊洛瓦底Ayeyarwaddy等区域为主(图2所示)。目前于2019年6月实现一期40MW运营的缅甸首个大型光伏地面电站项目,Minbu光伏电站,便位于马圭省Minbu地区,该项目总计划装机为170MW,分4期实现全面并网运营。同时政府发布的1060MW光伏招标项目,以变电站负载能力为核心基准作为项目选址区域依据,主要项目都分布在曼德勒Mandalay、马圭Magway、实皆Sagaing、奈比多Naypyitaw、勃固Bago等五个区域,以上五个区域涵盖了本次招标82%的项目。

光伏项目

大型地面电站:

2019年6月,缅甸首个大型光伏地面电站项目Minbu光伏电站,已实现一期40MW并网发电,该项目位于光照资源极佳的马圭省Minbu地区,总计划装机为170MW,分4期实现全面并网发电。Minbu项目开发商为泰国Green Earth Power公司,为泰国META Corp公司的子公司,该项目的投资方还有泰国East Coast Furnitech公司和泰国Scan Inter公司,组件供应商为中建材浚鑫、逆变器采用的是SMA Solar、而中建材凯盛集团China Triumph International Engineering (CTIEC)则担任该项目总包商。

此外,主营房地产行业同时也长期于缅甸发展微网、工商业屋顶光伏项目的Yoma Strategic Holdings的旗下子公司Yoma Micro Power (Yoma Strategic+Norfund+IFC)与著名菲律宾独立发电商Ayala Corporation的旗下子公司AC Energy也有计划组件50/50合资公司,致力于在缅甸开展光伏项目的建设,计划在该市场开发建设总装机量达200MW的光伏项目。

微网:

由GDF International与Sol Partner共同出资组建的Mandalay Yoma Energy开发的缅甸最大微网光伏项目已与2019年底竣工运营,该项目位于马圭省,Mandalay Yoma Energy已在缅甸运营40多座太阳能混合动力微网电站,未来也将参与更多缅甸光伏、微网项目的开发,实现公司2020年缅甸项目总发电量翻番的计划。

Posco International位于Manaung Island的0.5MW光伏电站+2MWH储能系统项目也与2019年年底落成,该项目靠近其在缅甸的气田区块。

此外,同样位于马圭省、投资额160万美元的另一个微网光伏项目也于今年年初1月运营发电,该项目由长期活跃于缅甸电力基建及油气行业的Parami Group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投资建成。

缅甸1060MW光伏项目招标

缅甸政府为了解决本国短期内用电不足的问题,同时也为了改善自己的能源结构,于2020年5月18日发起了总计1060MW光伏项目的招标邀请,以变电站负载能力为核心基准作为项目选址区域依据,主要项目都分布在中部地区,其中马圭Magway区域项目占比23%、勃固Bago区域项目占比23%、伊洛瓦底Ayeyarwaddy区域项目占比15%、曼德勒Mandalay区域项目占比14%、实皆Sagaing区域项目占比12%、奈比多Naypyitaw区域项目占比10%、仰光Yangon区域项目占比3%,下图为此次1060MW光伏招标项目分布省份占比:(如图3)

招标文书材料提交截止日期为6月18日,获标公开日期为7月3日,同时招标材料提交日期(6月18 日截止)45天内,即最晚8月2日政府会给得标者签发竞标项目中标通知书(Letter of Acceptance),同时在签发LOA 150天内缅甸国家电力公司EPGE将与项目开发商签署PPA,LOA签发后的180天为项目并网截止日。

此次招标指定连接点的项目大小均需在30MW-50MW以内。得标者将以BOO的形式,与缅甸国家电力公司EGPE签订20年的购电协议PPA。竞标参与者可以是本土公司、海外公司、或者以合资企业JV的形式参与(股东最多不超过三家公司)。

此次招标对竞标者的资质要求有一定的限制:1)过去三年内年收益在2000万美金以上;2)过去十年内至少参与开发或建设过3个电站,其中至少包含一个光伏电站。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限制都是基于一个竞标项目而言。也就是说,如果有一个投资商想要同时竞标好几个项目,就需要分别为每个项目提供2000万美金的收益证明。 

招标文书材料里除了需要竞标书、项目设计方案,技术设备材料、投资商资质等基本信息,对于投资商最大的问题是还需要在短时间内准备环评EIA、社评SIA和土地相关文书(包括土地类型、与土地主签署的MOU、区域政府的支持函及相关土地文件证明等),因而对于竞标者当地政企资源及公关能力要求很高。另外仅一个月的招标文书准备周期,以及紧迫的开发时间限制,都是开发商及投资商们此次招标中会面临的问题。

此次招标以变电站负载能力为核心基准作为项目选址区域依据,其中政府指定的项目并网连接点(图4)

四、市场小结:机遇与挑战并存

缅甸光伏、可再生能源相关法律法规政策都尚未完善,草拟的《可再生能源法》也尚未批准,本土银行融资体系不成熟,当地也缺乏一定的受过培训的光伏产业人员,光伏、电力审批工作繁复冗长,整体市场架构体系还处于产业发展早期,且加之2020年底或2021年初到来的政府大选或也将影响未来能源政策的侧重和改变,光伏发展之路可谓任重而道远。 

但挑战往往也伴随着机遇,正如2年前的越南,谁也不曾想到第一轮FiT政策之后竟会有近4.5GW的光伏项目并网,使得越南一举化身为东南亚光伏第一国。

缅甸政府于今年5月出台的1GW光伏招标也无疑给了所有看空市场或喃喃市场为时尚早的所有业内人士一剂强心针,加之缅甸农村发展部正在领导一项倡议,以“基于可再生能源的微型电网为农村电气化提供动力,取代柴油和煤油作为农村能源”,诸如Yoma Micropower, Mandalay Yoma Energy, Parami Energy等一批深耕当地多年的企业也正在开发光伏微网离网、工商业以及户用光伏等项目,在越来越多人相信”Solar could save the world/climate”的大环境下,谁又敢断定2年后的缅甸光伏市场又会是怎样一番天地呢?  

这一片蓝海会是下一个越南吗?时间会给我们答案。

(责任编辑:汪洪)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