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县推进,央企”跑马圈地”拿了很多项目之后...

自2021年6月,国家能源局综合司正式下发《关于报送整县(市、区)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方案的通知》后,去年下半年,分布式光伏整县推进以燎原之势在全国各省铺开

自2021年6月,国家能源局综合司正式下发《关于报送整县(市、区)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方案的通知》后,去年下半年,分布式光伏整县推进以燎原之势在全国各省铺开

自2021年6月,国家能源局综合司正式下发《关于报送整县(市、区)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方案的通知》后,去年下半年,分布式光伏整县推进以燎原之势在全国各省铺开。

央企、国企、民企、地方政府等各方全情投入,在这场大跃进中,央民企扮演什么角色?目前整县开发推进现状如何?有哪些问题?2022年会有什么变化和趋势?让我们来听一下各方代表意见。

光伏整县推进市场解读会议纪要,会议嘉宾 :央企运营专家

【嘉宾发言】

1. 国内整县开发推进现状

我们作为央企现在有三四个整县、一个整市项目在推进中。中国目前整县推进的现状是一共有977个市辖区,1300多个县,393个县级市,117个自治县,49个旗,3个自治旗,1个特区,2个林区,合计2800多个市和县。到2030年中国有要碳达峰的目标,要新增1200GW的装机,新能源要占整体25%,这是非常非常大的一个容量,到目前为止已经公告推进在700个左右,占到了县的大约一半,大约一半多一点点。

签约的投资方基本上是大型的国企、央企,尤其是以国字头、省字头等能源企业占比比较大。原则上现在整县推进的标的电站大概分成四个部分。

第一是成片的可用地、坡、水面,这些可以建设集中光伏电站的资源。

第二是每个县的园区或者单列的工商业屋顶。

第三部分是企事业单位、政府机关、学校、医院等和政府投资相关的一些屋顶以及附属的空地。

第四是农户和部分县市里面的别墅区,一些小区的附属地。

现状是签约的占到了整体县一半多一点,但是现在看虽然签了七百个左右,但实际执行的真正开始的并不多。

2.整县开发中主要的问题

一是投资和管控的问题。资金是公司投资方投的,现在看资金量非常非常大,如果一个县只有一个企业参与的话,其实有且只有国字头公司能供得上,因为一是资金成本利率比较低,二是体量。但同时国营企业对于股权投资、固定资产投资管控是比较严,尤其是在涉及到风险、安全等方面特别重视。

比如刚刚提到的四个市场,也就是企事业单位和政府、机关、农户,其中第三、第四部分市场其实是投资非常非常分散的,点越分散其实是发生安全隐患的机率就越大,也就是潜在风险就越大。所以投资方更加倾向于投资一二两个市场,第一个市场是成片的林地、可用地、坡面、水面。第二个市场是园区、整体区给他们做分布式。

第二个是投资方和政府的分歧。国营的投资方都希望投一和二两部分市场,第一个体量大,第二个省心、点少,但是政府迫于压力倾向于完成整县,不能只投一、二,需要同时兼顾到三和四。所以这个是央企也好,省国字头的企业也好,可能推进的相对缓慢的最重要的一点。

第三个是政策和产权一些法规的一些不完全吻合。工商业屋顶和农户屋顶产权归属都不是政府,尤其是居民屋顶,目前光伏大潮下,接受光伏的人越来越多,所以大家能接触到光伏的投资方也好、建设方都很多。但是政府强推一个企业,必然引起群众舆论性的反对。

前段时间有些地区一些私企,主要是民营企业,利用农户借贷,农户莫名其妙背上一身的债,这个问题也是喧嚣的很,目前不可能去置之不理的。怎么样协调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政府到底担当什么样的角色、有没有权力代替工商业主或者居民选择合作方,这是一个值得大家思考的问题。

3. 未来变化及导向

第一是以后可能会形成一家为主、多家为辅的综合机制。类似于工程总包,政府不需要对十家、八家、一百家能源投资企业负责,跟他去沟通,不止锁定一家,这个感觉是基于市场的原则他可以和下边地方一些能源企业投资方、建设方做沟通,但是必须负责到底。既保证了整县推进的原则性问题,也保证了地方的一些沟通灵活性问题。

第二是形势的一个转变。光伏电站基本上分为集中式和分布式,分布式就分成了两大类,一种和建筑相结合,一种和非建筑相结合。建筑相结合里面又分了两类,BAPV、BIPV。

住建部和发改委现在文件是鼓励BIPV和BAPV的形式出现,基本上对于像刚才上面讲的第三点和第四点,对于医院、政府大楼、学校,房顶不大,但是侧面、立面很大,利用传统分布式光伏不太划算,这些房屋屋顶不规范,可利用面积或者是利用率相对来说比较低,那些薄膜类或者是像钙碳矿,在房屋的立面做电站可能会有一个巨大的空间。

