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EC 2021大会开幕,朱共山、侯金龙、高纪凡、曹仁贤、刘汉元讲了什么?

  • 2021年06月02日
  • 作者: 肖蓓
    肖蓓

    肖蓓

    大中华区高级编辑,Solar Media Limited 旗下 PV-Tech China

    肖蓓于2012年2月加入PV-Tech,担任驻大中华区高级编辑。目前负责PV Tech中文网及社交平台的新闻工作及日常运营,为PV-Tech中文网、《PV-Tech PRO》和《PV Tech Power》撰写各类文章。 她关注太阳能行业的发展与未来走向,看好光伏产业并打算长期关注其发展。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朱共山 全球绿色能源理事会主席;亚洲光伏行业协会(APVIA)主席 协鑫(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

朱共山 全球绿色能源理事会主席;亚洲光伏行业协会(APVIA)主席 协鑫(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

侯金龙 华为数字能源技术有限公司总裁

侯金龙 华为数字能源技术有限公司总裁

高纪凡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名誉理事长、天合光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高纪凡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名誉理事长、天合光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曹仁贤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理事长 阳光电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曹仁贤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理事长 阳光电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刘汉元 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全国人大代表 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

刘汉元 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全国人大代表 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

6月2日, SNEC 2021第十五届全球光伏大会开幕式&主题演讲在上海盛大召开。

在本届开幕式及全球光伏领袖对话中,有哪些行业意见领袖、企业大佬发表了精彩言论?又有哪些预见性观点值得我们注意?跟着PV Tech编辑来先睹为快。

SNEC大会 开幕致辞

朱共山  全球绿色能源理事会主席;亚洲光伏行业协会(APVIA)主席 协鑫(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

开幕式上,全球绿色能源理事会主席、亚洲光伏产业协会主席、本届SNEC大会执行主席、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作题为《风光储氢再出发 目标碳中和》的主题演讲。

一、全球“碳中和”行动,将推动光伏产业迎来“黄金三十年发展期”。

根据全球“碳中和”步伐,同时结合能源变革趋势来看,未来30年间,电力将是最主要的终端能源消费形式,而九成以上的电力,将由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来供应。其中,风电和光伏发电将占据“半壁江山”或者六到七成,甚至更多。全球光伏装机复合增长率将保持在10%以上,总装机容量将达到现在的20倍以上。在综合实力连续多年领跑全球的基础上,中国光伏产业将在“碳中和”时代继续引领世界。当中国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之时,中国光伏装机容量有望达到现在的70多倍或者更多。

以中期视角来看,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全球气候雄心峰会上宣布,到2030年,中国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根据相关官方数据推算,届时中国光伏累计装机将达到1000GW左右。“十四五”期间,中国每年新增装机也将在80GW左右,累计新增400GW左右。全球每年新增光伏装机将在250GW左右,累计新增1000GW以上。年初至今,中国政府十多个部委密集发文支持,从中央到地方释放多重利好,光伏被写入20多个省市的“十四五”发展规划,光伏产业承载全新使命再出发。去年在这里,我曾经讲到,“后疫情时代”的光伏产业虽然会有短暂的波动,但基本态势是稳中向好,迈向新的战略机遇期。随着全球主要经济体逐步迈入负利率时代,相关政策利率和存准率下调,光伏发电的经济性越来越强,再加上零碳经济对光伏的呼唤,光伏全面告别补贴、需求全球共振、从平价走向低价,助推“碳中和”的“黄金三十年”已经到来。

二、“碳中和”正在催生一场“硅基能源”取代“碳基能源”的清洁替代革命。

在“硅能源”驱动能源转型的黄金赛道上,能源供给的清洁化是关键,硅基材料革命带动光伏低价上网,是关键之中的关键。过去十年,光伏度电成本下降了90%,现在中国近80%的区域,抛开非技术成本的话,光伏发电在供给侧的实际成本已低于煤电。平价上网已经不是问题,稳定可持续的平价,以及低价上网才是重点。去年5月份,青海的光伏上网电价达到了两毛二。在全球范围,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光电价格已低于火电。阿联酋、卡塔尔、印度等国家,光伏中标电价不断打破最低纪录。今年4月,沙特爆出1.04美分的光伏新低价。年初以来,我跟不少行业同仁也进行了交流,大家普遍认为,光伏电价普遍到达1毛5左右,储能到达3美分左右时,将意味着我国在能源供给侧和用户侧,同时实现转型替代的一个“拐点”。现在看来,这个“拐点”很有可能在“十四五”期间就将实现。截止目前,中国光伏产业为全球市场供应了58%的多晶硅、93%的硅片、75%的电池片、73%的组件。在光伏低价上网时代,中国仍将依靠技术、材料、市场等优势,在全球扮演“硅能源”产业的领军角色。

