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 “对储能重要性的认识”不符开发可再生能源的雄心

  • 2020年11月18日
  • 作者: Andy Colthorpe

    Andy Colthorpe

    记者,Solar Media Limited 旗下 PV-Tech

    安迪•科尔索普于2013年夏加入PV-Tech团队,此前曾在新闻会展信息公司拥有五年的记者工作经验。安迪于2004年毕业于牛津大学彭布罗克学院(Pembroke College, Oxford University),并获得东方研究学位,主攻日本文化、语言和历史。他对当前时事、文学、历史、体育和嘈杂音乐十分感兴趣。安迪目前为PV-Tech、《Solar Business Focus》和《Photovoltaics International》撰写各类文章,并有效利用了其对日本的了解。他对在一个可促使整个世界对其产生关注的产业内工作,以及产业为化石燃料和核能提供可行的商业化替代方式时所遇到的挑战津津乐道。安迪还十分享受在太阳能产业内所进行的研究、撰写、项目参与等工作,并表示自己总是会受到共事之人的热情感染。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 翻译: Selina Shi

    Selina Shi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2014年,德国一个大型太阳能光伏电站的电网平衡储能系统在Alt Daber落成。自那时起,全球储能市场格局发生了诸多变化。

2014年,德国一个大型太阳能光伏电站的电网平衡储能系统在Alt Daber落成。自那时起,全球储能市场格局发生了诸多变化。

Wood Mackenzie Power & Renewables公司的新研究发现,在可再生能源开发领域,欧洲电力市场已超过了美国和中国。虽然如此,欧洲大陆的政策制定者们尚未认识到储能对于整合可再生能源项目和电网的重要性。

Wood Mackenzie首席分析师Rory McCarthy表示,在美国,储能项目已经实现了快速发展,尤其是在电网侧公用事业市场。这主要是由于垂直一体化公用事业公司的采购推动了储能项目发展,此外还有投资税收抵免政策提供的良性激励措施。

McCarthy表示,“ [美国的垂直一体化公用事业公司]可以评估整个系统项目组合的运营和交付要求,在此基础上进行招标。最终,它们可以与成本最低的技术组合签订合同,提供整个系统解决方案,在确保交付高质量电力的同时,给予投资人最理想的回报。”

相反,欧洲储能是“以商家为基础,风险更高、融资障碍更多”,市场参与者也更广泛。至2030年,美国或占全球储能项目容量的49%,而欧洲的份额一直在减少,从2014年的44%下降到2019年的30%。

根据Wood Mackenzie的分析,到2025年,这一比例可能会下降到仅为20%;到2030年,下降到13%。McCarthy表示,欧洲储能项目取得类似美国和中国的快速发展和未来预期“几乎是不可能的”。

“尽管如此,从比例角度来说,与地球上其他地区相比,欧洲会继续拥有更多的可变可再生能源(VRE:指风能和太阳能),”

“在提供低成本、低碳电力的同时,VRE的不可调度特性令电力系统面临着灵活性的挑战。特别是在2020年新冠疫情的几个月封锁期内,我们目睹了大量VRE对系统的影响。大量VRE会导致低电价和负电价,表明系统缺乏灵活性。”

“储能技术可以实现零碳排放,提供急需的灵活性。储能技术可以让电价更加稳定,为终端消费者所承受。因此,储能技术处在应对这一挑战的前沿阵地。”

最近,欧洲能源系统分析公司EnAppSys报道了整个欧洲大陆日益严重的负定价现象,这主要是由于在电力需求并没有很大时,电网中存在的大量可再生能源发电造成的。EnAppSys分析师向Energy-Storage表示,随着储能时长的不断增长,储能项目的开发有助解决这个问题

更广泛的采购机制是机遇所在

Wood Mackenzie的Rory McCarthy表示,除了一些国家在欧洲开发可再生能源项目和实现脱碳目标的雄心之外,欧盟委员会还 “要求通过清洁能源一揽子计划,让储能公平参与装机容量市场和辅助市场,这是一种进步。”

Wood Mackenzie认为,政府主导的拍卖和招标(推动欧洲可再生能源开发的主要机制)应该承认储能,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可再生能源电站项目应该如何“混合”电池或其他形式的储能。分析师Rory McCarthy表示,拍卖的目的应该是鼓励发电商在最需要的时候向电网供电,“......而不仅仅是在阳光照耀或刮风的时候供电。”

德国已启动了首个所谓的创新招标,这种创新招标将合同授予配有储能的太阳能项目。德国计划将这些项目延续至2028年。

储能集团BVES的政策和市场专家Valeska Gottke本周向Energy-Storage.news表示,这些招标项目被纳入了明年出台的一套可再生能源新法律,虽然仍需进一步考虑这些项目的设计,但这已经迈出了积极的一步。否则的话,这套新法律将会饱受诟病。

本周,Energy-Storage还发表了技术/市场咨询公司Clean Horizon分析师Naim El Chami撰写的、名为《欧洲储能转型》的专题文章摘要。文章从数个层面探讨了储能的潜在机遇,包括整个欧洲大陆和一些重要的区域市场。

El Chami指出,最初,调频市场在欧洲储能的快速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西欧六国联合采购了3GW调频储备。然而,电池储能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其自身成功的受害者。随着市场的饱和,为这些服务支付的价格也随之下降,这意味着包括德国和法国在内的欧洲国家的电池资产需要寻求新的收入来源以支撑商业运作。

正如Naim El Chami在文章中所说,欧洲可能会被其竞争对手超越,但欧洲也确实存在着机遇。这与Wood Mackenzie的总体观点是一致的。

在意大利,电网运营商Terna希望采购230MW快速储备。为了整合可再生能源新增项目,公司预计意大利需要3GW储能以启动一个新容量市场;法国正在进行大规模项目试点以了解98MWh电池是否可以有助于管理受限制地区的电网拥堵问题;西班牙也为自己设定了2030年2.5GW的储能目标,但Clean Horizon认为,目前的商业案例尚不足以支持这一目标。

今年早些时候,El Chami的同事、Clean Horizon市场分析主管Corentine Baschet在接受Energy-Storage采访时阐述了欧洲和北美储能市场存在的多种巨大差异

Baschet表示,英国从一个由调频主导的储能市场过渡到以商户为基础,提供多样化服务,获得多重收入的市场,是其他欧洲国家可以效仿的例子。

PV-Tech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Selina Shi)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