第三是储能的进入。因为新能源的为什么推进的慢很多种原因,第一是成本,第二是不稳定性,不管风能也好还是光能也好,其实不是稳定的。储能将成为重要参与者,尤其现在储能形式非常非常多,有锂电池、钠离子电池、氢能等等。

【提问环节】

Q:国家从刚开始推进整县光伏的话,第一批大概有600多将近700个县市,今年11月份有一些城市它是有说开始暂停增光伏项目的备案,像今天市场也传出来整县光伏可能要暂停,所以说大家也比较担心说是不是可能过去推广的太快会带来各种各样的问题,这个问题您怎么看?您觉得未来整县光伏大概会朝一个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A:大家可能都看到了整县推进的传闻,一开始政府引导向整县推进去做,出了很多的版本,一开始很激进,但是后来呢在国字头、省字头的企业,民营企业跑马圈地以后,再往下深入其实很难做。这涉及到我刚才说的三个问题,第一个是政府、企业、业主、法规这些东西怎么协调,其实并不是那么顺畅的。每个市场比如说农村的固定市场,整县推进光靠一个县政府、乡政府、镇政府去引导肯定是不够的,怎样把这些利益相互很权衡,寻找到一个平衡点这可能是一个问题。

从现在来看最少是有三点原因:

1. 市县如果不实行整县推进的话,政府应该完成不了双碳的指标,任由自由市场推进的话,政府的管控尤其是电网搭载管控其实是很难的,也就是说政府迫于双碳的压力和管控的压力比较大。

2.碳交易市场现在快速增长是一个必然,北京碳交易所交易量非常大,并且价格现在翻了快一倍。对于投资方来说,央企和国企投资的时候他可能很注重这一块。投资收益会发生核算模式的改变,这块怎么样让步给业主,以便于业主和政府相互平衡,这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3.推进的结构顺序变化值得关注。现在先后顺序可能值得大家去关注,因为刚大致讲了整县推进光伏电站有四个市场,到底先推哪个市场后推哪个市场,这个可能是政府要和签约企业去权衡。

Q:整县推进,如果说有某家企业跟当地政府签了一个合作协议,在这个前提下其它企业还能不能在这个地区再去做一些光伏项目的开发?比如说在这个地区下的这种某个工业园区他去开发这个屋顶,这个有没有可行性呢?

A:整县推进从原来签约政策来看,一家企业如果签了一个县或者一个市,其它企业是不能引入的,但是这其实有违背整个法律法规的。但是如果是每一家,就像小区一样的,每家建的东西都不一样,很可能对于美观、管理、安全它都是一些隐患,后边很可能会去谈,可能会由一个大的国企或者是能源类企业把它整县推进谈下来,作为一个整包方。

但是绝对不会像以前一样每一户每一个屋顶都是不同的企业在做,可能是一个小的片区整体分包出去。国家能源集团很可能把某个县区拿下来的话,工业园区可能是自己做,不同小区很可能跟地方一些企业做一些合作。这样政府会有抓手,所有的安全责任找国家能源局去谈的。但是国家能源局也会有效管控,比如整个县分成三个或者是六个,每个类型或者是每个片区去管控,这样对他们来说既达到了整县推进的这种意愿目标,又达到了管理或者叫差异化投资的一些目标。

Q:整县推进之后,分布式接入光伏电网之后,电网会需要做一些统一的改造吗?

A:这是电网的接入问题,不管是原来的普通电网也好,还是工业电网也好,还是农网也好,它需要自己的容量,如果它整体运行容量只有这么多,整县推进容量又太大,它肯定向上一级市网或者是省网申请,进入大的电网,这和整县推进其实没有太大关系的。

Q:会有一些必须要做的一些改造的一个步骤吗?

A:需要看它量级大不大,中部电网相对比较完善,西部用电量比较少,西部资源面积也比较多,可供开发的资源又比较大,所以整县停滞的时候,第一个目标要管控,要停止。西部一个村青海也好,西藏也好,甘肃也好,新疆也好,一个村可能有多少平方公里这个我不清楚,但是它可利用面积是非常非常大的,它发的电本身就是受控的。对于东部电网比较完备的是电网几乎不需要做任何的改造。

Q:配储能的问题,现在不同的省份配储的比例不一样,整县推进的话未来会不会要求统一配这个储能呢?