“'双碳'目标”之下,从平价走向低价的光伏电力,将成为新能源中的“第一能源”,同时也将成为氢能时代的“一次能源”。一方面,光伏发电搭配储能解决方案,与特高压、智能电网一起,组成新型电力系统“发、送、用”的完美“金三角”,突破时间与空间限制,放大长板,补足短板,形成新型能源系统的闭环。另一方面,“硅-光-氢”的新组合将焕然登场,利用光伏电解水制备氢气,实现以绿氢为代表的“气体能源”的无碳化生产、传输、消费和多次利用,也将成为复合型清洁能源供给的主流模式之一。

三、面向未来,光伏前沿科技是推动践行“'双碳'目标”庄严承诺,同时助推完成能耗“双控指标”的有力途径。“十四五”时期是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关键时期。“'双碳'目标”带来的经济社会发展模式变革,要求各地政府和企业必须算好“经济账”和“生态账”两本账,严格按照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单位GDP能耗强度控制,这两大约束性指标来发展经济、经营企业。今年全国“两会”以来,各地陆续发布“碳达峰”“碳中和”行动方案与路线图,20多个省份的“绿色新政”中,大多数都将“双碳”“双控”工作结合在一起,严控高耗能行业和新投产项目能耗快速增长,严格执行能源消费等量置换等节能审查制度,落实“双控”考核指标任务,加快形成绿色生产生活方式,促进绿色低碳循环发展。

在碳资产越来越昂贵、能耗指标越来越稀缺的同时,光伏作为“'双碳'目标”背景下的明星产业,在“碳足迹”方面理应率先作出表率。按照欧盟委员会产品环境足迹计算方法,光伏上游制造环节占据了光伏全生命周期“碳足迹”的80%到95%。这也同时意味着,光伏科技进步将首先落脚在光伏材料制造方面,从源头开始降低“碳足迹”。换句话来说,“十四五”期间,综合能耗更低,单位GDP能耗强度更具优势的光伏前沿科技材料,以及相关中下游产品,将以“光伏科技组合套餐”的形式,寻求效率、成本和零碳技术方面的协同突破构成满足“碳中和”工艺要求的光伏产业完美解决方案。从去年SNEC至今,210大尺寸硅片、高效叠瓦、异质结、钙钛矿、PERC+、TOPCon、HJT电池等光伏前沿科技百花齐放,单晶方面,N型TOPCon电池、P型TOPCon电池、HJT电池等主流技术不断刷新纪录,向全世界展示了“‘双碳’目标”之下,中国光伏集体创新的最新成果和豪华阵容。

侯金龙   华为数字能源技术有限公司总裁

华为数字能源技术有限公司总裁侯金龙出席大会并发表了主题演讲。

他表示:“碳中和已经成为全球的共识和使命,它既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也蕴含了巨大的产业和商业机会。在这场时代变革中,以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将成为主力能源,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是碳中和的关键。华为数字能源致力于融合数字技术和电力电子技术,携手产业伙伴推动能源革命,让人们都用上稳定、清洁、经济性更好的能源。”

新型电力系统的“四高”特征和光伏产业的三大创新点

电力电子技术和数字技术将是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的关键。新型电力系统具有“四高”的特征——高比例可再生能源、高比例电力电子装备、高度数字化、高度智能化:

高比例可再生能源:在发电侧,以光伏、风电、储能为主的新能源替代传统能源,成为发电的主力能源。在用电侧,电气化是关键,“源、网、荷、储”进入城市、园区、建筑、家庭,从传统的单一能源消费转变成能源生产和消费相结合。

高比例电力电子装备:未来新型电力系统是以新能源为主体,“源、网、荷、储”协同的系统,发、输、配、用都将全面构建在电力电子技术基础之上。

高度数字化、高度智能化:未来的新型电力系统由成千上亿的分布式能源系统构成,分布在大型的电站、园区、建筑、家庭、电动车等。这些海量的分布式能源系统,只有通过数字技术,才能实现智能化,最终走向整个电力系统的自动驾驶。

