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可再生能源混乱局面令顶级EPC公司退出太阳能领域

  • 2020年02月14日
  • 作者: Selina Shi

    Selina Shi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 翻译: Selina Shi

    Selina Shi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由于电网故障及其他因素损害了市场机遇,澳大利亚部分最大的太阳能电站建设方将不会签订新的业内合同。

周三,Downer Group宣布将退出大型太阳能领域。此前,截至2019年12月的六个月财务业绩显示,公司建筑业务的低迷已导致盈利能力大幅下降。

这家总部位于悉尼的巨头公司的首席执行官Grant Fenn表示,Downer退出太阳能行业与过去一年“蒸发的市场”有关。行业运营商正在努力应对大型功率损耗以及和并网、电网稳定性及设备性能等问题相关的风险。

 “毫无疑问,这些问题会及时得到解决。但目前,我们认为建筑市场在中短期内不会接受我们在这些问题上的条款和风险立场。所以我们退出了。“Fenn补充表示,公司会交付已经签约的光伏项目。

该集团将自己视为澳大利亚可再生能源领域 “最大、最有经验”的EPC公司之一,公司拥有2.3GW发电项目。迄今为止,公司太阳能项目包括据称是澳国最大的电站–349MW的 Limondale电站,该电站由Numurkah (128MWp)、Beryl (110.9MW) 和 Clare (100MW)项目组成。

首席执行官Fenn表示, Downer退出太阳能行业 “令人失望而又不可避免”。他认为,这不会对现有计划和未来项目产生重大影响。“现实情况是,当我们把目光投向市场时,尤其是我说的太阳能市场时,会发现中短期市场并不存在。”

资金短缺和电网混乱的双重打击

在哪些情况下,Downer会重新考虑退出太阳能建筑行业的决定?截止本文发表时,这家悉尼巨头公司尚未就这一问题向PV Tech提供答案。

目前的市场迹象表明,澳大利亚可再生能源在短期内仍将继续面临挑战。继2019年实现LRET目标之后,行业协会已就绿色能源投资的“戏剧性”下滑和缺乏政策激励提出了警告。

投资人信心已降至18个月来的低点,电网问题仍然是最常提及的问题之一。太阳能行业要求电网运营商改革所谓的边际损失因子规定,这些规定大幅减少了项目收入。而迄今为止,太阳能行业并未在这一方面取得成功

在澳大利亚,除了丛林大火外,市场设计的影响伴随着极端天气的危机也席卷了大片东南地区。近期有消息表明,除了雷电和沙尘暴外,大火给运维专业公司带来了“独特的挑战”。

尽管市场动荡不安,澳大利亚仍是开发商的目标市场,这些开发商正在为大型混合可再生能源企业以及像壳牌这样的石油巨头寻找市场。官方数据显示,可再生能源项目的稳定增长推动电价在去年跌至三年来的低点。

部分分析师提出的2020年预期为所有太阳能领域描绘了光明前景。一月,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表示,今年或会投运创纪录的3.6GWac大型光伏和风电项目。鉴于2019年的稳健表现,SunWiz对小型项目的前景表示乐观。 

PV-Tech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Selina Shi)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