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云来:新能源投资可替代房地产!未来20年200万亿

金融专业人士、中金公司前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清华大学管理实践访问教授朱云来

金融专业人士、中金公司前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清华大学管理实践访问教授朱云来

气候变化

气候变化

太阳潜能

太阳潜能

发输储用-总测算

发输储用-总测算

储能容量与投资规模的测算

储能容量与投资规模的测算

11月22日,由《财经》杂志、财经网、《财经智库》联合主办的“《财经》年会2024:预测与战略”在北京举行。

中金公司原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清华大学管理实践访问教授朱云来在会上发表了题为“理性认知世界、重整发展逻辑”的演讲。

他指出,碳排放直接对气候环境产生影响,解决办法之一是更加全面应用新能源。而太阳能是地球上所有能源的终极来源,也足矣为人类未来的经济活动提供足够的能源。

朱云来认为,当前光电的总体成本比火电高出来的部分,实际应该看成适当的碳税标准。如果全部用光伏替代过去的火电,发电本身没有碳排放,多花的成本相当于把外部成本内部化。如果再结合抽水蓄能等,系统的储能成本最终有可能会十倍、百倍地降低,会彻底完成向新的能源体系的转移。

谈及经济发展的调整问题,朱云来表示,新能源是新的目标,因为影响到未来的、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是完全有必要的投资。一定程度也将促进了经济增长动力的自然转换,可能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驱动。

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朱云来:谢谢主持人的介绍,很高兴参加财经的论坛,一转眼好像已是第21届了。我今天的题目是《理性认知世界、重整发展逻辑》。我们这节是探索中国经济增长新驱动,我简单讲一下什么是理性的认知,即客观的对于经济的认识。

我今天想重点讲的是探寻中国经济增长新驱动。我们这两年有了大量的关于“双碳”的讨论,碳达峰、碳中和。我做了一些计算,也算是一个分享。世界的碳排放从1850年开始到现在差不多170多年的数据,一直在上升,大气里面二氧化碳的浓度也是从1850年的285到了现在的412,差不多增长了50%。这是碳排放直接的结果。碳排放出来以后,在物理世界里面存在,包括在海洋、大气、生物圈的存在。总的排放折算出来是6.9个PPM每年,其中有三分之一是蓝色的被海洋吸收了,这个跟中学物理里面学的气体分子能够溶解于水产生的结果是一样的。植物圈通过光合作用吸收的一部分,还剩下差不多三分之一最后剩余在空气里面,影响着气候变化。

现在的温度比170年以前的平均气温增加了1.5度。按照科学家做的预测,如果二氧化碳浓度升到了一倍,就是100%,大气温度平均会升高3度,现在二氧化碳浓度提高了一半,也就是说二氧化碳浓度升高了50%,温度升高了3度的50%,就是1.5度左右。大气的影响最后是恶劣天气频发,我想现在大家都比较深刻地感觉到了。根据气象科学的系统研究,这些应该人类活动,化石燃料的燃烧产生二氧化碳的后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开发新能源,要实现“双碳”目标。

主要解决办法之一是用新能源,包括风、光等,我认为最主要的还是光,当然风也有相当的作用。

太阳能是我们地球上所有能源的终极源头,它也足以为人类未来的经济活动提供足够的能源。说起来很简单,太阳斜射照在地球的水平面上,提供的能源量可以科学计算,首先有一个太阳常数,也就是说在大气层之外太阳辐射到地球,它的能量每平方米有1367瓦,它要穿过大气经过折射反射等影响的过程,最后有54%也就是一半多能够投射到地面。我们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六点,相当于等效的直射日照小时是7.6小时,不同纬度的太阳辐射值也是不同的,可以通过公式进行计算。总而言之,这是太阳能给我们提供的能量基础。

太阳能发电系统是由发电、储电、输电、用电的全过程完成。这里面,中国西北是我国平均太阳辐射强度最强的地方,但是大部分的人口工业都是在中国东南部,如果合理布局可能需要通过长途的输电过来。我做了一些基本的测算,根据目前市场上的数据,这还不是很激进的数据。从发电光伏板开始,我们生产生活用电每年约8万亿度电,如果把用电的总量除以每年的365天,每天约230亿度,要用多少光伏电板才能发出230亿度呢?折算下来就是300亿平方米,大概就是3万平方公里。约海南岛的面积。

我们关注的新能源,尤其是光伏,是间歇性的,昼夜出力不一样,晚上要用电怎么办?就一定要有储电。如果一天用电230亿度,假如昼夜用电差不太多,就是115亿度储下来,如果按照现在已经有的供给,储一度电的电池成本是3000块钱,我们算出来整个的投资系统总成本里面的第二列,大概储电需要183万亿,总投资253万亿。这些数字会随着价格有一些出入,但是问题不大,最主要是先说明这个总体的投资规模。折算下来1.5元一度电,作为比较,原有的火电基本上是6毛钱一度,是它的两倍多一点。在这样的技术体系里面,发、储、输、用全方位投资可以做到,暂时还是比现在我们实际电价更贵一些。我最近去旧金山开了一个能源讨论会,听到很多机构的储能成本已经做到1000块钱一度,如按这个价格折算下来,可能光伏发电系统的价格就跟现有的煤电的价格差不太多了,最多略高一点。

