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行业新殖民主义!

  • 2022年06月19日
  • 作者: Selina Shi

    Selina Shi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 翻译: Selina Shi

    Selina Shi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EDF自下而上的分布式太阳能-储能电网将是撒哈拉以南非洲能源转型的关键所在。

EDF自下而上的分布式太阳能-储能电网将是撒哈拉以南非洲能源转型的关键所在。

尽管进展仍过于缓慢,但全球思考气候变化的方式已发生了明显转变。在常规气候灾难、廉价可再生能源、基层压力和COP26等全球事件的催化下,世界各国政府和企业对向净零排放过渡的态度正变得越来越认真。

但是,这些活动主要集中在特定地区——富裕的西方发达经济体、印度和中国等新兴超级大国以及其他一些处于有利转型地位的国家。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等地区,进展则较为缓慢。仅仅实现这些地区的电气化就需要3500亿美元的投资,但目前远未达到这一水平。不仅如此,尽管潜在需求强劲、可再生能源电价低廉,但错位的基础设施摇摇欲坠,现金短缺的电力公司正在努力适应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变。

部分问题在于能源行业的新殖民主义做法。Wood Mackenzie能源转型实践首席分析师Ben Attia表示,"能源行业以新殖民主义的方式运作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从撒哈拉以南非洲等贫困地区攫取的利润和资源常常被带回西方。

PV Tech Premium与Attia讨论了这一情况,以及是什么阻碍了非洲大陆实现更高程度的能源独立。

可再生能源走的是石油和天然气的老路么?

在非洲规划的许多可再生能源项目是以出口为导向的,所产生的电力将用于其他更富裕的国家,这意味着当地国家仍然严重依赖化石燃料,利润被带出国门。Attia表示,这对非洲地区来说并不新鲜。

"显然,奴隶制和殖民主义是非洲大陆与西方世界关系的一部分,""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一直存在着一种剥削性的项目模式,这些项目已经建成,而且以出口为导向。"

尼日利亚的地球母亲健康基金会主任Nnimmo Bassey对此表示赞同, "几十年来,非洲大陆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为外国市场提供了食物,但这只是搅浑了水,制造了暴力,让人们陷入寒冷和黑暗之中。”

"在某种程度上,可再生领域也是如此,""无论是石油天然气还是阳光或风能,偏向于出口导向的项目希望利用资源,将它们出口到非洲大陆以外的地方用于消费。"

Attia以拟议的Desertec和X-links项目为例,"这些项目不一定本质上不道德",但侧重于出口导向的商业模式将非洲生产的电力运往欧洲消费,这种做法延续了Attia所说的、在殖民主义时期建立起的系统。

此外,这一地区的电力基础设施投资严重不足,其系统往往是为了方便开采和出口,而不是为了当地居民的消费。

非洲的大多数公共电力公司都是亏损的,维护现有资产或投资新资产的能力有限。根据WoodMac的1.5摄氏度 "加速能源转型情景"(AET-1.5)报告,在同等成本没有出现下降的情况下,现金紧张的电力公司的收入可能会出现下降,导致维护和扩大网络更加困难。

因此,Attia认为,一个不同的电力生产和消费系统或会在该地区占主导地位,这个系统越来越依赖于自下而上的分布式太阳能-储能重型电网。

"自下而上的分布式太阳能-储能电网不仅可以改变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能源未来,而且对下一代全球电力公司商业模式的思考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按我们说的做,而不是按我们做的做”

与此相关的问题是,在迈向转型的过程中,非洲国家是否应该继续开采化石燃料储备。Attia指出,非洲人对全球排放总量的贡献累计不到3.5%,即使非洲大陆化石燃料的衍生用电量大幅增加,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年排放量相比,"也只是一个四舍五入的误差。"

"能源可以促进发展与经济增长,能源也是问题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它们之间存在一种平衡,而这个问题并不是你创造的,"他指出,西方国家要求非洲国家不要开采那些当初帮助他们致富的燃料,这引发了一场争议。

事实上,本月早些时候,爱尔兰前总统、联合国人权专员兼联合国气候特使Mary Robinson在支持扩大非洲天然气勘探时引发了轩然大波,她表示,储量应该被没有通电的6亿人使用,而不是出口牟利。

同时,人口增长、快速城市化进程和经济结构转型将使该地区的2050年电力需求增长近8倍。届时,世界上许多最大的城市都将位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

人口的增长已经超过了清洁电力的供给。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的数据,撒哈拉以南非洲在全球未通电人口中的比例从2018年的71%跃升至2020年的77%,而大多数其他地区在电力获取缺口中的占比都有所下降。

新冠使情况变得更加糟糕,由于投资风险更高、项目进度更长,因而通电比例下降,资金出现枯竭。Attia解释称,欧洲可再生能源项目的平均生命周期为18-24个月,而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这一数字上升至48-60个月。

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总干事Francesco La Camera表示,"我们需要加速可再生能源的国际公共融资,特别是在最贫穷、最脆弱的国家。我们未能给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提供支持。”

富裕国家曾承诺至2020年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但这并没有发生。他表示,在融资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一地区有强劲的需求和供应基本面,如果这些基本面得到释放,可再生能源的开发会大幅增长。

编辑视角

与在更为发达的地区相比,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开发可再生能源项目确实面临更大的挑战,虽然如此,对清洁能源的需求是存在的,这一地区的气候条件也很有利。

但是,这些项目必须越来越多的为这些地区的人民和在当地纳税的能源公司所使用,而不是为了富裕国家的利益而掠夺非洲大陆的自然资源,这个故事已经上演了几个世纪。无论是太阳能光伏还是其他,非洲国家需要尽可能多的拥有自己的资源。

西方和其他国家的评论员也应该谨慎的告知非洲国家,不要在短期内开发他们的自然资源,几个世纪以来,西方就是那样做的。也就是说,从非洲资源中受益的是富裕国家,继续关注化石燃料将使非洲大陆长期依赖肮脏的燃料和西方社会。

全球仍有7.33亿人无法获得电力,24亿人仍在使用损害他们健康和环境的燃料做饭。如果我们认真考虑向净零排放的公正过渡,那么所有这些人都需要获得清洁电力,而富裕国家在支持这一点上要发挥自己的作用。非洲需要建立一个基于当地情况和需求的可再生能源开发新系统,而不是回到过去的殖民主义做法。  

(责任编辑:Selina Shi)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