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定义进口税,成为太阳能项目的“有用先例”

  • 2019年05月10日
  • 作者: Tom Kenning

    Tom Kenning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 翻译: Selina Shi

    Selina Shi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印度中央邦Rewa太阳能电站的上网电价创纪录新低。

印度中央邦Rewa太阳能电站的上网电价创纪录新低。

ACME Solar总裁和一位业内分析师表示,针对当地公司ACME Solar开发的各种光伏项目,印度中央电力监管机构将太阳能保障税的分类定为“法律变更”,这或成为未来项目的标准。

申请方ACME表示,印度对来自中国、马来西亚和发达国家的进口电池和组件征收保障税提高了公司中央邦Rewa太阳能电站项目和拉贾斯坦邦Bhadla太阳能电站项目的计划成本。

中央电力监管委员会判定,由于ACME在征税前已就其项目达成协议,因此采购方Solar Energy Corporation of India和三家拉贾斯坦邦配电公司应该给予补偿。虽然规定了15天的调解截止期限和60天的付款期限,但中央电力监管委员会并未接受ACME提出的自征税日起产生的费用索赔申请。

中央和各邦裁决的先例

Acme Solar总裁Sandeep Kashyap向PV Tech表示,在购电协议条款类似的情况下,中央电力监管委员会对保障税的首次判定不仅是未来决议的“先例”,也将为国家监管机构的决策奠定基调。

咨询公司印度之桥执行董事Vinay Rustagi也向PV Tech表示, “中央电力监管委员会的裁决确实为太阳能行业树立了一个非常有用的先例,但‘法律变更’条款在不同的购电协议中并不一致。所以,仍然需要根据具体草案逐案得出不同的结论。”

 “另一个问题是,配电公司和以前一样面临着困境,它们是否能找到可以承担额外费用的资金。”

两组项目的中标上网电价都是史上最低的,拉贾斯坦邦每单位价格为2.44卢比(合0.035美元),该裁决让ACME如释重负。公司创始人Manoj Upadhyay曾于2017年11月向英国《金融时报》承认,他对Bhadla太阳能电站如此低的出价表示遗憾。然而,自那时起,组件价格又回到了快速下行通道,中央电力监管委员会本周的裁决会有助于Upadhyay的公司发展。

清晰的付款时间表

虽然Rustagi对配电公司的付款提出了警示,但Kashyap对中央电力监管委员会制定的明确的付款条款和时间表持乐观态度:“这一次的订单非常直接,从配电公司或其他人协调付款目标所需时间的角度来说,条款没有任何歧义。”

保障税实施后,已签署购电协议但没有为光伏项目购买组件的项目开发商们一直在寻求政府免征税的保证。印度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部成员一直表示,这些公司会获得批准,但太阳能行业仍在等待书面正式确认。另一个重创光伏行业的臭名昭著的税种是GST税,许多厂家不得不等待赔偿,人们担心,此次赔偿会以同样的方式延误。这些问题影响了去年的投资者信心

虽然中央电力监管委员会的裁决减轻了其他开发商对赔偿申请的担忧,但马哈拉施特拉邦监管机构已在四月做出了有利裁决。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启动赔偿流程,开发商们在缴纳税款后就可以与委员会接洽。

回复ACME提案的三家拉贾斯坦邦配电公司是Jaipur Vidyut Vitran Nigam Ltd.、Ajmer Vidyut Vitran Nigam Ltd.和Jodhpur Vidyut Vitran Nigam Ltd.。

最近,ACME还与中国供应商中电光伏发生了争执,这导致印度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部将中电光伏列入了黑名单。

PV-Tech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Selina Shi)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