如果我们再有一个更系统、更规模经济的储电方式,比如说抽水蓄能等。大家可能也听说过重力储能的方法,是通过重物的提升和降落来存储或者发电,如果我们把两个水库,一个建在高处一个建在在低处上,需要储能的时候将水从低水库扬到高水库以此来把电力转化为重力势能,需要发电时候再从高水库放到低水库以此来把重力势能转化为电能。我们可以做一个估算,成本可能会大幅度的降低。据估计长江三峡水库总投资约2500亿,拥有约400亿方库容,坝高185米。我们算了一下这400亿方如果有100米的高差,正好可以产生100亿度的电能,如果要是这么算的话,我这100亿度的电能,利用这样的水库来做,实际上单位成本变成25元一度,这比刚才说的每度上千元成本要低得更多,可以使得整个新能源的光电总体成本变得比火电还要便宜,我们现在光伏科技的进步已经到了足够成熟的阶段。 

当然,也还可以换一个角度看待,目前光电的成本比火电高出来的部分,实际应该看成是某种碳税,所谓碳的价格。因为我现在如果用光伏把过去的火电全部替代了,发电就几乎没有碳排放了,没有碳排这样的外部成本。那么多花的成本相当于把外部成本内部化了。如果我们继续在储电的基础上迅速进步,比如储电的成本在未来三年、五年、十年之内再降掉一半应该完全可能。根据我的计算储能再降掉一半就非常接近火电的成本了。如果再能更充分利用抽水或其他大规模储能,系统的储能成本有可能又会十倍、百倍地降低,这样将促进彻底完成向新的能源体系的转移。

怎么才能最经济,最有效地转移?如果我们在这一天宣布说以后再也不再修建火电发电厂了,实际上这个时间点就可能变成了碳达峰时点。因为我不再修更多的火电,它所有的煤炭消耗也就应该达峰了。随着它资产设备自然的折旧,假如说有二十年,每年折掉5%,二十年以后就自然变成零了,也就是碳中和了。如果我们2023年宣布开始停建所有的火电,二十年以后就有可能碳中和了。如果随着火电自然折旧退出,替代的都是绿色发电的话。

这也同时说明即便是传统火电系统的能源公司,它也可能完成自身的转型,因为它可以用现有电厂产生的现金流(利润和折旧),去投资新的替代的绿色发电的产能,这样二十年以后传统能源公司就自然地变成了全新的能源公司,而且这些已购火电设备也应该是物尽其用,最后完成自然折旧,也就系统地完成了能源的转换。

这样估计下来,总共是200万亿的投资,二十年完成,每年10万亿左右的规模。我们现在谈到经济发展的调整问题,比如说房地产,过去房地产的总体系统投资每年也达到了10万亿左右的量级规模,现在恰好可以由新能源的投资予以替代。因为房地产相对来说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足够中国目前的需要了。新能源是新的目标,而且因为影响到未来生存环境,包括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这是完全有意义的投资。这样正好起到了经济增长动力的自然转换,也就是探寻中国经济发展的新驱动。而且经过二十年的努力以后,我们就会系统地打造了全新的能源体系,有望彻底地实现绿色地球,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当然,这里也需要社会各界专业人士从不同的角度和讨论完善系统的估算,希望我们能够带来一个全新的发展机会,为未来的二十年提供系统性的发展动力,谢谢大家!

张燕冬:其实是上了一课。大家不知道朱总的博士是气象学博士,朱总的硕士有两个,一个是会计学,一个是MBA。朱总今天逻辑是非常强的,朱总本身就是交叉学科的一个“产品”。我还没有完全消化,但是有一点他从气变谈起,包括太阳的潜能,包括为什么说新能源能够实行系统的转换,是因为随着新能源的发展,光电的总体成本可能会比火电的成本降低。这样一个判断,您觉得在中国,这个成本相对持平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朱云来:从现在看各方面的数据及行业动态,尽管也有人说发展太快了或者过剩了,我认为总体装机规模是巨大的。比如,我们实际需要的3万平方公里的面板装机,如果你要考虑到阴天还得再乘上2甚至3,200万亿总体市场规模是可预期的。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在当前阶段可能需要市场健康有序的发展,如果大家看清了这个发展的方向,都同时跳进来,低水平的重复竞争,还是会有点可惜。所以阶段性的出现一些波动,也正是在充分利用市场经济,通过市场选择,市场竞争比拼使得总体最有效率的企业胜出。

刚才说的成本,比如目前测算的3000元一度的储存成本,度电成本约为1.5元,据某些业内人士估计的1000元,甚至700元人民币一度,那么已经比火电的0.6元左右的度电成本还低了,而且火电的成本也不完全,它的碳排等外部成本并没有被包括进来。如果都包括,用电的成本也并不止0.6元,这里还是需要更系统的计算。

而且这里有一个角度,因为是通过二十年分步实施的,比如说现在认定了某一项技术,但是我们投了几年以后发现有更好的技术出来,比它便宜的很多,我们再调整应用更好的技术,总体损失可能也并不大,就是前面这几年刚刚投的部分,二十分之一/之二。可能最重要的还是应该早一点行动。以行动助推社会认知,使大家知道储能方法有很多高效低成本的,我今天跟企业交流就有这个感觉。现在大家做电池很多都盯着汽车的动力电池,其实汽车动力电池跟潜在的储能电池相比,可能只是十分之一而已,我们还有十倍的市场可以做储能电池。

现在有很多项目好像都在弃风弃光,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储电,如果你一天用电200亿度,你配套的储能就至少得要100亿度,就是一半,很可能考虑连续阴天的问题还要预先存几天,这样有可能要提高几倍。这个比例需要更全面的充分论证。

(责任编辑:钟清韵)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