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家庭安装逾30万个储能系统

  • 2021年03月30日
  • 作者: Andy Colthorpe

    Andy Colthorpe

    记者,Solar Media Limited 旗下 PV-Tech

    安迪•科尔索普于2013年夏加入PV-Tech团队,此前曾在新闻会展信息公司拥有五年的记者工作经验。安迪于2004年毕业于牛津大学彭布罗克学院(Pembroke College, Oxford University),并获得东方研究学位,主攻日本文化、语言和历史。他对当前时事、文学、历史、体育和嘈杂音乐十分感兴趣。安迪目前为PV-Tech、《Solar Business Focus》和《Photovoltaics International》撰写各类文章,并有效利用了其对日本的了解。他对在一个可促使整个世界对其产生关注的产业内工作,以及产业为化石燃料和核能提供可行的商业化替代方式时所遇到的挑战津津乐道。安迪还十分享受在太阳能产业内所进行的研究、撰写、项目参与等工作,并表示自己总是会受到共事之人的热情感染。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 翻译: Selina Shi

    Selina Shi

    电子邮件:.(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整个德国的家庭电池储能系统安装数量已经突破30万大关,2020年系统平均容量约为8.5kWh。

整个德国的家庭电池储能系统安装数量已经突破30万大关,2020年系统平均容量约为8.5kWh。

总体来说,BVES- Energie Consulting的报告认为,尽管受到新冠疫情危机的影响,但德国的储能行业还是有所增长,从2018年的约50亿-56亿欧元增至2019年约55亿-63亿欧元。2

总体来说,BVES- Energie Consulting的报告认为,尽管受到新冠疫情危机的影响,但德国的储能行业还是有所增长,从2018年的约50亿-56亿欧元增至2019年约55亿-63亿欧元。2021年,还将增至高达76亿欧元。

近70%的德国户用太阳能光伏项目都附带了电池储能。至2020年年底,德国户用储能市场装机容量约为2.3GWh。

根据新公布的数据,目前德国家庭安装的电池储能系统已超过30万个,2019年平均安装量约为8kWh,2020年约为8.5kWh。这些统计数据来自于Energie Consulting公司的一份报告。Energie Consulting受德国储能协会Bunderserband Energiespeicher(BVES)的委托进行了调查。

这家咨询公司发现,2019年户用电池营业额约为6.6亿欧元(合7.8555亿美元),2020年增长了60%,达到11亿欧元。这一大幅上升部分归因于家庭层面对能源弹性、自给自足能力、安全以及供应独立性日益浓厚的兴趣。与其他国家一样,这或是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商业层面也已感受到了这种影响,但是程度较轻。

报告作者、Energie咨询公司合伙人Jorg Blaurock表示,由于政府取消了52GW的太阳能光伏发电量补贴上限,这为太阳能-储能市场带来了额外动力。2021年,户用电池储能营业额预计将达到13亿欧元。

2021年,光伏市场的持续扩张以及电动交通需求的增长预计会为户用电池领域打造一条“强劲的增长路径”,预计至今年年底,累计安装量将达到38.5万-44.5万台。此外,30kWp及以上的大容量家庭系统也可免于缴纳电力附加费,电力附加费用于支付国家能源转型费用,这会再次利好该行业。

目前,户用热储能在德国整体储能市场中占据了更高的份额。2019年(17亿欧元)、2020年(24亿欧元)以及2021年(预计26亿欧元)的营业额是电化学电池领域的两倍多。2020年,德国安装了约12万台热泵,预计2021年的安装量将高达16.8万台。一项重大的推动因素是德国将停止为替代石油供暖的设施提供资金,这令2020年补贴热泵安装率达到了30%,今年推出的二氧化碳税也将成为额外的驱动力。

2020年工商业领域受到疫情冲击,公用事业项目仍面临监管障碍

根据Energie Consulting的初步数据,2020年户用储能约占整个行业营业额的一半。整体市场价值约71亿欧元,包括热能和电池储能在内的户用储能带来了约35亿欧元的收入。相比之下,公用事业领域为21亿欧元,工商业领域为13亿欧元,另外还有2.25亿欧元研发项目。

工商业领域受到新冠疫情重创,2019年-2020年销售额下降了约20%,订单和项目或被推迟、或被取消。预计2021年的销售额不会回升到疫情前水平。虽然如此,由于去碳化义务、二氧化碳定价以及电动汽车的增长,预计从2020年开始会出现上升趋势。

工商业系统的使用方式“多种多样”,包括削峰(减少高峰期从电网获得的电量),为制造和数据中心等运行设施提供不间断电源以及应急备用电源。此外,人们还对用于优化工业流程的储能感兴趣,当然,还有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

