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或错失重要机遇和气候目标,需要“更强大的”氢能政策

  • 2022年06月18日
  • 作者: Selina Shi

    Selina Shi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 翻译: Selina Shi

    Selina Shi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绿氢对于向净零排放的过渡至关重要,但目前没有足够的投资来实现所需的开发水平。

绿氢对于向净零排放的过渡至关重要,但目前没有足够的投资来实现所需的开发水平。

风险管理机构DNV称,全球氢能利用远远低于《巴黎协定》的要求,对这一技术的投资不足会错失良机,令全球经济难以实现脱碳目标。

DNV的《2050年氢气预测报告》发现,按照目前的趋势,至2030年,氢气在全球能源结构中仅占0.5%,至2050年,这一比例将上升至仅5%。然而,为了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至本世纪中叶,为了满足15%的能源需求,氢气将需要增长两倍。

氢气是使难以电气化的行业,如航运、航空和高热制造业实现脱碳的关键所在。但是,DNV首席执行官兼集团总裁Remi Eriksen表示,目前,"政策与氢气的重要性并不匹配。"

报告表示,"氢气较低、较晚的利用率"意味着"需要有超越当前预期的更强有力的政策,形式包括“更强有力的授权、为生产商注入承购信心的需求侧措施以及更高的碳价。" 

Eriksen补充表示:"我们需要在能源系统层面进行规划,使社会能够抓住氢气带来的、迫切的脱碳机遇。”

DNV表示,至2050年,全球能源制氢支出将达到6.8万亿美元,另外还有1800亿美元将用于筹建氢气项目,5300亿美元用于建设和运营氨气终端项目。氨气是氢气的一种重要衍生品,应用广泛。

报告描绘了全球氢气生产及能源衍生品的年平均支出。报告指出,2031-2040年间,氢气资本支出每年将接近1500亿美元,运营成本约为1000亿美元。2041-2050年的对应数字是160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而运营支出达到了惊人的2200亿美元。

然后是围绕如何生产氢气的问题。“[政策]还需要支持扩大可再生能源发电、碳捕获与碳存储,这是生产低碳氢气的关键因素。”

DNV表示,由天然气生产并捕获的排放物蓝氢在短期内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2030年约占总产量的30%),但随着可再生能源产能的增长和价格的下降,其竞争力也会下降。

尽管如此,根据DNV的说法,在全球范围内,绿氢将在未来十年实现与蓝氢的成本平价。在大多数地区,绿氢会日益成为最便宜的产能形式。

DNV的报告显示,"至2050年,72%的氢气及其衍生物将以电力为基础,28%的蓝氢将来自化石燃料,低于2030年的34%。"

但是,氢气的运输和交付也存在问题。氢气将通过管道在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中距离运输,但不会在大陆之间运输。DNV还预测,全球50%的氢气管道将会使用改造后的天然气管道。

此外,氢气贸易也将 "受制于液化船舶运输氢气的高成本以及氢气的低能量密度,氢气的衍生物氨气更稳定,可以更容易的通过船舶运输并在全球交易。"

PV Tech Premium列出了您需要了解的绿氢及其与太阳能光伏集成相关的知识,深入探讨了绿氢主导地位竞争以及三种核心电解技术之间的市场份额之争。

PV-Tech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Selina Shi)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