要构建新型电力系统,光伏产业要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创新:

要将光伏系统打造成智能光伏发电机,加速推动光伏成为新型电力系统的主力能源。光伏发电向“光伏+储能”转变,光伏和储能系统的能量流和信息流将完全融合,形成一体的发电系统,可以达到传统发电机支撑电网电压、频率稳定的能力,独立支撑电网安全、稳定运行。

储能系统在新型电力系统的“发、输、配、用”各个环节无处不在,起到“蓄水池”和“调节器、稳定器”的作用,并且从原来的备用系统成为主用系统,保证电网的安全、稳定运行。从技术成熟性、性价比、部署灵活性等方面来看,电化学储能是目前具备普适性的储能技术,但是电池不等于储能系统。储能系统是融合了电化学技术、电力电子技术、数字技术、散热技术、甚至AI技术构成的整体系统,用电力电子和数字技术的可控性来解决电池的不一致和不确定性,保障储能系统的效率和安全。

安全是光伏产业持续健康发展的基石。目前,光伏和储能电站大都建设在偏远的特定区域内,安全只影响系统本身。未来,光伏和储能将越来越多的进入园区、建筑、家庭,与人们的生产生活更加紧密结合在一起,必须保证人身、财产的安全。光伏产业要与住建、消防等相关组织尽快把安全标准建立起来,包括屋顶光伏、储能系统的安全标准。

技术与生态“双轮驱动”,加速能源数字化,助力碳中和

华为数字能源将继续聚焦电力电子技术和数字技术两大领域,将瓦特技术、热技术、储能技术、云与AI技术等融合创新,打造智能发电、智能储电、智能配电、智能用电的解决方案,融合能量流和信息流,助力构建以新能源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

生态战略是华为数字能源公司最核心的战略。华为数字能源坚持“硬件开放、软件开放、与产业多层次合作”的开放策略,希望与产业里所有的伙伴,包括产业链上下游、政府、产业组织、标准组织、教育科研机构等,在基础技术研究、系统协同创新、产业链发展、产业政策、标准等多层次进行探讨合作,真正做强光伏产业,让光伏成为新型电力系统的主力电源,早日实现碳中和的目标。

高纪凡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名誉理事长、天合光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在会议中,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名誉理事长、天合光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高纪凡应邀出席,并做了题为《构建光伏产业链新生态,助力实现碳中和》的精彩演讲。

2020年,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做出重要讲话,承诺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由此,“碳中和”目标便成为我国新能源产业发展的最重要驱动力。

今年三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上再次发表重要讲话,他指出“要深化电力体制改革,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对此,高纪凡在演讲中表示,“这意味着新能源产业如今已被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面对这接连而来的重大政策导向,高纪凡说道:“达成‘碳中和’目标的关键在于实现风电、光伏发电量占据主体地位,火电少发甚至不发。而‘十四五’正是构建一个能够适应风电、光伏占主体地位的新型电力系统的关键时期。”

在此历史性机遇下,高纪凡在演讲中提出了光伏行业的发展愿景——“产业协同,共创共享,构建以客户为中心的产业新生态,助力实现碳中和”。

而这一愿景如今正在逐步成为现实。

2020年,天合光能推出600W至尊系列组件产品,同时推进全产业链的深度融合创新。其牵头与数十家企业共同组建了“600W+光伏开放创新生态联盟”,成员企业覆盖光伏上中下游全产业链,涉及硅片、电池、系统集成相关环节、认证机构等,形成了完整的生态系统。“如今‘600W+光伏开放创新生态联盟’已有超过74家企业加盟。”高纪凡表示。

“600W+光伏开放创新生态联盟”对推动光伏产业高质量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首先,“600W+联盟”以技术创新为驱动力,可发挥各自产业段优势,协同产业链各环节;其次,通过推动标准化工作进程,“600W+联盟”可有效消除封闭创新带来的不一致性;更为重要的是,“600W+联盟”可避免同类技术的过度重复投资,减少产业升级时可能产生的风险。

高纪凡在演讲中表示:“‘600W+光伏开放创新生态联盟’以客户为中心,重构产业链新生态,开启了光伏度电成本下降的新通道,伴随联盟的全面深化与推进,必将进一步加速我国及全球碳中和的进程!”