A:现在每个省对于储能的要求在整体电站或者集中式电站,每个省不一样,每个省实际上发布的要求原则上不是太高,比如说安徽省10%一个小时,就是电量用量10%一个小时。安徽省10%和一个小时的要求,集中中标的其实基本上已经到了25%两个小时,基本上符合政府的要求了,符合政府的要求对于电站建设企业来说基本上10%左右的成本增加。

原则上说,因为本地容量会非常非常大,但是国家发改委、供电总局对于电网销量引导性希望就地吸纳。分布式希望在当地消纳掉。这一块要不要做储能目前没有明确的文件,对于每个市的集中式电站现在基本上都有一个指导性意见的指标,但是没有强行规定。虽然没有强行规定,但是基本上在进到省市发改委去批的时候,省发改委他会按照配储能的比例从高到低去批。整县推进因为它的接弱点比较分散,所以配储能要求不如集中式电站那么急迫。

Q:央企之前在跑马圈地拿了很多项目。像国电投、三峡拿的项目会比较多一点。您能否介绍一下他们整县实际落地情况是怎么样呢?具体一个案例可以稍微简单介绍一下。

A:大体情况是,每一个大型企业能源类企业把地圈到以后,我刚才讲的四个电站的:一个是集中式,第二个是工商业屋顶园区式,第三个企事业机关、学校、医院,第四个是农户。其实大型企业基本上倾向于建设一和二,对于三和四目前他们在谈判过程中间,包括我们自己都不是特别愿意接触,尤其第三点企事业单位、政府机关、学校、医院,楼比较复杂,电价也不高,对于投资收益率不能保证。

如果不能弱光发电的话,它的投资收益率是非常非常低的。整体来说基本上大家只是把它签下来,希望以一个次序去做,先做集中式园区的工商业,再做三和四企事业单位和农户,真正同步进行的目前几乎没有。

Q:今年有很多民企也做户用的光伏,结合前面的情况当地政府肯定想把一二三四打包一起做整县推广的,但是大型企业倾向于1跟2。我是不是可以认为3跟4可能是给民企带来更多的机会,结合刚才之前您的一个设想,政府也希望有一个抓手,不希望市场上主体太多。是不是就可以说以后市场确实有一个整县有一个大中企业来做,他更多会把三跟四切分出去,切分给一些民企做互用光伏?

A:原则上大家都这么倾向认为的,但现在从投资情况来看,因为工商业大型的屋顶动辄几万平方上十万平方的和民用的也就是几十平方来比,它的建设类型是不同的,包括它用的逆变器,包括它用的线路,包括它用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这一块原则上仅仅从投资收益率来看,民用投资收益率会更高一点。

比较符合民营企业去做,民营企业相对灵活性比较高,和村民、村长尤其是地方上打交道的会比较灵活,因为央企现在的管控和村民谈判有的时候真的不是那么特别的容易。原则上大家再去签整县推进的时候,虽然是签了,绝大部分的央企都是倾向于尤其是农村的和某个地方私营企业去做,基本转给他们做比较合适一些。

Q:以后光伏的维护虽然整县集中式规模也可能是有限,再加上这么多户用更加分散。央企自己做运维成本比较高,我想以后是不是像刚才说的当地的一些民企去做运维其实它是有很大优势的?

A:原则上其实如果是大型电站维护,央企是更有优势的。但是对户用维护点比较分散,央企管控模式和管理规定不是特别的细,这部分给民企去做更加合适。运维其实包括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正常电站运行和维护,保证电站正常的运行,这是第一个部分最基础的部分。

第二个部分很可能会涉及到和方方面面打交道,比如说像农民这一块分成了地方的企业一些私企或者叫民企更加灵活,因为央企毕竟是现在整体的管控比较严格的,这一块机制不是特别的灵活。这里三和四的,三还好一些,属于政府类的维护,有一些是四运行维护更倾向于民营企业去维护。

Q:有没有做过测算,农户屋顶的规模在这里面有一个占比吗?

A:这个每一个地方它是不太一样的,其实现在每一个县规模也不是特别准,我们每个县基本上按照500户来算,当然有的村大有的村小,500户基本上按照50平方来算,一个村基本上在3万平方。3万平方按照现在的比例大概做到4兆到5兆的样子。

Q:现在民营大概分为两种创业模式,第一种屋顶的资产是在农户手里,农民用这个现金或者是金融贷的方式去买断,电全额上网,用上网的电费还贷。第二种可能是相对于规模大一些,自发自用,余额上网这种方式。这种方式有一些民企持有这个资产。想请问一下专家是怎么看待民企持有资产和农户持有这个屋顶这两种商业模式。另外之前您有说农民欠款的问题,农民莫名其妙就会有一个金融的风险在这里,专家您后期怎么看待这两种商业模式的发展?

