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设定2020财年上网电价(附电价表)

  • 2020年02月11日
  • 作者: Andy Colthorpe

    Andy Colthorpe

    记者,Solar Media Limited 旗下 PV-Tech

    安迪•科尔索普于2013年夏加入PV-Tech团队,此前曾在新闻会展信息公司拥有五年的记者工作经验。安迪于2004年毕业于牛津大学彭布罗克学院(Pembroke College, Oxford University),并获得东方研究学位,主攻日本文化、语言和历史。他对当前时事、文学、历史、体育和嘈杂音乐十分感兴趣。安迪目前为PV-Tech、《Solar Business Focus》和《Photovoltaics International》撰写各类文章,并有效利用了其对日本的了解。他对在一个可促使整个世界对其产生关注的产业内工作,以及产业为化石燃料和核能提供可行的商业化替代方式时所遇到的挑战津津乐道。安迪还十分享受在太阳能产业内所进行的研究、撰写、项目参与等工作,并表示自己总是会受到共事之人的热情感染。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 翻译: Selina Shi

    Selina Shi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日本对向屋顶市场的转型期待已久。图为2017东京光伏展上展出的高楼专用松下HIT组件。

日本对向屋顶市场的转型期待已久。图为2017东京光伏展上展出的高楼专用松下HIT组件。

日本经济产业省(METI)临时设定了下一财政年度日本太阳能光伏系统的上网电价,这一财政年度始于4月。

日本一直在为取消市场上的高水平补贴做准备。这一于2013年引入的补贴初始价格高于40日元/kWh(合0.36美元),旨在推动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之后的市场发展。大地震破坏了福岛第一核电站。

随后,几乎所有的日本核发电设施都被关闭。日本拥有先进的工业经济而自身自然资源匮乏,高度依赖昂贵的进口燃料。

进口燃料主要指液化天然气。在日本的公路上,人们可以看到许多运送燃料的油罐车。随后,日本又转向了煤炭发电,主要依靠从澳大利亚进口的煤炭。

风能起步缓慢,而其他能源似乎也不可行。以地热为例,尽管日本地热资源丰富,但局部压力意味着这种方式不太可能普及,而太阳能光伏发电的电网竞争力却日益增长。

太阳能行业最显著的市场变化是摆脱曾备受赞誉的“超级太阳能”项目,这些电网项目由多个吉瓦规模项目组成,包括已竣工、已投运和大量未建项目。

在昨天举行的会议上,东京太阳能光伏产业分析和研究公司RTS PV的经理Izumi Kaizuka 向PV Tech/Energy-Storage.news透露了新的上网电价政策,双方就此以及日本太阳能行业、日益发展的储能领域的动态进行了探讨。相关内容将发表在PV Tech Power(第22期)季刊的专题文章中。

第三方所有者的曙光-“零日元项目”

展望未来,Kaizuka表示,户用和工商业领域会继续重点关注屋顶太阳能发电。这名分析师表示,对许多公司来说,上网电价水平在下降,对可再生能源的需求却在增长,屋顶市场的主要驱动力来自自用项目。太阳能行业中的多家供应商已经进入了第三方所有者模式。在美国,这被称为“零首付”模式;在日本,这被称为“零日元项目”模式。

Kaizuka表示,由于适合开发地面电站项目的土地着实稀缺,大型太阳能项目已经沉寂。对于上文提到的、尚未建设的超级太阳能项目的开发商和业主来说,履行已获上网电价支持项目相关承诺的截止日期是今年三月。

日本2020财年上网电价

系统规模 上网电价费率(日元/kWh)
<10kW 21
10kW-50kW 13
50kW-250kW 12
>250kW NA(使用竞争性招标流程确定价格)

下周,日本仍将举行一场公开听证会。但据了解,这场听证会并不会带来任何改变。

同时,日本国内上网电价政策实际上是在2009年开始实施的,合同期为10年。当前,逾50000个户用上网电价协议已过期,这意味着房屋业主正在将电池发电自用项目当成目标,或寄希望于与多家新兴零售商签署购电协议。这些大批涌现的新兴零售商服务于日本没有管制的、分散的电力市场。

一直以来,日本都在计划令下一个财政年度成为提供上网电价补贴的最后一个财政年度。这意味着日本正在寻求支持开发太阳能光伏项目的新办法。日本政府的目标是至2030年,光伏项目超130GW。

PV-Tech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Selina Shi)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