SNEC开幕致辞

曹仁贤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理事长   阳光电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曹仁贤理事长在为大会致辞中表示,非常希望能够与在座的各位领导同仁一起,积极推动行业创新创造,推动构建行业健康发展新秩序,各位同仁精诚团结通力合作,为进一步降低光伏发电成本,为早日实现3060生态目标作出贡献。

去年这个时候,产业链供应链面临着重大的挑战。大量产品、原料出不去,但是我们战胜了疫情,使光伏和风电在全球的产业链当中,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逆势上扬,每个帮扶企业,每个新能源企业在2020年都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这归根结底是光伏产业的团结,是光伏行业各位同仁克服种种困难,大家努力创新取得的成果。

去年一年发生的最大的变化,党中央总书记提出了3060的伟大的生态规划,提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重大的宣言。行业的使命,行业的愿景由此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自去年展会以后,8月份的展会以后,国家提出了这么大的目标以后,光伏人是给我们的自豪,我们的胸膛就挺起来了,我们的步伐又更快了。

只有更加的去创新创业,更加的去创造它的未来。

在碳达峰的中国的道路上,面临着艰难的抉择,面临着艰辛的道路。应该说现在仅仅是个开始,有很好的市场,但行业还面临着非常多的挑战。目前产业链的供需矛盾存在博弈,存在很多不正常的现象。个别企业在价格管制上面出现了很多的问题,特别是在上游的原材料的话,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目前地方保护盛行,在碳达峰碳中和的路途上,各个地方诸侯要求强制配套产业,推高我们的非技术成本,现在绑架看综合的目标任务。

目前生源的市场化机制还没有完全建立,太阳能风能的发电的成本没有所谓的标杆,煤电电价毫无关系,发电的成本取决于自然禀赋的资源,取决于初投资,取决于银行的利息以及非技术的成本。与现在制定的标杆电价没有任何关系,说明价格传导传统,机制还没有形成。所以当能源真正走向市场化改革的时候,面临着更多的挑战,这些问题都要在未来的5年当中得以解决。

刘汉元   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全国人大代表   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

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全国人大代表、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在大会上强调,我国光伏发电成本也有了大幅降低,2020年平均上网电价已降至0.35元/千瓦时,今年有望全部实现平价上网,预计“十四五”期间还将降低到0.25元/千瓦时以下,届时光伏发电成本将低于绝大部分煤电。

实际上,随着中国光伏产业自身的良性发展和政府部门的坚决落实,再加上良性的经济循环,中国2030碳达峰、2060碳中和目标有可能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提前5到10年实现。

他表示,当前,光伏发电已在全球许多国家和地区成为最经济的发电方式,具备了大规模应用、逐步替代化石能源的条件,成为了全球发展可再生能源的第一主角。过去十多年来,随着产业规模不断扩大,技术迭代升级不断加快,智能制造迅速推广,光伏发电系统成本下降了90%以上,最低中标电价纪录被不断刷新。今年4月,沙特600MW光伏项目以破世界纪录的1.04美分/kWh的价格出售电力,折合人民币大约7分/度。

与此同时,我国光伏发电成本也有了大幅降低,2020年平均上网电价已降至0.35元/千瓦时,今年有望全部实现平价上网,预计“十四五”期间还将降低到0.25元/千瓦时以下,届时光伏发电成本将低于绝大部分煤电。如进一步考虑生态环境成本,光伏发电的优势将更加明显。从消费端看,交通运输用油约占我国每年原油消费的70%,而燃油汽车百公里油费约为电动汽车百公里电费的4到5倍,因此以输出的等效能量计算,消费端的电价为油价的1/4到1/5。目前,世界原油价格为40-50美元每桶,故等效能量的电价成本约为10美元左右。当前光伏发电已基本实现平价上网,因此发电成本实际已经降到了10美元左右每桶原油的价格,且发电全过程零污染、零排放。中国已形成了每年100GW左右的光伏系统产能,产品每年发出的电力,相当于五千万吨石油的等效当量。

在此背景下,加快发展以光伏、风能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推进汽车电动化、能源消费电力化、电力生产清洁化,加速我国碳中和进程,不仅是实现绿色清洁高质量发展和气候治理的必由之路,也是筑牢我国能源和外汇安全体系的必然选择。

实际上,随着中国光伏产业自身的良性发展和政府部门的坚决落实,再加上良性的经济循环,中国2030碳达峰、2060碳中和目标有可能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提前5到10年实现。

(责任编辑:肖蓓)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