A:事实上对于农村户用的一些否定基本上都是基于前面的几个月,就是几个月以来大家都会关注到问题,说的难听的报道是欺骗农民,让农民背上一些无妄之灾。说的好听点,在农民不知情情况下在做什么,这个是比较温和的。在开发农村屋顶情况下,有一些民营企业他们是无所不用其极的,虽然有足够的灵活性,但是绝对是缺少了央企、国企这种大型企业的规范性。和每个人、每个农户去谈判的时候,都是赤裸裸的现金或者是礼物去吸引人家,但是吸引完拿一部分钱走了,那部分资产就像您刚才讲的是金融贷,金融贷主体其实是农民。5%到10%保证金都在银行,其实他赚的利润可能一共是30%或者是20%,有10%留在银行,但是这一块远远不足以覆盖农民潜在的风险。他们做的电站其实规范性不行,因为它是一次性交易,拿完钱走人,所以他们在材料的选择,包括电缆包括组件,包括一些逆变器,都基本上选做完三个月内五个月内不出问题我就走了,这是一个风险。

对于农民来说,第一个是背债的风险,第二个是电站安全的风险。因为它是高压运营的,这上面很可能到夏天就会失火,线路就会老化,这对农民来说有两个风险。所以我们和央企讨论过程中间更加倾向于还是由大型企业来投,规范它的设计,规范它的接入,杜绝安全因素,然后和农民清清白白说好你是欠钱还是不欠钱,大额电站你可以选择持有或者不持有,都是两种方式,很可能后边都会有。但是很可能就不会以农民的金融贷,因为农民的金融贷说白了它的债务人是农户,央企自己再去开发这个东西的时候更加倾向于央企自己的钱,因为央企自己的钱相对于还是比较便宜的。这个其实是国家发改委也好,地方的发改委也好,更加倾向于引导农民去多用电。对于大型的用电型企业、高能耗企业是控制的,但是对于农民我们是倾向于让他多发电、多用电、就地消纳。

Q:因为农民的这些屋顶它规模比较小,如果说全部是央企去控制的话,它可能比较分散。有一些民企自己持有资产,不需要农民付钱,屋顶是归这个民企的,是不是这种商业模式可能对于整县推进对于农户这一块就是国企的接受度会更高,政府的接受度会更高,可不可以这么理解?

A:后边可能会由企业来持有的比例会增加,现在其实是在皖北、河南、苏北、山东的西北,这个大圈圈基本上已经出现了好几个类似的企业。安徽有几个地方性都是在企业持有,后边很可能会增加。

Q:从整体市场来看看民企发展,其实对于农户这一块可能民企集中度也会提升,因为他持有对资产要求需要有一定的资金规模,刚才您说对于技术上、安装上包括安全都有一定的要求,如果以持有资产商业模式来说,头部民企集中度会提升?

A:整个的设计不管是央企还是民企持有,都应该是规范的程度会高一些。其实整县推进其中一个目的也是这样,以前太分散了,现在去把它规范性的把标准建立起来,对于皖北怎么投,对于苏北怎么投,根据各个地方建筑特色怎么样设计、怎么样接入,对于电网怎么清电网,整县推进里面也有一个要求是这样的,统一企业推进,但是统一企业要标准化推进。

Q:现在市场风向或者政策是公司做了一二必须做三四,现在可能要求国企投入一些人力做农户这一块,可以这么理解吗?因为以前农户这一块可能90%以上都是民企在做,我不知道我理解的对不对?

A:刚才讲一二其实是大家都是香饽饽,大家都在抢,三四刚才讲了因为企事业单位、学校、医院这些建筑的特点可能会去涉及到不仅仅是投普通的光伏,可能更多的去嵌入一些新的技术,BIPV做这些,在它的形式上更加丰富,不仅仅是一个很呆板工业化电站的量。BIPV可以做成多种多样,可以做成欧洲小镇、可以做成彩色梁桥,这些可以做得到的。第三个形式可能会采取变化的技术,引进新的技术,BIPV这些技术全部嵌入。第四个引入一些光热也好,很可能也会去多元化,不仅仅是现在的发电,可能会烧烧水,一些制冷,有一些新的功能在里面。第三第四央企、大型国企也会选择性去进入。当然不会像民企那么激进那么分散,它的考虑更加标准化、更加规范,也就是三和四其实也是在准备中。

Q:储能这一块有什么新的要求吗?一二三四的话对于储能的配备有不同要求吗?

A:目前没有,目前各个省市对于集中式有储能的要求,每个省市是不一样的,基本上要求是10%,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分布属性没有规定。

(责任编辑:奚霞)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