Energie Consulting表示,从2019年开始,包括汽车充电在内的工商业订单营业额从2019年的15亿欧元下降至2020年的约12亿欧元。今年,这些数字可能会回弹至约13.5亿欧元。

同时,大型电池储能系统的营业额从2019年的2亿欧元大幅滑落至2020年的约6500万欧元。Energie Consulting预计今年的营业额约为3000万欧元。抽水蓄能项目营业额仍然表现强劲,维持在每年约20亿欧元的水平。

向电网提供一次储备获得的收入水平较低,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大型电池的发展。用于这类应用的电池储能项目可以为平衡电网、保持电网稳定提供储备电力,从而压低价格。这种情况预计还将持续下去。

去年,德国首次针对可再生能源系统举行了所谓的“创新型招标”(其中有数个系统在投标方案中使用了储能),市场因而获得了一些推动。但是,这些系统还未建成,将于今年开始建设。此外, “电网助推器”大型项目也有望大幅提升装机容量,这些项目将以虚拟电线的形式将大型储能引入电网。但同样,要到2022年市场才能看到这对销售的影响。

对行业参与方的调查发现,监管障碍仍然是德国储能面临的最大市场障碍。超过半数(51%)的受访者表示,监管框架是主要障碍,远远超过包括稳定性、市场状况和投资安全(28%)、原材料价格和生产成本(14%)以及需求发展(仅8%)在内的其他选项。

这意味着虽然存在需求,但由于缺乏明确的监管定义、审批流程冗长、缺乏充分的并网计量计费概念、缺乏法规透明度等,储能发展困难重重。

展望未来,虽然碳排放税的引入受到了欢迎,但很多人认为价格太低。此外,在允许储能系统价值叠加、通过多种应用提供多重效益方面仍然存在制约因素。受访者表示,为了赶上行业发展,在了解技术可行性方面,监管机构仍有一段路要走。

尽管各细分市场之间的差异很大,2020年,德国储能行业总体上仍继续增长。Energie Consulting预计,在经济需求的推动下,所有细分市场的销售额在2021年都会出现增长,同时,随着储能技术成本的下降,行业可持续发展会得到改善,低碳化目标也会同步推进。

去年,BVES的沟通和市场高级专家Valeska Gottke在Energy-Storage.news发表的客座文章中写道,德国能源法是围绕着能源系统的三大指导“支柱”——生产、消费和运输原则编制的。“目前,储能被定义为生产和消费,而事实上,它应该自成一类,甚至储能本身就是这些指导性支柱之一。定义的缺失意味着储能在经济上处于不利地位,因为在从电网取电和向电网输电时,要为使用电网支付两次费用。“

监管问题并不限于德国:去年,分析公司Wood Mackenzie Power & Renewables强调称,虽然欧洲在部署可再生能源方面处于全球领先地位,但人们对储能作用的认识尚不足以与欧洲大陆持续向清洁能源转型的雄心相匹配。Wood Mackenzie分析师Rory McCarthy表示,储能有助于保持电价稳定,尤其是在风能和太阳能等性质多变的可再生能源不断加入欧洲电网的情况下。尽管欧洲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高于美国或中国,但过去几年,欧洲在全球储能市场中的份额有所下降。目前看来,这一趋势还将继续。

氢气进入所有领域,但仍处于早期阶段

报道称,在德国,氢气在所有细分市场和所有规模项目中的使用都有所增长,但氢气的商业案例仍然很少。预计未来几年,氢气会出现强劲增长,但大型项目“仍需大量补贴”。

氢气进入公用事业领域“迫在眉睫”,传统的储氢设施正在被改造为氢气项目。此外,电解器也计划被用于提升能源系统的灵活性。工商业领域也是如此。德国国家氢气战略的目标是至2030年,产能达到5GW并实现氢在大型行业中的使用。因此,自2022年起,电解器的需求将大幅上升。

预计今年的工商业氢气领域营业额将达到1.3亿欧元,在2019年1.2亿欧元的基础上小幅上扬,2020年的预期收入为1.1亿欧元。同时,最近还出现了“首个基于氢气的户用能源概念”,预计未来几年,这一领域还会继续发展。

报道称,长期以来,德国的低碳化倡导者一直在谈论“行业结合”的必要性,也就是将能源领域的用电与供暖和交通应用相匹配。氢气的使用是这一概念进入终端客户市场的一个标志。尽管如此,在大多数情况下,氢气在很大程度上仍停留在研发、标志性项目或示范项目阶段。

(责任编辑:Selina Shi)

合作伙伴

鸣谢

Solar Media